超拔

陈仲义诗人周梦蝶留下两个细节,很有意思。周梦蝶吃饭极慢,朋友忍不住问其缘由。答曰:“不这样,就领略不出一粒米和另一粒不同的味道。”大病初愈后,周梦蝶获得了朋友捐助的一笔钱,結果这笔钱又被人盗走。可是他盘腿微笑,不以为意。超拔到那样,实在不一般。前者显示心细如针的艺术禀性,后者则表明人格修炼已近不食人间烟火。(枫林晚摘自《南方文坛》2021年第2期)读者2021年2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