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中无人遭奚落

孙贵颂 李鸿章是晚清最受争议的大人物。有的赞他为“中兴之臣”,有的称他为“东方俾斯麦”,有的骂他是卖国贼,有的说他是替罪羊,有的讥他是裱糊匠。李鸿章有一个显著的缺点:对其下属,往往傲慢无礼,令人反感。梁启超曾评价他:“接人常带傲慢轻侮之色,俯视一切,揶揄弄之。”可谓准确到位。李鸿章担任两广总督时,有一天正在批阅文件,秘书递上一张名片:某县长求见。李鸿章从窗口往外望去,果见一位身着官服的人进得大院,缓缓而来。心里想:此人来干嘛呢,汇报工作?得夹个公文包啊;跑官送礼?没背银袋子啊;惹出麻烦来谢罪?那也得捎点土特产吧。可是这位官员,却是两手攥空拳,啥也没拿啊。人还未见,李鸿章便有些不快。“进谒,行半跪礼。文忠仰天拈髭,若未之见者。”李鸿章冷眼相待。县长呢,无事不登三宝殿,尽管省长大人趾高气扬,但既然来了,总不能扭头就走。汇报工作,要防止省长鸡蛋里面挑骨头,本来有功劳也可能徒劳无功,本来是政绩也可能成了错误问题;报告事故情况,那更可能吃不了还得兜着走。所以该行的半跪礼要行到,该堆的笑脸要堆出。官大一级压死人,何况这是威震朝野的李鸿章!落坐。李鸿章拉下脸来问:什么事儿啊?县长回答:听说中堂大人贵体欠佳,我特地赶来看望。李鸿章一听,哈哈一笑,哪里有的事!我吃嘛嘛香,身体倍棒,可能是外面有人故意造我的谣言吧?县长又道:哪里是有人造谣,在下官看来,中堂是眼睛有毛病。李鸿章有点火了:这更胡扯了。我两眼炯炯有神,連眼镜都不需要戴,恐怕是你眼瞎吧?(“是益谬妄,予双瞳炯炯,何尝有疾耶?恐尔目盲耳!”)县长辩解道:才不是呢。您老人家的眼睛确确实实出了大毛病,您自己还毫无察觉。要不然,为何我这么一个大活人,刚才给中堂下跪请安,您都看不见呢,恐怕中堂的眼疾很厉害了。(“中堂苟非目疾,卑职顷向中堂请安,中堂何未见?恐目疾深,中堂反不自觉耳。”)直到这时,李鸿章才醒悟,原来县长是拐着弯教训自己来了(《绮情楼杂记》)。【原载《讽刺与幽默》】插图 / 官架子 / 焦海洋杂文选刊2021年9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