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味

郭华悦茶味,有活与不活之分。不活的茶,是人饮亦饮。别人喝茶,自己也喝,有样学样。茶水入喉,人的心思却在茶之外。茶里茶外,俨然两个世界,泾渭分明。这样的茶,如一潭死水,自然激不起波澜,也就白白糟蹋了。饮茶的可贵之处,在于活味。热,是一种活味。芸芸世间,人情冷淡,亦是常事,但总有这么一些人,愿意向你敞开心扉。这种时候,茶就是一張请柬,邀请你走进另一个世界。在这个世界里,热茶暖心,摒绝了世态炎凉,茶香也活了起来。冷,也是一种活味。有时候人们不得不戴着面具做人,说着言不由衷的话,做着口不对心的事儿。一个人的时候,就想着来一杯茶,卸下心防,静静品味茶香。这样的时刻,在茶香里邂逅的是内心深处的自我。茶香涤尘,人心冷静,于是也就更明白了前路虽漫漫,初心仍不改。趣,亦是一种活味。人活于世,难免有这样或那样的瘾,茶瘾便是其一。于茶有瘾,便是在茶味中入了迷。每一片茶叶,都各有其不同的香气。一旦入了迷,茶便不仅仅是茶,也是一种寄托了生活之趣的瘾。这样的瘾,也能让茶鲜活起来。不活之茶,失之于不变。将心思放在茶外,眼前的茶便失去了形色。任茶香袅袅,茶味缤纷,也不过徒具形色。在无心人的口中,茶不过是一道程序,或是一件工具。而重点,却在茶之外的世界。于是,不同的茶入口,也难逃千茶一味的结果。茶之活味,在于变。一茶一饮,一叶一香,人于惊喜之间,顿感茶香辗转莫测。茶味便如精灵一般,于山重水复疑无路之处,带来柳暗花明的惊叹。此时的茶,风情万种,于味蕾上经久不散。茶活,人心亦活。(丁 强摘自《广州日报》2021年4月7日)读者2021年2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