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民间故事] 乞丐掌柜

  田三儿是南城有名的乞丐,别看他大字不识一个,但他机灵、活泛,特别会说讨喜的祝词儿。别人讨一个铜板,他能讨俩。
  
  这天晌午,田三儿正躺在路边睡觉,只听“当啷”一声铜板响,他一个鲤鱼打挺立马起身,端起破碗,一边点头哈腰,一边唱喜歌:“大爷大爷发大财,明年一定买豪宅!”说着,他抬头望望赏钱的人,只见他身穿蓝大褂、脚蹬缎面鞋。那人与田三儿四目相接,却一脸惊讶。田三儿赶紧换词:“大爷财多福更多,顺风顺水更顺心……”
  
  说了两句,那人还是一脸错愕。田三儿纳闷了,心想,难道是说到了对方的忌讳?田三儿刚想走,却被对方一把逮住,田三儿以为要挨打,对方却说道:“郝掌柜!您怎么也会沦落到这步田地啦?”
  
  田三儿一愣,自己是万年乞丐,怎么成掌柜了?便解释道:“大爷您抬举我了,我哪配当掌柜的,再说我也不姓郝呀,我姓田。”
  
  “我跟您干了两年,虽然见面不多,但模样我还认得清。都说风水轮流转,凤凰也有落鸡窝的时候,您今儿落魄了,不丢人!不丢人!”说着,那人竟自顾自地乐了起来。
  
  田三儿也算见多识广,眼前这位分明是落井下石、看笑话呢!毕竟认错了人,田三儿理了理杂乱的头发,又用黑亮的袖子擦了擦脸,让对方细看。那人瞧了又瞧,最后才垂头丧气地走了。
  
  没想到几天后,那蓝大褂又找到田三儿,一次就给了他五个铜子儿!田三儿乐得嘴都快歪了,他刚想唱个全本的喜词,却被蓝大褂一把拦住,乐呵呵地说道:“来,学着我说,‘给老爷我上茶’。”
  
  “咱就一乞丐,不会唱戏呀!”
  
  “废什么话,让你学你就学,学好了有赏!”
  
  一听有钱,田三儿来了劲头,有模有样地学着说:“给老爷我上茶!”
  
  “有点意思,说‘机灵点’。”
  
  “机灵点!”
  
  田三儿一连学了十几句话,蓝大褂越听越乐,要请他去酒楼吃饭。
  
  田三儿也不细想,就跟着他去了酒楼。酒足饭饱,蓝大褂开口了:“怎么样?想不想以后天天吃?”
  
  “天天吃?做梦都想!”
  
  蓝大褂笑道:“那就听我的话,保你天天喝酒吃肉!”
  
  这蓝大褂名叫马福,本是京城汇金钱庄的伙计,因为手脚不干净,被钱庄郝掌柜发现后开除了。前几天,他把乞丐田三儿误认成落魄的郝掌柜,空欢喜了一场。但马福回家后动了歪心思,他想,这田三儿和郝掌柜无论样貌、声音都十分相似,绝对能以假乱真。马福知道汇金钱庄在全国有好几家分号,郝掌柜不常去。若让田三儿冒充郝掌柜去偏远的分号,兴许能骗出一笔钱呢!
  
  马福将计划告诉田三儿,田三儿一口便答应了。这事儿要是成了,他能落一笔银子;不成,光脚不怕穿鞋的,自己烂命一条,也不损失什么,怎么算都是天上掉馅饼。
  
  田三儿毕竟是个乞丐,经年累月地风吹日晒,肉皮子又黑又糙,身材又干又瘦。要想真正地以假乱真,必须得先给田三儿补补身子。
  
  马福把田三儿带回家,给他洗了热水澡,请剃头师傅给他修面打扮了一番。接下来,马福天天好吃好喝地伺候田三儿。田三儿整天胡吃海喝,很快便追上了郝掌柜的身材。
  
  接下来,要改造田三儿的衣着和仪态。可笑的是,换上新衣服的田三儿竟然不会走路了。以前不论到哪儿,地作床天作被,想歪就歪,想躺就躺,现在一身绫罗绸缎,走路都不知道先迈哪条腿了。马福只得手把手地教,他拿着架子在前面走,田三儿学样子在后边跟。
  
 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田三儿出道了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R福带着田三儿收拾妥当,直奔汇金钱庄最远的济南分号而去。
  
  一路上,马福反复教田三儿一句话:“燕子低飞,要五丰”,并强调说的时候要干脆,要着急,要斩钉截铁,还要带点火气!
  
  田三儿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,问马福也不说,只叫他必须练熟。
  
  到了济南分号,马福没有马上动手,他们先找了个附近的客栈住了下来。
  
  等了好几天,田三儿有些急了,问:“怎么还不去呢?”
  
  马福解释道:“虽然郝掌柜不怎么来济南,但每年济南分号的孔掌柜都会去京城总号好几次,熟悉郝掌柜。孔掌柜在,估计得穿帮。为了万无一失,再等几天。”
  
  马福知道,每年这时候孔掌柜都会进京。果然,几天后,孔掌柜走了,马福行动了,他充当田三儿的随从,按计划走进了济南分号。
  
  二人一进店,眼尖的伙计立即认出“郝掌柜”,赶紧召回代理掌柜。全店上下诚惶诚恐,不知京城的大掌柜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。
  
  田三儿真没白受训练,面对众人,他不慌不忙地坐上圈椅,镇定自若地说:“给老爷我上茶!”众人闻言,立马上茶。有个伙计动作慢了些,田三儿指着他的鼻子训斥道:“机灵点!”田三儿笃定地喝着茶,问:“孔掌柜呢?”伙计说去了京城。代理掌柜略带疑惑地问:“郝掌柜远道而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  
  身旁的马福偷偷掐了一下田三儿的胳膊,田三儿赶紧说出了那句:“燕子低飞,要五丰!”
  
  一听这话,伙计们愣在原地,面面相觑,马福见势说道:“大掌柜发话了,你们都聋了吗?”
  
  代理掌柜不好意思地说:“听见了,听见了,可票……”
  
  马福急了:“大掌柜有急事,票以后再补给你们,要是耽误了大事,你们担待得起?一个个的,没眼力见儿!要是孔掌柜在,哪有这么多废话?还磨蹭什么,还不快去!”
  
  代理掌柜觉得这事颇为蹊跷,却说不出哪儿不对。他犹豫再三,还是带人走向了账房。
  
  原来,“燕子低飞,要五丰”是钱庄暗语,意思是“遇到急事,速取五百两银子”。本来光凭暗语是取不出银子的,还需要有钱庄的票据,但大掌柜的这张脸,现在就是票据。
  
  代理掌柜将装满五百两银子的钱箱交到了田三儿手上,马福心中暗自窃喜。两人刚想走,代理掌柜说:“慢!”他替田三儿掀开箱子盖,说:“郝掌柜,五百两银子都在这儿,您验一验。”
  
  满满当当、白花花的银子立即占满了田三儿的双眼。尽管先前马福已经领他见过了世面,但田三儿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银子呀!田三儿内心一时狂喜,他瞪直了双眼,忘了自己该说什么。
  
  田三儿虽然没吭声,但他见到银子那惊喜的眼神是藏不住的。代理掌柜心里更是生疑,他故意把箱子往田三儿面前斜了斜,几块银子顺势从箱中掉到地上,滚落在田三儿的脚边,发出了“当啷当啷”的声音。代理掌柜想用这招来试试:若这人情不自禁地去捡地上的银子,必然不会是真正的郝掌柜。
  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,阅读意林、故事汇、青年文摘等就上在线阅读空间64ba.com)   谁知田三儿听到这个声音,回过神来,立马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磕头唱了起来:“大爷大爷发大财,明年一定买豪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