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读封面

阎侃

“形象”的多元与危害

小到一件商品,大到民族、国家,形象都很重要。但形象代替不了本质,因为形象多元,且有真、假之分。就工程而言,有“需要”和“条件”的限制。如果,某项建筑的设计、实施,离开实际需要,或根本不实用,就算设计超群、质量再好,也是“猴拿虱子——瞎掰”。遗憾的是,我们有些负责人只讲所谓“政绩”,不惜劳民伤财,只圖个人升迁,结果闹出许多笑话。现在,“造形象”已如传染病,到处泛滥。特别是大小“商品”,把工夫都费在造型、作假以及包装上,危害着市场经济和民生。这也是一种“楚王好细腰”,望职能部门尽快治理。(读2021年8月封面)杂文选刊2021年9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