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的妙用

艾伟人是非常容易被观念化的动物,我们脑子里有一些先天的偏见,对某类人怀有根深蒂固的不知道怎么来的固定观念和印象,这构成了我们判断事物的依据。小说的可贵之处是,在小說的世界里,作者塑造一个人物时,他的“个人”逻辑是高于普遍观念的,小说不轻易对人做出道德判断,不轻易下结论,它试图让人看到比简单的观念复杂的处境,以及更难以归类的人类生活。如果说,文学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点用处的话,用处就在这里——小说试图用具体的“个人”,去刺穿那个庞大而坚固的观念堡垒,从而将活力和可能性归还给生活,将自由归还给人类。(芊 芊摘自《辽沈晚报》,杰 米图)读者2021年2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