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传说] 一颗老银杏

  陈家洼是一个偏僻的山村,平时很少见到外人进村,可是最近一段时间,总有一个中年男人在村里村外到处逛,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司机,称呼男人“杜老板”。
  
  杜老板看样子在寻找什么东西,过了几天大家才知道,杜老板找的是大树。这些年城里新开发楼盘的一大卖点就是古树名木,拔苗助长不成,只能搞移栽。
  
  经过一段时间考察,这天,杜老板带着司机走进了村民陈小福的家。陈小福的宅基地里生长着一棵银杏树,杜老板根据经验判断,这棵银杏树至少活了几百年,如果搞成这单生意,就能大赚一笔。
  
  杜老板给陈小福敬了烟,说:“小福兄弟,听说你家准备盖新房,手头上还缺个万儿八千?”
  
  陈小福回答:“是呀,俺家房子刮风进风、下雨漏雨,早就应该盖新房,可是盖房的钱还没凑够,要再等两年才成。”
  
  杜老板微笑道:“不用等,因为你家就种着一棵摇钱树。”
  
  “摇钱树?”陈小福抬头望了望自家院子外那棵老银杏。杜老板接着说:“小福兄弟,我看你是爽快人,我也爽快一回,开价一万块!你满意的话,咱们今天就成交。”
  
  陈小福觉得开价不低,正要答应,一旁的妻子却轻p地踢了他一下,笑着说:“杜老板,等俺们商量商量,明天给你一个准信儿。”
  
  没想到老实巴交的陈小福竟然娶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妻子,杜老板知道不能强求,只好先离开了。他心想,兵贵神速,不能等陈小福的妻子摸清了情况再来谈,否则到时掏的不是一万块钱,而是市场价十几万块钱。想到这里,杜老板让司机把车开到村部,自己一个人去见村里的白书记。
  
  见面后,杜老板开门见山,说想买陈小福家的老银杏,随后他把一个五千块的红包递给了白书记。白书记收下后,答应促成此事。
  
  第二天,白书记带着杜老板来到陈小福家。面对白书记的劝说,陈小福为难地说:“白书记,我老婆说杜老板给的价太低,还不到一个零头,是欺负乡下老实人。”
  
  白书记问陈小福的妻子:“你们到底想要多少钱?咱农民都是厚道人,可不能狮子大开口。再说,这棵银杏树其实是村里的集体财产。你们不妨打听打听,看是不是先有这棵银杏树,后来村里才把这块地划给你们的祖辈?村里有权收走这棵树,不过看在你们多年看护它的分儿上,村里才答应杜老板给你们一些看护费。”
  
  陈小福的妻子心里明白,白书记把卖树钱说成“看护费”,是以权势压人,与其咽下这口气,低价卖树,不如硬气一点,不卖了。想到这里,她说:“你们别想糊弄人,俺问了在城里上大学的儿子,俺儿子也问了一些人,他们都说这老银杏至少能卖十万块钱。也别说啥看护费,这老银杏长在俺家的宅基地上,就是俺家的财产,谁也别想打歪主意!俺们不卖,俺家的新房子晚盖几年就是,老银杏好好活在宅基地里就是俺家的福气。白书记,你们走吧,明儿俺儿子会给县里打电话,请县里给这棵老银杏挂个牌子,以后它就是国家保护的古树。”
  
  杜老板听后吃了一惊,正要说话,白书记却抢先说道:“我刚才说了,这棵银杏树是村里的集体财产,到底卖不卖、咋样卖,得村里说了算。杜老板,你尽快安排一些人过来,先用挖树机挖了再说,所有手续随后到村部办理。”
  
  陈小福气得脸色发白,眼睁睁看着白书记拂袖而去。妻子也暗暗着急,因为县里其实还没出台保护这种老树的政策,这可如何是好?
  
  过了几天,一台挖树机果真轰隆隆地开进村,又轰隆隆地开进陈小福家的宅基地。
  
  面对一帮气势汹汹的挖树人,陈小福和妻子却各搬了一把椅子,坐在院墙下若无其事地晒起了太阳。杜老板和白书记抬头望了望那棵老银杏,又低头看了看树下的地面,立马明白了陈小福夫妻俩对挖树机不理不睬的原因。
  
  原来,短短几天时间,这棵百年老树竟然落光了叶子,金灿灿的银杏叶铺满了地面,看上去既壮观又惊心。
  
  现在正值秋季,但还不到树木落叶的时候,除了这一棵老银杏外,村里其他落叶乔木仍然枝叶茂盛。看来,这棵老银杏的寿命到了。
  
  挖树机的“隆隆”声变成了一种嘲笑,白书记和杜老板悻悻离去。是啊,谁肯傻到掏万把块钱买一棵死树去移栽呢?
  
  等人都走光了,陈小福的妻子又感激又伤心地望着老银杏,对丈夫说道:“难道这棵老银杏树上真的住着树神?树神为了不让恶人得逞,叫一棵老树死掉,真是太可惜了啊!”
  
  不料接下来发生了更奇怪的事。陈小福家的老银杏落光叶子不久,陈家洼一带竟然遇上了五十年不遇的寒潮,冻死了许多树木。看到村里村外一片萧条,陈小福的妻子感慨道:“咱家的老银杏死在寒潮前,也算少受了一次罪。”
  
  陈小福的儿子在大学读的是园林专业,放寒假回到陈家洼,他围着家里的老银杏转了几圈,仔细观察一番后,告诉父母:“爹、娘,咱家的老银杏说不定还活着!这种老银杏是‘三年活不算活,三年死不算死’,它在预知灾害方面,比其他树木更灵敏,可能是为了躲避这次少有的寒潮,它提前掉光了叶子。等到明年春天树木发芽的时候,咱们就会知道事情的真相。”
  
  第二年春天,陈家洼所有受冻的树木中,果然只有陈小福家的老银杏还活着,它发了嫩芽,伸展开崭新的绿叶,枝条也跟着变长了。
  
  陈小福高兴地说:“咱家的老银杏躲过了寒潮,也躲过了人祸,它比树神还有能耐呀!”
  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,阅读意林、故事汇、青年文摘等就上在线阅读空间64ba.com)   县里也来人给这棵老银杏挂了保护牌子,还奖励了陈小福家两万元,陈小福一家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新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