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静之趣

郭华悦一个人的生活,怎样才算有趣?于有些人而言,趣从动中来。日子要过得有趣,就得够热闹。人多就热闹了,气氛也就活络了,身在其中,便会觉得快活。这日子,自然也就有趣了。这样的趣,是闹趣。用各种人、各种声音、各种感受将心填满。塞得满满当当,自然比空空荡荡的心来得不那么乏味。于是,这也成了一种趣。沉溺于这种闹趣的人,终日輾转于各类局、各种群之间,忙着寻趣。最后,得趣了吗?当各种喧嚣离去之后,整个人身心疲惫,这便是趣吗?生活中的趣,本该是让人养心怡情的,将忙与趣画上等号,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。另一种趣,是静趣。所谓趣,其实是一种感受。既然是感受,便多少带着点被动的意味。他物之中,先得存趣;这种趣,投映在自己心上,领略过后,也就感受到趣味之美。要让外间的事物走进自己的心间,前提是心要空。若心间充斥着各类食物,心被填得满满当当,那外界的事物再美、再有趣,也无心领略。所以先得把心腾空,心一空,人就不忙乱了,也就静了下来。于多数人而言,静中反倒容易生出趣味。一心不能二用,既然行走于忙忙碌碌、喧喧闹闹之中,自然对其他风景视而不见。心太忙、太满,空不出来,容纳不下其他事物,这么一来,哪怕身处有趣之处,心也感受不到趣味。静下来的时候,心间一空,人反而会专注起来。丢开无趣的事物,腾出空间,容纳其他。如此一来,万物自观而各有其趣,种种趣味便会如灵光乍现,在脑中翻滚而过。哪怕看似普通平凡之物,也能尽显其趣。趣从静中来。要得趣,先静心。(紫 衣摘自《广州日报》2021年2月13日)读者2021年8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