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把权力当作“提款机”

佚名2020年6月9日上午,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恒丰银行)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蔡某华,在山东东营市中级法院出庭受审,其涉案金额高达约一百零三亿元。蔡某华被控犯有五宗罪,涉嫌滥用职权造成恒丰银行经济损失八亿九千万余元、涉嫌贪污一千零二十二万余元、涉嫌挪用公款四十八亿元用于个人经营、涉嫌受贿十一亿八千万余元(十亿七千万余元系未遂)、涉嫌违法发放贷款三十五亿元。蔡某华,现年五十五岁。是工学博士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、长江商学院EMBA。他十三岁就读于德州医专西医专业,十六岁在阳信县阳信镇医院当医生,随后以跨界升迁的方式担任了共青团阳信县委办公室副主任、共青团阳信县委宣传部部长、共青团阳信县委副书记等职务。2009年11月开始,蔡某华还兼任了烟台市国资委党委书记。2013年12月,蔡某华开始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。恒丰银行地处烟台,是十二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,于2003年完成整体改制,并由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更名为恒丰银行。改制后的这家银行,在长达十年时间内,只有董事长,没有行长。直到2013年底,蔡某华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后,才聘请了栾某泰为行长。2016年9月,退休一年多的栾某泰实名举报董事长蔡某华“侵吞公款三千八百万元、违规运作员工股权激励机制,违规控制恒丰银行”,并承认参与私分公款获得两千一百万元。2017年11月,恒丰银行时任董事长蔡某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。蔡某华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,平均每天报销金额达四十万之巨,公家银行沦为私人提款机。据报道称,其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,生活奢靡:将家庭雇佣保镖的五十四万元、家庭生活支出的一百四十二万七千六百元、八百二十一万八千元的红木家具等等都在恒丰银行报销;几次私人公款租用公务机猎鹰7X,在国外奢侈品店闭店扫貨;还有照片显示他使用的Stefano Ricci腰带——以纯金打造的老鹰头皮带扣为标志,售价为二十一万八千元。另外,在未经股东大会讨论通过的情况下,蔡某华向其本人、董事栾某泰、董事毕某繁、监事长宋某继违规发放薪酬共计人民币三亿一千三百七十万余元。这些还都是小钱,他在索贿方面的胆子之大,更令人惊异。因为帮助日照钢铁参与恒丰银行增资扩股、转让股份等事提供帮助,蔡某华直接张口索要的好处费多达六亿;在帮助一家公司成功在恒丰银行获得贷款后,蔡某华直接向该公司老板索要香港港岛区太平山顶的一套别墅,当时价值五亿六千五百万港元,至于其他房产、各种奢侈品,更是数不胜数。据财经报道,蔡某华一些受贿款项主要用于在上海、北京、香港购买别墅。【原载《中国基金报》有删节】插图 / 吃干股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1年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