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朋友圈”里无朋友

周冲当微信人均一个,无人不用时,它便不再是一种联系方式,成为我和你沟通的介质,而是一种社交,一个圈子,一个微媒体,成为我和他们的舞台。也就是说,微信中已经没有多少人是真正的好友。你不会和他们谈心,不会和他们见面,甚至一连几年,都不会对他们说一句话。你们没有任何联结,只是互为观众,互为演员,在手机的某个App中,一天天地继续。你有时候也会觉得莫名其妙:我根本不认识这几百号人,为什么我要加他们?其实很简单。私念是人的本性。而微信好友,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,也是一条路,可以通往某种未知的利益。2015年,我曾經在空间发过一句话:努力的最大红利之一,就是曾经的偶像们,会一个接一个地,变成你的微信好友。是的,我加了很多偶像。当那些经常刷爆公共话语圈的人,在我的微信里,弹出一个对话框: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……那种猝不及防的激动,能让你忽然间语无伦次。仿佛整个世界,都在慢慢地靠近。仿佛人生巅峰,一个劈叉,就可抵达。但后来发现,有什么用啊?根本不是一个段位,沟通与交流就不会发生。情感也就当然不存在。我依然是我,偶像依然是偶像。有一回,我壮了壮胆,问一个人:“男神”,我下月去北京,可不可以去看你?一分钟,没理。两分钟,没理……我就这样,被当成透明人一样,无视了。什么叫咫尺天涯,什么叫可遇不可求,什么叫最熟悉的陌生人,什么叫“不动声色地,让你明白自己的斤两”,我瞬间明白了。但我会拉黑他吗?当然不会。因为其一、加到“男神”已经不容易;二、虽然今天本姑娘确实处于金字塔的倒数十八层,但我想,总有一天,我会跃出地面,不再爬行,像个人一样直立行走,那时候,也许“男神”就会看我一眼,然后与我合作某个项目,一起双赢。那么,留着等未来合作呗!想到这里,我就大慈大悲地,把这事儿过了。当然,直到今天,我依然和他没有任何瓜葛。但微信的实质已然凸显:它不再是熟人圈,而是合作圈。大家基于潜在的、未来的、可能的利益,聚在一起,看能不能从中找到合适的伙伴,来达成一桩合作。暂时没有,但不代表未来没有,留着呗,或许人脉就在明天变现。而那些只能闲聊,无半点利益可图的,往往一言不合,当即拉黑,甚至未曾一言,就已拉黑。在早期,微信确实是一个熟人与熟人的交流工具。但后来,当我们拇指一点,就可以添加一个好友,心情不爽,就可以拉黑几个好友时……它的“朋友圈”,已不足以称为朋友圈。它的“好友”,也不足以称为好友。交友的门槛低,必导致“好友”的关系浅;断交的代价低,必导致双方投入的情感少而廉价。前天,一个小姑娘告诉我,为什么她加了那么多人微信,却从来找不到人聊天?原因很简单。没有共同的利益基础打底,没有相似的价值观扶持,微信好友就只是微信上的“好友”,是一个晃荡的数字,是一串朋友圈沸腾的符号,终究无法入心。真正的朋友,一直在微信之外。他是活生生的人。即使你卸了微信,卸了QQ,卸了微博,他还是在那里。从不因一个平台的消失而消失,也不因一个App的热闹而热闹。这样的朋友,不只是彼此生命的互助方,也是彼此生命的参与者。【原载《意林》】插图 / 朋友圈里的人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1年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