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差生”

李平办公室的文老师打来电话,问我是否还记得从前教过的一个叫彭晓涛的学生。“记得。”我毫不犹豫地答道。文老师告诉我,彭晓涛希望我和他联系,想对我多年前为他做的一切表示感谢,还特别强调说我是他最喜欢的老师。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情景。那是开学第一天,我有意踩着点来到教室,刚走到讲台,原本喧闹的教室就安静下来。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,在黑板上写下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,就让学生打开书准备上课。“老师,你不讲讲要求吗?”一个声音传过来,说话的正是彭晓涛——一个皮肤黝黑,头发有点黄,有一双大眼睛的男孩子。我问他讲什么要求,他说:“很多呀,比如上课不迟到,作业按时交,别忘戴红领巾,值日要认真,不能给班级扣分!”说得真溜,语气中还有一些小得意。“我为什么要讲这些?”我笑着走到彭晓涛的面前。“那还用问吗?老师不是每天都要讲这些吗?尤其对我们这样的差生不是随时随地都要提醒吗?免得我们给班级抹黑。”有的同学笑出了声。我还是第一次听学生说自己是差生,从他的话中我听出了自嘲,也听出了不甘。我拍拍他的肩膀又走回讲台前,很认真地对全班同学讲:“你们是五年级的学生了,对学校的要求肯定都已经耳熟能详,再讲这些不仅对我自己,对你们都是一种侮辱。我是充分相信你们每一个同学的,因为在我眼里,没有优生和差生之分,只有努力和不努力之分。”那天放学后,我请彭晓涛留下,我对他讲,我有一些书留在了原来的教室里,想请他帮忙都拿过来,不知道他是否愿意。他点点头。八月末的深圳,虽然有一些风,但天气依然炎热。二楼、四楼,这个孩子跑了七八次,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,我让他休息一下再干,他只是摇摇头。书拿来后,他又和我一起把它们整理好放在书架上。我问彭晓涛喜欢看书吗,他说喜欢。我对他说:“你可以挑几本,作为你今天帮我做事的奖励。”他忙说不用不用。看他衣服都湿透了,我心疼地说:“都怪我考虑不周,这么多书让你一个人搬,你受累了,这样吧,我请你到学校对面的小卖店去吃雪糕。”他一听笑了,连忙说:“真的不用,李老師,我又不是一二年级的小朋友。”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笑了。我当着他的面给他妈妈打电话,我刚介绍自己是彭晓涛的新班主任李老师,他的妈妈就吓了一大跳,问道:“这孩子不是开学第一天就闯祸了吧?”我忙说:“没有,彭晓涛今天表现很好,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,他因为放学后帮我做了许多事,回家要晚一些了。”最后,我告诉她:“你有一个好儿子。”第二天来到教室,我看见一些学生围在书架旁翻着书。上课铃声响了,我对大家说:“昨天放学后是彭晓涛同学一个人把这些图书搬过来的,那么热的天楼上楼下跑来跑去真的非常辛苦,可我没有听他喊一声累,我想奖励他,他不要。”我又走到彭晓涛的面前接着说,“昨天课堂上彭晓涛说自己是‘差生,可我想说的是如果这样一个热心为同学、老师服务,不怕脏不怕累的学生都是差生的话,那我喜欢这样的‘差生,今天我要当着大家的面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向他表示感谢。”有的同学笑起来,有的同学鼓起了掌。五年级的孩子已经有了羞涩之感,虽然彭晓涛的脸涨得通红,但是没有拒绝我,我张开双臂拥抱了这个孩子,我能感受到他的喜悦。晚上,我接到彭晓涛妈妈的电话,她告诉我彭晓涛今天回家很高兴,把学校发生的事情讲给她和孩子爸爸听,她感谢我为这个孩子做的事。“李老师,晓涛这个孩子因为学习不好,拖班级后腿,没少挨批评,我们也想了办法可就是没什么效果,我和他爸爸都愁死了,甚至都想放弃他了!”我忙对彭晓涛妈妈讲:“千万不要说气话,更不要说放弃之类的话,如果做父母的都不相信自己的孩子,又怎么能奢望别人呢?你们真的应该鼓励他,多信任他,淡化他的毛病,放大他的优点,给他自信。”和彭晓涛联系上以后,我们聊了很多,他告诉我他在加拿大读的大学,毕业后在一家公司搞设计,他说回国后一定来看我。他对我说:“老师,我现在根本想不起来在学校您都教了我哪些知识,但我却清楚地记得您为我做的许多的事情,您给我的拥抱,每次听写后都让我这个“学渣”来批改,秋游时您偷偷塞给我的鸡腿,艺术节您给年级排课本剧《皇帝的新装》让我演大骗子,您说我有表演天赋,可我知道,如果不是您负责排练,怎么可能轮到我?那个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争口气,不能给您抹黑。演出成功后,我成了学校的名人……李老师,是您的宽容让我有时间弥补自己的不足,是您的信任让我知道,我也可以做得很好,谢谢您为我做的一切!”也许是年龄大的原因吧,亲耳听到已经长大成人的学生说出这么深情的话,两行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。曾经在一篇文章看到这样一段话:每一朵花都是想要开放的,每一个学生都是有荣誉感的。如果一个学生像开不成花朵的花骨朵,那么,给他一点表扬吧,对于他,那等于水分和阳光。因为不是每朵花都有提前开放的理由。【选自微信公众号“李永乐老师”】插图 / 鼓励学生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1年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