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大扫除,要上报九份报告

凌河又到岁末年初,中办、国办近日印发《关于做好2021年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其中强调,严肃查处随意向下派任务、要材料要报表、扎堆调研和随意要求干部“24小时在岗”等给基层造成严重负担的形式主义问题。形式主义,基层苦其久矣。就在最近,新华社刚刚披露了一朵“一次大扫除竟要上报九份报告”的痕迹主义“奇葩”——某村搞了一次卫生大扫除,这不是平常之事吗?但被下令上报九份“档案”。读者诸君,请耐心听一下这九份报告的题材:一是乡镇党委政府关于环境大整治的红头文件;二是村两委的工作方案;三是村民代表会议记录;四是思想动员会议记录;五是贫困户环境卫生名单;六是实施分工细则;七是扫大街的照片;八是片区考评表;九是贫困户入户考评表——“材料环环相扣、图文并茂、相互印证,怎么看怎么像法院的卷宗,这是一位驻村干部对这九份报告的无奈之笑……”这是“上报”的,当然更有“下来”的,一个乡镇一年接待了五百个调研组,天天有人来,一日不消停,这已经广为人知。而据《人民日报》披露,某地一个镇一个早上就接待了十三个检查团,全镇工作人员只好全员上阵——检查什么呢?另据媒体“追溯”,其中九个组竟是检查同一个项目、同一个主题,什么时候到的,走的什么路线,看了什么东西,问了什么人,什么时候离开,不但都有“脚本”,而且均有“场记”,一举一动都要“留痕”啊!为了这个事事“留痕”,为了这个天天“检查”,菜市上的蔬果,要拉成“一条线”,水产摊上的带鱼,要剪成“刷刷齐”,基层已经苦不堪言,哪还有多少心思与精力真抓实干?就说这个“痕迹主义”,某地“上级”严令制作扶贫档案,一个贫困户一份档案二十四页,一式四份共九十六页,外加照片,全部档案必须用塑料外皮包装,全村一百五十八户,用了一万五千张A4纸,光硒鼓就用完了十三个。另一个县举办“创建资料大比武”,各镇各村都必须一展身手,动辄一家就展示“档案”百盒,虽然琳琅满目、奇招各出,摆在那里却根本无人看,倒是让县乡的几百家打印店都“暴富”了一把!也为了这个事事“留痕”、这个天天“检查”,基层干部迫于无奈只好“下有对策”。不是每事要留痕有证吗?于是到一个地方,拍几张照片,赶快赶下一程,有的实在分身不开,就来“PS”一番,把假照片“上传”,居然也无人觉察。前几年为了防止扶贫干部“脱岗”,竟用GPS将他们一个个“定位”在村里,谁料“魔高一丈”,有的地方要求驻村干部每天上午九点通过微信群的“发送位置”功能报告位置,实际上即使有人不在村里,也能把位置调整到村里,后来又通过“共享实时位置”方式抽查,但只要下载一个位置软件,就可以“把痕迹固定在村里,不用担心领导抽查”——媒体调查的这个“对策”,难道不是基层干部的无奈与苦涩吗?“形式主義和官僚主义是我们的大敌”,这是总书记一个针对时弊的严肃告诫,而“留‘痕不留心,重‘迹不重绩”,则是他针对以痕迹主义为突出倾向的形式主义的严厉批评。形式主义风行在“下面”,有的是作风不正,有的是“逼”出来的,根子在“上面”的官僚主义,而这两条,都是八年来我们反对的“四风”之首,千万不要忽视——例如一次大扫除竟要九个报告这类的“奇葩”,真的是我们生活中罕见的个案吗?【原载《解放日报》】插图 / 打破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1年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