贪名之恶

江舟唐朝诗人宋之问,有一外甥叫刘希夷,很有才华,是一位年轻有为的诗人。一日,刘希夷写了一首诗,题目是《代白头吟》,他到宋之问家中请舅舅指点。当刘希夷诵到“古人无复洛阳东,今人还对落花风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时,宋之问情不自禁连连称好,忙问此诗可曾给他人看过,刘希夷告诉他刚刚写完,还不曾与人看。宋之问说:“你这诗中‘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二句,着实令人喜爱,若他人不曾看过,让与我吧。”刘希夷言道:“此二句乃我诗中之眼,若去之,全诗无味,万万不可。”晚上,宋之问睡不着觉,翻来覆去只是念这两句诗。心中暗想,此诗一面世,便是千古绝唱,名扬天下,一定要想方设法据为己有。于是他起了歹意,命手下人将外甥刘希夷活活害死。后来,宋之问获罪,先被流放到钦州,又被皇上勒令自杀,天下文人闻之,无不称快!刘禹锡说:“宋之问该死,这是天之报应。”在中世纪的意大利,有一个叫塔尔达利亚的数学家,在国内的数学擂台赛上享有“不可战胜者”的盛誉,他经过苦心钻研,找到了三次方程式的新解法。这时,有个叫卡尔丹诺的人找到了他,声称自己有千万项发明,只有三次方程式对他是不解之谜,并为此痛苦不堪。善良的塔尔达利亚被哄骗了,把自己的新发现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。为了出名,几天后,卡尔丹诺便以自己的名义发表了一篇论文,阐述了三次方程式的新解法,将成果攫为己有。他的做法在很长时间里欺瞒住了整个数学界,但真相终究还是大白于天下。现在,卡尔丹诺的名字在数学史上已经成了科学騙子的代名词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美军与日军在依洛吉岛展开了激战,最后美军将日军打败,把胜利的旗帜插在了岛上的主峰,心情激动的陆战队员,在欢呼声中把那面胜利的旗帜撕成碎片分给大家,以作终生的纪念。这是一个十分有意义的场景,后赶来的记者打算把它拍成照片,就找来六名战士重新演出这一幕。其中有一个战士叫海斯,是一个在战斗中表现极为普通的人,可是由于这张照片的作用,他成了英雄,在国内得到一个又一个的荣誉,他的形象也开始印在邮票、香皂等上面,家乡也为他塑了雕像。海斯一边陶醉在赞扬中,一边又怕真相被揭露。由于自己名不副实,他总是处在一种内疚、自愧之中。在这样的心理状态下,他每天用酒来麻醉自己。终于,在一天夜里,他穿好军装,悄悄地离开了对他充满赞颂的人世。俗话说,钱迷心窍,其实名也同样能够迷人心窍。宋之问和卡尔丹诺都是那个时代很有才华和建树的人,却因为贪名心切,以致弄巧成拙,遭到后人唾弃。军人海斯贪图的美名却是一座沉重的大山,一条捆缚自己的锁链,最终把自己给压垮了。还是苏东坡先生说得好:“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。”贪名与贪利一样,也是人性之恶。【原载《滕州日报》】●湖北襄阳 若 子荐杂文选刊2020年1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