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一个房间给母亲

钱永广我和妻子结婚后,白手起家,生活异常艰苦,我们节衣缩食,终于有了一点闲钱。见我们还挤在三间低矮的旧平房里,已是六十多岁的父母,拿出他们在农村养老的钱,硬是要我在城里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大房子。可天有不测风云,新房买好后,父亲突然得了癌症,沒几年他便去世了。忙完父亲的丧事,我开始忙着给新房子装修。等装修完工后,我给在老家的母亲打电话,叫她进城来看看我家的新房子。刚失去父亲的母亲,显然还沉浸在悲痛中,但她听说我家新房子装修好了时,在电话里高兴地告诉我,她明天就过来帮我搞卫生。第二天天刚亮,母亲就提着鸡和她种植的蔬菜赶到了我家门口。吃过早饭,我赶紧把母亲带到新房子里参观。母亲进到宽敞的客厅,看见宽大的阳台,再看有三个房间,母亲像个兴奋的孩子,乐个不停。因为我要急着上班,看着房间里还有很多卫生没打扫,我劝母亲不要急,等我下班回来和她一起搞。等我中午下班赶到新房子时,我在楼梯拐角处遇见了丁姐。丁姐埋怨我说:“你怎么找了个老人做清洁工,擦窗户,运垃圾,老人要是有个闪失,你可担当不起。”丁姐把母亲当作我从市场上找来的钟点工了,我的心里顿时像是打翻了五味瓶,满不是滋味。我一路小跑进入新房,地板已是纤尘不染,窗户的玻璃也擦得明亮晃眼,就连厨房也被母亲打扫得干干净净。再看母亲,她正蹲在地上,用抹布吃力地擦着一块污染的白漆。她浑身上下沾满了灰尘,就连几绺白发也被灰尘笼罩。见我回来,已经直不起腰的母亲笑着说:“你上班也累了,别弄脏了衣服,你快歇歇脚,等我把这块漆擦掉就好了。”看着被母亲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新房,那一刻,我的眼眶湿润了。吃过午饭后,妻子和我舍不得休息,我请来两个身强力壮的钟点工,接着忙搬家。我和妻子的房间布置得浪漫温馨,儿子的房间是朝阳的位置,还有一间是我的书房。搬完新家,已近傍晚时分,母亲说她要回老家了。妻子问她为什么这么急呀?来了就住两天。可无论我和妻子怎么劝,母亲就是不听,无奈,我只好立即送她去车站,让母亲坐上了回家的最后一趟车。母亲走后,我想到她一人在老家,心中自然十分挂念。后来,我读到一篇文章,作者说,每次父母来他家,他总想留父母住两天,可每次父母都执意要回家。后来他在给房子装修时,在家里特意给父母留了一间房,自此父母再来他家时,也不再坚持要回家了!读罢此文,我突然明白,自从我结婚后,为什么母亲每次进城,都是急匆匆地早出晚归,原来她来我家后,是担心晚上没有住的地方!可我现在买了新房子,又大又宽敞,母亲把新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,也许她发现我仍然没有给她留一间房,这样我又怎能留得住母亲?想起失去了父亲的母亲,已是形单影只,她一个人在老家多有不便,特别是如今她已经老了,住在城里的我,在装修房子时,也该为她留一间房了。虽然我在这之前,一直劝说母亲进城和我一起居住,但母亲总能找出万种理由加以拒绝,想到此,我的心不禁隐隐作痛。原来,我是一直没有实际行动,没有为她腾一间房啊!后来,我把那篇文章给妻子看后,妻子若有所思,没两天,妻子就催我赶快把书房腾出来。就这样,我的书房被挪到了通向阳台的小客厅,从此,在我的家里,终于有了母亲的一间房。【原载《燕赵都市报》】插图 / 我的母亲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0年1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