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人领兵

燕绥曾国藩的湘军里有一位奇人,此人出身极其穷困,其母亲、祖父、兄嫂、三子先后或饥或病而死,年过三十才考上秀才,四十多岁靠教书为生仍常常无米为炊,史书上用“家酷贫”三个字来形容他的处境。就是这样一个孱弱老迈的儒生,在四十五岁“高龄”开办团练,竟召集了一千多名弟子,协助曾国藩编练湘军,从未摸过兵器的他先率军解南昌之围,后以百人兵力剿数千敌匪,征战四年克城数十,二百余战几乎没有败绩。他是曾国藩部队里最为坚定的沙场先锋,被后人称为“湘军之父”,这个如“战神”般的悍将就是罗泽南。与建功立业的最后四年相比,罗泽南大半生的时间都用在读书和育人上,在漫长的教书生涯中,罗泽南先后培养了王鑫、李续宾、李续宜、蒋益澧、刘腾鸿、曾国荃、曾国葆等一众高徒,这些学生后来大多成为湘军的名将。“朝出鏖兵,暮归讲道。理学家门,下多将才”,营中书声琅琅,阵前悍勇无畏,可谓史上罕见。湘军的特殊之处在于用人,“选士人,领山农”,书生为将,农夫为兵,上马杀敌,下马论道。以罗泽南、胡林翼等为代表的名将无一不是饱读诗书,以经世致用为志。曾国藩成立湘军打出的旗号正是“卫道”——由儒生给朴实的将士授课,以经世救国之心,授以育人之书。将士们一旦形成读书的习惯,就会不断钻研,进而自发地从战斗中学会战斗。最为关键的是,读书磨炼了将士们的心性,让他们能在战场极乱的环境下仍“不动心”。王阳明的弟子有一次问王阳明,用兵打仗有什么好方法。王阳明回答:“用兵何术?但学问纯笃,养得此心不动,乃术尔。”此心不动,所以明智,即便在危急时刻,也能心如明镜,不受私欲的牵引,行所当行。当然,做到不动心的前提依然是“学问纯笃”。曾国藩在给兄弟的家书中写道:“担当大事,全在‘明强二字。”意指凡事没有倔强的志气是做不成的,没有坚强的性格也不能成大事。修身齐家、治国打仗,都需要有那份刚毅之气。当然,要想在困难面前成为一个强者,光有勇气是不够的,必须有一定的思想,必须从“明智”的“智”中做出来。《中庸》所说的“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”,其要点就是要把愚蠢变为贤明,将柔弱变为坚强。这是《中庸》给人的启发,也是学问给人的智慧。所以当有人问起罗泽南打仗总能赢的诀窍,罗泽南也只是回答:“无他,熟读《大学》。”熟读《大学》,故“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”。知止,是为不动心,内心清醒,波澜不惊。正如罗泽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留下了后来对湘军影响深远的一句话:“乱极时站得定,才是有用之学。”(冷 岳摘自《互联网周刊》2020年第21期,曾 儀图)读者2021年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