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屉里的微笑

李强开学刚一周,班干部就向我反映说:“班里一些同学的学习资料丢了,大家都怀疑是刚从村小转来的学生任大为拿的。”听了班长的汇报,我对班长说没有证据不要乱说。周五上课后,我走进教室,无意中向任大为的位置望去,看到他正盯着我看。见我看他,他立即低下了头,装作看书。看着他的神色,我有些疑虑,但理智告诉我,不能因自己的武断而伤害一个幼小的心灵。我若无其事地走上讲台,准备上课。刚打开书,副班长李娜娜站起来说:“老师,我同桌张玉新买的成语词典不见了。”娜娜的话还没说完,其他丢失资料的同学也都纷纷接上话茬,七嘴八舌……看来,不解决这个问题,课是上不下去了。我放下课本,扫视了一遍全班同学,思考着怎么办才好。这时,学习委员王丽丽站起来说:“老师,我们都把自己抽屉里的书拿出来放到桌面上,让班长带着丢失资料的同学查看一下,不就行了。”我心里想:这行吗?如果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从某位同学抽屉里找到丢失的书,会不会对这位同学造成心理伤害呢?我正犹豫不决时,同学们已纷纷把自己的书从抽屉里拿了出来。看来只好这样办了。这时,任大为的组长向我报告说:“老师,任大为不把自己的书拿出来,而且抽屉还锁得紧紧的。”同学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任大为身上,只见他低着头,不敢看大家。有一个心急的同学喊道:“老师,他自己不打开,我们帮他撬开吧,都是自己的书,怎么还怕别人看呢?”我知道他们怀疑任大为,便说:“同学们,任大为有权不让我们看他的东西!我们尊重他好吗?”几个同学依旧不依不饶地说:“自己的东西怎么还怕看呢?”我看着任大为,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涌出。我示意同学们坐好后,走到任大为的课桌旁,他求助地看着我,手拿钥匙,准备打开抽屉。我制止了,轻轻地说:“大为,老师相信你,你可以不用打开!”下课后,同学们都到操场上做课间操去了,任大为走到我身边说:“老师,我可以打开抽屉让你看!”我笑着说:“不用了,老师相信你!”“不,老师,我一定要让你看,因为我的抽屉里真的没有别的同学的书!”看着他委屈的表情,我走了过去,他拉开。天哪,小小的抽屉简直成了“百宝箱”!他向外拿着东西,我数着:九个矿泉水瓶子,六个易拉罐和一个玻璃瓶,加上他的几本书,满满一抽屉。怪不得他不开抽屉让同学们看呢,原来捡了这么多废品。我輕轻地说:“大为,没事,家里经济紧,捡点废品换点钱,补贴家用,这没什么呀!同学们误解你了,我代表同学们向你道歉!”他张了几次嘴巴想插话,最后终于说道:“老师,我捡的这些东西不是为了换钱补贴家里。”“那你是留着自己支配?”“也不是,”他急忙辩解说,“这是一个秘密!”这时,副班长娜娜带着张玉走了进来,边走边说:“老师,张玉的词典被她妹妹拿走了。”同学们也陆续走了进来,看见任大为课桌上的废品,都吃惊不小。我急忙走过去,把那十六个瓶子拿到讲桌上,喊上任大为走进我的办公室。任大为说:“老师,门口那位捡废品的老婆婆,她的眼睛快看不见东西了。那天,她对另一位捡废品的人说,想攒些钱给眼睛做手术。我捡这些废品,是送给那位婆婆的,由于眼睛不好,她的袋子经常是空空的。那天,我随手捡起地上一个矿泉水瓶子给她,虽然她的眼睛几乎看不见了,但是她的微笑却让我终生难忘。所以我想帮她攒医治眼睛的钱。”看着眼前这个朴实的农家孩子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上课后,我拿着那十六个瓶子,说:“同学们,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有人小声嘀咕道:“不就几个空矿泉水瓶子和易拉罐吗?”有的说:“一堆破烂,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”我环视全班同学,郑重地说:“同学们,任大为同学的抽屉里,藏着的是十六个微笑!”当我把情况说明后,大多数同学都沉默了,有的还涌满泪水。这时,班长王娟提议说:“老师,为了让那位捡废品的婆婆早日攒够医治眼睛的钱,从今天起,我们都来帮她捡废品,让每一个同学的抽屉里都藏着微笑!”班长的话还没有说完,全班同学立即表示赞同!从此,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,我总会看见我的学生手拿废品的身影!那天,我在学校门口等人,只见我们班的学生陆续走进校园,有的手里拿着空矿泉水瓶子或易拉罐,调皮地冲我喊:“老师,三个微笑!”有的拍着书包说:“老师,六个微笑!”【原载《中国教育报》】插图 / 爱心的举动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0年1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