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恩的纸条

陆冠京清晨,一个十八岁男孩,背着书包,骑着自行车,急急忙忙地往考场赶。转弯的时候,撞上了停在拐角处的一辆崭新的出租车,撞坏了后视镜,车身刮出几道痕。男孩吃了一惊,尽管这车不贵,但他家里很穷,赔不起这辆车的修理费。他忐忑不安,停留了几分钟,高考时间不等人,他写了一张纸条,贴在了出租车上:“我在参加高考的路上撞坏了您的车,我现在暂时赔不起,对不起!”并留下了姓名、家庭地址、手机号码。进考场前,男孩收到了一条手机短信:“你的一张纸条足以赔偿我的损失了,赔偿费就等于一张纸条吧。”他笑了,激动的泪花在眼里打转。高考他发挥得出奇的好,考上了理想的大學,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,被一家外企看中。多年后,他事业有成,开上了劳斯莱斯。有一天,他刚把车停下来,一辆三轮摩托车飞驰而来,撞上了他的劳斯莱斯,后备箱被撞瘪了。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,车上是他给人送的一车桶装纯净水。男孩的脸被撞肿了,渗出一丝血迹。他知道男孩赔偿不了,但男孩的车开得太快了,必须给他一点教训。男孩吓傻了,瘫在地上起不来。他放下男孩,掏出男孩的手机,翻出男孩父亲的电话。很快,男孩的父亲开着一辆破旧出租车过来了,看了劳斯莱斯的牌子,脸都吓白了。双方都知道车的价值,所以当即就在一张赔偿协议书上签了字。发动车子的那一刻,他把男孩的父亲叫进车里,关上车门,开了一段距离。他当着男孩父亲的面,把他的那份赔偿协议书撕了,并告诉他:“赔偿费等于一张协议书,但请把你的那份协议书留着,只当给你儿子一个教训,因为你儿子的车开得太快了,太危险。”随后,他把一叠钱硬塞进男孩父亲的包里,不容分说,推他下车,叫他带儿子去看医生。男孩的父亲愣在那里,他仔细地回忆这位有钱人到底是谁,他确定他们相互不认识。其实,他在男孩手机里看到了署名“父亲”的手机号码,那是他终生难忘的、一直保存着的手机号码!一同保存的还有它的主人发给他的短信。主人就是男孩的父亲,当年那辆崭新的出租车的主人,今天他开的还是当年那辆被他撞坏的出租车。他想,即便是别人撞的,在今天这种的情况下,他也不会要赔偿。因为,等于赔偿费的那一张纸条,给了他一生的诚信和感恩。【原载《37°女人》】插图 / 感恩的纸条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0年1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