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一种“卡拉OK”

凌河近来似乎常听到在狱企业家“出来”、东山再起的“好消息”,但近日之间,却闻两条“企业家”下狱的新闻——甘肃知名商人张某,为取得项目,行贿武威市委书记火某贵,计现金和黄金首饰共值二百二十四万元,近日因行贿罪被判六年徒刑;北京蓝讯公司向市供销合作社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高某行贿一千五百万元,其负责人王某、陈某、徐某分别以单位行贿罪被判刑两年至三年半。两则“企业家”新闻,之所以值得注目,当然是由于向来舆论对受贿者关注尤多,对行贿方则常常“网开一面”,其实,行受贿是“两合犯罪”,所以“行贿受贿一起判”应是常理。更应关注的,是某些“企业家”的行贿成瘾,“老板”围堵官员,“企业”以钱摆平贪吏,“企业家”把“政治家”拉下水等问题。这样的“战略”,一定程度上损坏了企业家群体的社会形象。但是坊间舆论,也有人反问,这些“企业家”,为什么要行贿官员?为什么甘于捧上真金白银且自取其辱?老板行贿的原因林林总总,有自身素质问题,也有社会性缘由,至少其中不排除一个类型,那就是所谓“无奈”。近日还有一条新闻,似乎有助于解读上述这个问号。同江市副市长李某波最近被判十二年,什么罪名呢?收受“老板”们几千万元。李副市长受贿,却从不开口,他利用管着招商和城建两大块权力,坐在那里等着“要项目”的老板“到位”。你不送钱吗?他就以“麻烦”“不好整”“难度大”为由把你打入“冷宫”;你若送了一点,却还没到李副市长的“心理价位”,他就推脱“要一个过程”“以后再说”,直到你足额贿够,他落袋为安,自然给你办好办妥!有人说这是“另一种卡拉OK”——先卡住你,但也不卡死你,拉高你的成本,拉长你的时间,等着你“觉醒”“明白”“自觉到位”,然后一切“OK”。我们现在讲要树立“企业家精神”,企业本来应当只管在商海风云中独立拼搏、合纵连横,不应当勾连官场,更不必向官吏“输送利益”的,但是在有些地方的政治生态和市场生态中,要商家獨立恪守原来意义上的“企业家精神”,似乎很难。还记得那张“审批长征图”吗?企业上个项目,跑了多个厅局多个处,盖了多个图章,耗时大量工作日,居然没有“搞定”,什么道理呢?其中有没有一批“李某波副市长”去那里唱“卡拉OK”等着你“到位”才行呢?这绝不是推断臆想,有一位企业家亲口告诉我,为了小小一瓶矿泉水的“准入”,他在某地耗了两年半还未“放行”,后经“高人指点”,才知道企业家精神不管用,怎么办呢?“只好送啊”,果然“一送就灵”。这些威风之下,“企业家”还剩下多少“精神”呢?企业家精神的养成和建树,不能只靠一群“老板”的“坚持”,须要丰沃的土壤和充足的条件,其中政商关系是第一要素。在某些地方,如果没有火、李那样的“钓鱼执政”,多数企业家不会“自觉自愿”地进贡,也不必去触犯行贿的罪行。当然,我们的众多企业家,也要多一点风骨,多一点自重,把“不行贿”也作为企业家精神的基础一条。【原载《解放日报》】插图 / 重压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0年1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