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来清官如何拒贿

李俭《唐书》中有这样的记载:泾州刺史段秀实要赴京任司农卿,临行前再三叮嘱家人:“途经岐州,若将军朱泚送物,断然不可收。”到了岐州,果然朱泚送来粗绫三百匹,家人再三辞谢,不成,只好收下。段秀实知道后怒斥家人,下令将这三百匹粗绫悬挂于公堂梁上。一则明己心迹,二則警示家人。自此,再也没有行贿者前来。拒贿成功,虽主要取决于段秀实的坚决,但也与他严格约束家人且家人积极配合大有关系。倘若家中有爱财之母、贪财之妻、敛财之子,段秀实态度再坚决,怕也难以成功。今世今人中的居官者,想要拒贿防变还应该养成良好家风。唐德宗时的宰相陆贽清廉正派,对下不贪,对上不捧。连唐德宗都认为他“清慎太过”,暗地派人送“密旨”:对馈赠一概拒绝,办事恐怕不便,重礼可以不收,但像马鞭、靴鞋一类的“薄礼”“收亦无妨”。然而,即便是皇帝的“密旨”,也没能动摇陆贽的节操,在他看来:“贿道一开,辗转滋甚,鞭靴不已,必及衣裘;衣裘不已,必及币帛;币帛不已,必及车舆;车舆不已,必及金璧”。“利于小者必害于大”,陆贽的拒贿之术至关重要。“涓流不止,溪壑成灾”,大多数贪官并非从小就有贪念,甚至还有些曾是先进,当过模范。他们的坠落轨迹通常是:开始收几万胆战心惊,慢慢地数十万坦然处之,数百万心安理得,数千万并不满足,上亿自得其乐。不因“轻者”而动心,不为“小者”而受之,这才是从根上紧紧守住拒贿之门。再看现今有些为官者,在大庭广众面前冠冕堂皇讲原则,可在无人监督时便胆大妄为。无人监督,便欣然接受围猎者送来的“香饵”,这里的教训,就是缺少了抑或不明白拒贿需要“慎独”的古训。古人早有不能“处显而修善,在隐而为非”的忠告。北齐刘昼说:“不以视之不见而移其心”。东汉杨震一生做官清廉,面对有人“夜怀金十斤”贿赂严词拒绝。明代李汰在拒贿金时咏了一首诗:“莫言暮夜无知者,怕塞乾坤有鬼神”。行贿,本就是一种见不得人的丑行。故此,行贿者常常搞“隐贿术”,专拣“没人看见”的时机,昏夜叩门、暗中密送。这正是考验一个人意志的时候。能够“慎独”自律的,就能永葆本色;不能者,只要稍有苟且松动,不仅暗室欺心,还会成为围猎者的俘虏,最终陷入歧途。【原载《北京日报》】插图 / 官员行贿 / 佚 名杂文选刊2020年1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