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感悟·

点赞袁老的“门规”袁隆平院士是久负盛名的科学家、“杂交水稻之父”,他的一辈子“不是在田野,就是在去田野的路上”,这是袁隆平扎根田野默默耕耘的真实写照。就是凭借着这种农人一样的劳作,袁隆平才取得了成功。因此,我们就不难理解他收徒的“门规”了,如果不能像他一样埋首田野,不能在一线默默耕耘,如何能取得优异的成绩。“你下不下田?你不下田我就不带。”我们为袁隆平这样的收徒“门规”点赞。(读2020年11月《袁隆平“门规”的启示》)宋振锐(山东)骗人与被骗骗子骗人大多从两方面开始,忽悠别人与掩饰自己,《想飞的猪》集两者之大成——扮猪骗人。可以说,这头猪从来就没有想过飞,只为获取电视台的焦点和报纸头条。骗子把自己装扮成猪是动过一番苦心的。猪想飞,给人的感觉至多是愚笨、呆萌、幼稚、可笑,怎么能和行骗扯在一起?骗子如果装扮成其他动物,比如一只猴,效果肯定大相径庭。猪笨猴精已形成人们的固有思维,扮猪骗人最安全。本文的点睛之笔在最后,“我赚足了眼球捞足了金,已经成功地飞起来了”。骗子为什么敢把骗人的实情,直截了当告诉大家?因为骗子也在与时俱进,“想飞的猪”虽然已经完成骗术,呼呼大睡了,但骗子没睡,还会有“在飞的猪”“会飞的猪”……等着你、等着我、等着他,难道就没有愿者上钩的?(读2020年11月《想飞的猪》)曹 勇(安徽)纵人之过,似善实恶纵人之过,可以有各种理由,例如“毕竟是初犯”“还是小孩子嘛”“一個妇道人家”“确实不容易”等等,看似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“做人宽宏大量”,其实一个不经意的所谓“放过”,可能因小失大、铸成大错,可能致使被纵容者更加放纵自己的恶行、形成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,更使社会失掉了应有的公平与正义,不利于良好社会风气的形成,因此,纵人之过,似善实恶。(读2020年11月《纵人之过也是过》)潇 竹(黑龙江)杂文选刊2020年12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