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口碎大石

林华玉

当众行凶

海曲古城,逢五遇十,是城中大集的日子,说书的、唱戏的、耍把式卖艺的……三教九流无所不有。

此次大集,最受人欢迎的要数集西头那爷俩。爷俩来自南方,爹叫韩老全,儿子叫韩小全,爷俩找了个空地摆下场子,表演硬功夫“胸口碎大石”。胸口碎大石

韩老全摆下一张槐木长凳,自己躺在上面。韩小全从地上搬起一块青石板,将它放在韩老全胸口,随后举起一个足有十斤的大铁锤,朝青石板砸去。围观的人群发出惊呼,有的胆小的已经闭上了眼睛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青石板裂为两段,韩老全从长凳上一跃而起,拍了拍胸膛上的青石碎末,面不改色心不跳,人群发出一阵喝彩。

这时,场子东边忽然有人大喊:“快闪开,十五爷来了!”

人们顿时向两边闪开,只见四个跟班簇拥着一名壮汉走上前来。那壮汉三十多岁年纪,身高八尺,一脸络腮胡,满面横肉,一看就不是个善茬。

来人叫黄十五,仗着姐夫是兖州知府,欺男霸女,横行乡里。他连海曲县令都不放在眼中,众人自然是敢怒不敢言。

黄十五走上前来,问韩老全父子:“听说你们这两个南蛮子会胸口碎大石?”

韩老全说:“大爷,咱们刚才已经表演给各位看了。”

黄十五说:“可大爷我没看着呀!”

黄十五的跟班说:“还不赶快表演一个给十五爷看!”

韩小全上前要与黄十五理论,被韩老全一把拉住了。韩老全说:“难得大爷爱看咱的节目,咱就再演一次!”他重新躺在长条凳上,韩小全另找来一块青石板,压在父亲身上,举起铁锤就要砸,突然,黄十五喊道:“慢着!”

韩小全问:“你想干吗?”黄十五说:“我来!”说着上前要夺韩小全手中的铁锤,韩小全不让,黄十五的几个跟班要上前揍他,躺在长凳上的韩老全说:“儿子,把铁锤给黄大爷!”韩小全只好不情愿地把铁锤递给黄十五。

黄十五接过铁锤,高高举了起来,大喊一声:“嗨!”那铁锤如猛虎下山一般朝韩老全身上的石板砸去。围观众人发出一阵惊呼,都想,这黄十五可太坏了,这样的力道不光能把石头砸碎,也能顺势把人的内脏震碎呀!

众人正在担心,意外的事情发生了:就在铁锤即将落在石板上的那一瞬间,黄十五的手一偏,铁锤擦着韩老全的身体砸在地上。

众人松了一口气,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又令他们惊呼起来——黄十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铁锤举过头顶,猛地砸了下来,就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石板碎成数块。众人担心地看着韩老全,只见他摇摇晃晃地从长木凳上翻身下来,朝着众人拱拱手,张了张嘴,看来想说些什么,从嘴里吐出的却不是话语,而是一口鲜血。韩老全的身体晃了三晃,然后直挺挺地倒在地上,气绝身亡。

官官相护

黄十五从小习武,知道铁锤打在石板上,石板碎了,人却没事,是因为韩老全练过一种硬气功——金钟罩。铁锤落下的一瞬间,韩老全将全身之气聚于胸口,抵挡冲击,但这只能保持很短时间。黄十五成心想让韩老全死,就先虚晃一招,破坏掉韩老全的金钟罩,再起一锤,果然很轻易地把韩老全打死了。

韩小全扑在父亲身上,放声痛哭。黄十五轻蔑地看了看他,转身欲走,围观的人们发怒了,有的说:“你杀了人,不能就这么走了!”有的说:“光天化日,你胆敢杀人,还有没有王法!”

这时,人群后边有人说话了:“吵吵什么?”众人回头一看,来人是海曲县衙的赵捕头和他手下的几个衙役。韩小全一看官家的人来了,就扑上前去,哭着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赵捕头走上前,赔着笑脸问黄十五:“黄爷,是这么回事?”

黄十五说:“别听这些刁民的。我跟这个南蛮子切磋武艺,无奈他学艺不精,才造成误杀。”

他这么一说,众人更愤怒了,围成密不透风的人墙,不让黄十五走。赵捕头一看,忙靠近黄十五,小声说:“黄爷,看来没个说法,他们是不会让您走的。这样吧,我先送您去县衙,到了大堂上,县太爷自然会向着您的,您看如何?”黄十五看了看愤怒的人群,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赵捕头一挥手,几名衙役上前,将黄十五和他的跟班绑起来,一行人向县衙走去。众百姓不愿散去,一路跟随,还有几个人从附近借了一副门板,将韩老全的尸体放在上面,也抬到了县衙。

海曲县令王圣文升堂问案,黄十五立而不跪,王知县说:“堂下何人?见了本官为何不跪?”

黄十五说:“你连大爷我都不认识了,那你总认识我姐夫吧,他是兖州知府杨静仁!”

王知县低头仔细看了看,说:“今日本官另有要事,此案择日再审,暂将人犯收押,退堂!”

堂下百姓议论纷纷,都说这世道官官相护,韩老全算是白死了。

退堂后,王知縣让人备轿,前往兖州府,说有急事求见知府大人。杨知府已经知道了黄十五的事,忙让王知县进来。

王知县将此事前前后后告知了杨知府。杨知府听完,问:“王知县,你准备如何审理此案?”

王知县说:“大人,令妻弟当众杀人,惹下众怒,下官思来想去,只有一个办法,既不伤害令妻弟,又能平息民愤。”

王知县说,既然韩老全因黄十五击打胸口的石板而死,那么也可以让黄十五在胸口放一块石板,由韩小全来打,打死了算他为父报仇,打不死也怨不得别人。王知县接着说,他知道黄十五也练过金钟罩,那韩小全人小力微,肯定伤害不了黄十五。

杨知府听了眼睛一亮,说:“就这么办吧。”他又补充一句:“这事你给我办好了,我不会亏待你!”王知县道了一声谢,打道回府。

次日,王知县升堂,众衙役押着黄十五等人上堂,大堂外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,大家都想看看这昏官如何将此事收场。

王知县对韩小全说:“昨日黄十五将韩老全打死,乃是误伤。本官有个主意,让黄十五在胸口放一块石板,由你来打,打死了算是你为父报仇,打不死也怨不得别人,你看如何?”

韩小全说:“小民一切听从大人的。”黄十五对自己的金钟罩功夫很有信心,便说:“大爷我也没有意见!”

王知县让两人签过生死文书,命人搬来了长凳、青石板和铁锤。黄十五脱了衣服,露出结实的肌肉,躺在长凳上,一名衙役将青石板压在他身上,韩小全将铁锤高高举起,猛地砸下来。可能是韩小全人小力微的缘故,那青石板竟然没有碎。

衙役把青石板从黄十五身上搬下来,黄十五从长条凳上翻身跳起,拍了拍自己的胸膛,不禁“哈哈”大笑。

王知县对韩小全说:“黄十五已被你打了一锤,可没有受伤,你可有不服?”

韩小全说:“愿赌服输,此事我不再追究了。”

王知县说:“既然如此,那本官就结案了。”

围观的百姓发出阵阵怒骂,无奈地散去了。

奇谋妙计

不料就在当天晚上,黄十五去酒楼喝酒压惊,酒至半酣,突然觉得腹中剧痛,吐出数口鲜血,接着“扑通”一声栽倒在地。他的手下忙将他送至附近医馆,大夫试了试他的脉搏,又翻了翻他的眼皮,摇摇头说:“回家办后事吧!”

而此时,韩小全正和他的父亲韩老全一起,走在回老家的路上。

什么?韩老全没死?是的,韩老全确实没死,不但没死,就连一根头发丝都没伤着。

原来,王知县上任后,翻阅前任留下的卷宗,看到很多百姓的状子,都是状告黄十五欺男霸女、横行霸道的。王知县品性正直,如何才能除去这个恶霸,他陷入了沉思。

后来,王知县听说,这黄十五从小习武,喜欢卖弄,只要集市上有耍把式卖艺的,他都要上前与人家比试一番,为此打伤打残了好几位武师。于是,王知县定下一计,他请来气功了得的韩家父子,让他们在集市上表演胸口碎大石,黄十五果然上当了。他使坏想害韩老全的性命,幸好韩老全早有准备,一直用硬气功罩体,黄十五那重重的一锤才没能伤着他。按照王知县的谋划,韩老全将事前藏在嘴里的血袋咬破,喷出一口鲜血,直挺挺倒地,让众人以为他被打死了,接着王知县假意偏袒黄十五,让韩小全还黄十五一铁锤。

别看韩小全才十八岁,可他從小就跟着父亲练武,尤其擅长“隔山打牛”的功夫。韩小全击打黄十五身上的青石板,石板没碎,黄十五表面看来也没事,但他的内脏已受伤,当晚就吐血而亡了。

事后,兖州知府杨静仁还以为小舅子是饮酒过量而死,也就没有追究此事。

王知县用妙计除掉恶霸的故事在海曲县广为流传,一直传到现在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7就上64ba.com)

(发稿编辑:吕 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