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浊酒

楚横声

百年浊酒

百年浊酒

冯磊在外省读大学,暑期回家,一进家门,爷爷老冯头就喜滋滋地告诉他:“今天是个好日子。”

原来,以前冯家是个大家族,人丁兴旺,财力雄厚。冯家有位先祖,尤好美酒。在他临终前,曾让家人在地下深埋了一坛老花雕,言明这坛酒百年之后,由子孙后代挖出后祭祖。如今,一百年过去了,作为冯家的后代,理应将酒挖出,一了先人遗愿!

这则传说很传奇,也令人产生好奇心,所以挖掘那天,老冯头家人声鼎沸。当然,冯磊的爸爸冯志远是县卫生局的局长,在县城里也有点能量,有些人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到了时间,冯家便挥动铁锹挖了下去。大约一个小时后,只听铁锹发出和硬物相撞的声音,他们挖出了一块石板。掀开石板,赫然露出里面的一个酒坛,酒坛古色古香,虽然密封得很好,但还是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酒香透了出来。

按照先人的遗嘱,冯家要开坛祭祖了。就在这时,有人一声惊呼:“啊呀,了不得!”大家回头一看,是一个叫老古的,此刻他两眼放光,停了一会,居然摸出个放大镜,对着酒坛细细考察。

大家知道,老古是开古玩店的,对陶瓷还是有研究的。有人不禁问:“老古,看什么呢?莫非这是古董不成?”

老古激动地一拍大腿:“就是古董啊,这个瓷坛,年代远了去了,光酒就埋了一百年呐。”

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,是呀,本县有着上千年的历史,有很多发现古董的事情。而这酒坛少说也在百年之上,还不是古董吗?

冯志远赶紧让儿子冯磊看住酒坛,然后轻声问老古:“这玩意儿能值多少钱?”

老古肯定地说: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这件东西我出五百万收了。”

声音虽轻,但现场的人都听到了,顿时引来一片惊呼声。冯志远也惊呆了,好半晌才言不由衷地打了个哈哈,说:“让你这么破费怎么好意思?你还是帮我运作拍卖吧,我按行规给你佣金。”

当晚,冯家爷仨都兴奋得不得了,冯磊尤其高兴,冯磊不久前和一个女孩儿谈恋爱,但女孩子觉得冯磊家庭太一般,没钱,所以把他甩了。这件事情对冯磊刺激很大,现在眼看就要有钱了,他忍不住向爸爸恳求,说想买辆宝马,开着宝马上学放学,气死那个女孩子!冯志远一听,连连点头。

这也叫乐极生悲,冯志远东西还没出手,却在几天后去市里开会途中出了车祸,当场就咽了气。老冯头听到这个消息后,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医院。冯磊的妈妈去年死了,现在爸爸也死了,爷爷病了,冯家一时乱了套。

这天,冯磊回家取换洗衣物,发现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,妈妈死后留下的几件首饰也不见了。冯磊怀疑,行窃者的目的不是偷几件首饰那么简单。冯家地下藏酒的事情早就传得沸沸扬扬,或许人家就是冲着酒坛来的。幸好他们早有防备,把酒坛藏在了医院里,要不然这次可就惨了。

冯磊心有余悸,简单地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,拎着包刚下楼,一辆摩托车从他面前一掠而过,车后的人一把抢过他的包,转眼间摩托车就不见了踪影。冯磊追了几步没追上,随即醒悟到他猜得没错,这两人肯定是冲着酒坛来的,以为他会把酒坛放在包里带走,所以等在这里动手强抢。

那几个抢匪等他们发现包里没有酒坛,会不会到医院去找呢?冯磊想到这里,心急如焚,打了个车赶紧回到医院。刚把发生的事情告诉爷爷,一个文质彬彬的人走了进来,自我介绍说他姓王,是省城一家拍卖行的,听说冯家有件古董,希望他们拿出来拍卖。

冯磊大喜,正愁这件东西没处藏呢,不如就交给拍卖公司,还能卖个好价钱。他刚想开口答应下来,却见老冯头面无表情地说:“不卖!”

冯磊不明白爷爷的意思,着急地说:“爷爷,那东西既不能当钱花,又不能当饭吃,还得费心保管,咱留着它干吗呀?”

王先生也鼓动如簧之舌,劝老冯头把这古董给他们。老冯头听着他们你一言、我一语,眼泪噼哩啪啦地掉了下来。冯磊吓坏了,急忙问爷爷怎么了,是不是觉得这是祖先留下的东西,舍不得?

老冯头擦了擦眼泪,对王先生说:“拿去拍卖前,你是不是得鉴定一下东西的真伪啊?”

王先生赶紧点头,说当然当然,他是拍卖公司的资深鉴定师,这次来就是准备先鉴定一下的。老冯头缓缓点了点头,让冯磊将酒坛取出来。王先生急忙关上房门,拿出放大镜,刚要仔细考察,老冯头突然站起身,拿起酒坛,狠狠地摔在地上,酒坛顷刻间变成了四处飞溅的碎片。

“爷爷,您这是干什么啊?这可是古董啊!”

老冯头看都不看孙子一眼,只是死死盯着王先生,冷冷地说:“你不是什么拍卖公司的,你和到我家偷窃、抢我孙子包的人是一伙的,我没说错吧?”

王先生瞪着老冯头,脸上一点点露出狰狞之意,也冷冷地问道:“你怎么猜出来的?”

“我们家有古董的事,已经传开了,你们在我家里没找到酒坛,又不知道它到底藏在哪儿了,所以想了这么个馊主意,什么拍卖啊、鉴定啊都是胡扯,其实你们只是想找到它的下落。”

王先生这才明白自己操之过急,所以才露出了马脚,他气急败坏地说:“就算我们不怀好意,你也没必要毁了它啊,难道你不知道它值很多钱吗?”

老冯头悲哀地说:“人家说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我儿子死了,我孙子又小,没能力保住这惹祸的东西,还留着干什么?今天就算我同意把东西卖给你,你会付钱吗?如果我不卖,恐怕你就要动刀子抢了吧?”

王先生眼冒凶光,好像随时要扑上去咬人一样,过了好半天,才不甘心地说:“老家伙,你真聪明,可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恼羞成怒,给你两刀呢?”

“因为你也是聪明人,不惹没必要的麻烦。”

看老冯头一副笃定的样子,王先生还真无计可施,骂骂咧咧地离开了。冯磊松了口气,可一想到发财机会就这么没了,心里难受极了,忍不住流下泪来。老冯头低声说:“孩子,别伤心了,其实爷爷刚才说的都是假的,不过是骗那个混蛋罢了。”

冯磊又惊又喜,激动地说:“爷爷,您刚才摔的不是真的啊?可心疼死我了。真的藏在哪儿了?什么时候藏的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老冯头缓缓地说:“小磊,刚才爷爷摔的,就是从咱家地里挖出的那个酒坛。但那根本就是仿制品,是老古帮忙弄来的,你爸爸和我两个人亲手埋进地里的。”

冯磊大惊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原来,冯志远是个贪官,他贪污受贿弄了很多钱。冯志远又很谨慎,怕反贪局找上门来,真成了有钱不敢花的主。为了摆脱群众的怀疑和举报,他反复做父亲的工作,最后又用孙子的前途要挟,终于让老冯头答应配合。他们编了一则百年藏酒的故事,又用钱收买了老古,通过老古的宣传,让大家都知道,老古重金收买了冯家的古董。通过这样的洗钱方式,以后冯家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享用那些不义之财了。

老冯头擦了擦眼泪,继续说:“但人算不如天算,你爸爸突然就那么走了,这个计划没法继续下去了。就算真有人肯出大价钱买,爷爷也不敢把这假东西卖给人家,那不自找麻烦吗?而且现在还被不知内情的抢匪知道了。通过这件事,我算是彻底明白了,亏心事不能做,亏心钱不能要。反倒是摔了这件东西,一了百了,以后谁都不会惦记了。只是你爸爸贪来的那些钱,咱们要是知道在哪儿的话,悄悄匿名捐出去,也算替你爸爸赎一点罪,可这短命鬼连句遗言都没留下来啊。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2就上64ba.com)

冯磊听得目瞪口呆,原来,百年藏酒的家族轶事不过是一场洗钱的闹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