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不忘记

吴嫡

市里最近出了条大新闻,天鸿集团董事长陈天鸿,要寻找自己的恩人!说起陈天鸿,他不但是本市首富,还是有名的慈善家。

陈天鸿要找的恩人,竟然是三十五年前的!他在电视上说,自己三岁时就被人拐走了,直到五岁那年,那位恩人把他带回了家,让他得以和父母团聚。如今父母已去世,他想找到那位恩人好好报答。他留下了三个问题,说是能正确回答这三个问题的人,才有可能是那位恩人。第一个问题是:他被找到时身上穿着什么衣服;第二个问题是:他的小名叫什么;第三个问题是:当时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。

接下来的日子,一波又一波的人赶到天鸿集团,可没有一个人能正确回答出那三个问题。这天,秘书送来几张纸,上面写着几位来访者的答案。陈天鸿随手翻看着,忽然,他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,大声喊道:“这答案是谁写的?快把他请进来!”永不忘记

很快,秘书带进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,老人说他叫张宏明。陈天鸿激动地说:“老先生,你的答案都对!你给我讲讲当时的情形。”

老人回忆说:“我认识你父母,知道他们丢了孩子后,我就替他们到处打听。两年后,我路过一个小镇,听说有一户人家原本没孩子,后来突然有了个三岁的儿子,我就想会不会是你。我在那里等了几天,没想到真看到了你。那天你拿着一个空瓶子,穿着一身蓝色运动服和一双黑棉鞋。我就带着你去了车站,把你送回了家。后来,我到外省工作去了,要不是在电视上看见你,我都不知道你发展得这么好,只可惜我来不及见你父母最后一面。”

老人说着流下了眼泪。陈天鸿也哽咽了,他拉住老人的手说:“老先生,你对我的恩情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。今天全公司放假,为你举办宴会。你放心,你的下半辈子都由我来安排!”

老人感动地说:“不瞒你说,我无儿无女,孤身一人,年轻时还好,这两年越来越觉得孤单,我来找你也不图大富大贵,就想着能有个亲人。”

陈天鸿说:“放心吧,我保证你不会孤单的,我会让很多人陪着你。在你之前也有很多人来找我,我想他们一定也都干过这样的好事,我会把他们都请来。”

很快,宴会开始了,天鸿集团的大厅里挤满了人,不但全公司的员工都到了,还来了很多知名人士。陈天鸿举起一杯酒,走到张宏明面前说:“老人家,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,这么多年来,你就没有良心有愧、睡不着觉的时候?你说你无儿无女,你就没有想过这是不是报应?”

此言一出,全场鸦雀无声。大家都惊讶地看着陈天鸿,张宏明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:“你、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陈天鸿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,只剩下痛苦和愤怒:“没错,我父母是给我讲过恩人版本的故事,但我从没有相信过。虽然我记不得我亲生父母的名字,但我记得他们的笑脸;虽然我记不得故乡的地名,但我记得家旁边的一草一木。从我被你拐上火车起,我就在心里拼命地提醒自己,永远不要忘记我的父母和我的家。”

张宏明愤怒地说:“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。本来我也不图什么报答,是看你这么诚心,又上电视又上报纸的,我才过来看看你。既然你不欢迎,我走就是了,我把你救回来时你才五岁,你能记得什么?”

陈天鸿点点头,用发颤的声音说:“你说得没错,一个五岁的孩子在新的家庭里,被新的父母每天灌输这样的话,确实很容易就会遗忘自己的过去。但你一定想不到,这个孩子从到这个新家开始,不管父母怎么对他说,他每天晚上临睡之前,都要默默地对自己重复一遍,你叫王鹏,你的小名叫小鹏,妈妈让你买酱油去,爸爸和妈妈在家里包饺子,等你回家吃饺子……”

张宏明想了想说:“你大概误会了,你想想,你记得的是你五岁时的事,可你三岁时候的事你怎么可能记得呢?你只知道自己是被我从那个家带出来的,可你怎么知道你是怎么去的那个家呢?”

陈天鸿冷笑道:“既然这样,我想问你,你敢不敢和我的亲生父母对质?”

张宏明愣了一下:“当然敢,你把他们叫出来啊。”

陈天鸿挥了挥手,两个老人被人搀扶着走到张宏明的面前,老太太指着他骂道:“这么多年了,我们一直在找你,你这杀千刀的混蛋!”老头则狠狠地瞪着他。

张宏明打了个冷战,争辩道:“你们是骗子!你们不是他的父母!”

陈天鸿冷冷地说:“你要不要看看我们的亲子鉴定?”说着,把一张纸扔到了张宏明的面前。张宏明颤抖着手拿起纸,说:“这……这不可能,你的父母应该已经……”永不忘记

陈天鸿看着他说:“应该已经死了对吗?那是我故意让人在家乡放出的风声,我知道你在来之前一定会先去打听消息。我父母是知青落户,在当地没什么亲戚,我的养父母也去世了,你觉得知道真相的人都不在了,才敢来这里对吗?”

张宏明语无伦次地说:“这怎么可能?难道是我救错了人?对,一定是这样,你跟你养父母丢失的孩子很像。虽然我办错了事,但我是无心的,你的养父母对你很好,对吧?我只是好心办错事而已,我不指望你的报答,我这就走了。”

陈天鸿拦住他说:“别着急,我可没觉得你是好心办错事,我觉得,你就是个人贩子!”

张宏明满脸通红地喊起来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我?你的养父母没告诉过你吗?我一分钱都没拿!”

陈天鸿冷冷地说:“我养父母一开始是这么对我说的,直到在我十六岁那年,养母发现了我的日记,她当时的反应很大,她一直以为我不记得小时候的事。她哭着告诉我,养父得了绝症,希望我不要让养父知道,我答应了她。”

张宏明呼吸急促,眼睛偷偷瞟向门口。陈天鸿接着说:“养父在我二十岁那年去世了。我拼命工作,努力给养母最好的生活。养母去世前告诉我,你是个专业的人贩子,你把我卖给了养父,整整两千元,是养父当时全部的积蓄。你还告诉我养父母,五岁的小孩很好养,只要每天对他说你是我们被拐走的孩子就行了。这里是我养母和我对话的视频,我想你一定不止拐过我一个,只要警方调查,罪证一定不会少。”

张宏明哆嗦着嘴唇说:“我承认,是我拐卖了你,就请你高抬贵手吧。你看,你现在父母双全,又功成名就,就让这事过去吧,行吗?”

陈天鸿发出一阵凄楚的笑声:“当年你留给我养父的是假名字,如果你不露面,谁也找不到你。这对老人只是我家乡的人,其实你打听到的消息是真的,我被你拐走后,母亲心脏病发作去世了,父亲在寻找我时出了车祸。你说我功成名就,功成名就又怎样?我是个没有童年的人,我的整个童年,都用来拼命记住自己的真实身份了。”

张宏明终于撑不住了,他转身朝门外跑去,被早就守候在门口的警察抓住了。

看着警察押走了张宏明,陈天鸿对秘书说:“开席吧,今天是我这几十年来最开心的一天,因为我终于不用提醒自己,永不忘记了。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6就上64ba.com)

陈天鸿离开大厅,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疲惫地躺在沙发上。他太累了,这几十年来,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没有梦的觉。迷迷糊糊中,他觉得自己的两只脚踩在了家乡的土地上,脚下的棉布鞋又软又暖和,他手里拿着装满酱油的瓶子,飞奔着朝家里跑去。隔着玻璃窗,他看见了父母的笑脸,还有冒着热气的饺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