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亡证明

艾一

葛俊是个120急救医生。这天,他刚上夜班,就接到了出车通知,于是火速赶往出事地点。

这是郊区一处临时搭建的民房,葛俊拿着急救包进了门,护士向家属询问病史,葛俊则急忙跑到床边开始抢救病人。一搭手,葛俊就愣住了,这是一个不需要抢救的“病人”,而且从这个人身上的各种表现来看,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!死亡证明

葛俊看了看“病人”的妻子,那个女人一边干嚎着一边冲葛俊喊:“医生,你快救他啊!”

葛俊从这个女人的脸上看到了惊慌和着急,但没看到悲伤。急救电话是她打的,在他们进来之前,这个女人一直陪在“病人”身边,如果说她不知道丈夫已经死了,任谁都不信。

突然,葛俊打了个冷战,他想起了中午跟同事老王吃饭时,老王说了一句话:“今天下班前遇到一个奇怪的病人,人都僵硬了,家属还逼着我抢救。”

真邪门!葛俊暗暗嘀咕了一句,只好开始动手“抢救”。他想,反正已经没救了,也没必要往医院抬了,就在这里折腾吧,折腾到家属放弃为止。

护士走到葛俊身边,看了一眼“病人”后,也皱起了眉头。她和葛俊对了个眼色,走过去跟女人说:“大嫂,你家大哥……情况不好,你要有点心理准备……”

“老李,你不能丢下我!”女人冲上来抱着“病人”号啕大哭,却没有一滴眼泪。

过了一会儿,女人擦了擦眼睛,抽抽搭搭地说:“医生,你说他还这么年轻,咋说走就走了呢?”

葛俊安慰道:“年轻人也有很多因为心脑血管疾病意外去世的,你节哀吧。”他示意护士递过院前急救告知单,指了指其中“救护车到达时,病员心跳、呼吸已停止”这一项,示意女人签字。女人接过笔,麻利地签好字递给葛俊,看着葛俊收好告知单,突然问道:“医生,你确定他是真没了,是吧?是不是得开死亡证明?”

葛俊本来正想拿死亡证明,听到这话,他心里咯噔了一下,抬眼看着她:“你这里还有别的家属吧?我需要你们一起确认病人的死亡,都没有疑问了才可以开死亡证明。”

女人一听着急起来:“我们都是从乡下来这里打工的,哪里还有什么家属在这里呢?我是他老婆,我没有疑问,你开了吧。”

葛俊心想,你没有疑问,我还有呢,都死了这么久了,我又不知道到底是咋死的,万一是你动的手脚,我这不是助纣为虐?他心里这样想,嘴上却说:“大嫂,你们有孩子吗?”

“没,”女人摇摇头说,“我俩是半路夫妻。”

葛俊点点头,跟护士对了个眼色,护士立刻过来劝道:“大嫂,你也得为我们想想,万一其他的亲属来了,对病人死亡的事情有疑问,我们就这么给你开了死亡证明,他们不是要来找我们医生麻烦吗?你想想,离得最近的亲属有谁,你赶紧通知一下,只要两个以上的家属确认了,我们就能给你开了。”

女人想了想说:“他有个侄女在隔壁城市读大学,我联系看看,怎么也得明天才能来了。”

葛俊点点头说:“行,你先联系着,等来了以后呢,你就打我们急救中心电话,我姓葛,到时你们确认好了,我就来开证明。”

女人在听到这话以后,居然开始流眼泪了。

葛俊和护士转身准备返回急救中心。在车上,葛俊就给老王打了个电话,俩人一聊,更是把葛俊吓了一跳,他们遇到的居然是同一个人。要知道老王跟葛俊可是分属不同的片区,也就是说,这个女人因为老王没给她丈夫开死亡证明,就把她丈夫挪到了葛俊所在的片区,又打了急救电话,目的就是想要一张死亡证明!

挂了电话,葛俊一阵后怕,对护士说:“我说什么来着,这个人肯定有问题,说不定就是一起凶杀案啊!我要是给她开了那证明,我不就成了帮凶?”

护士也紧张起来:“葛医生,咱要不要报警?”

葛俊摇摇头说:“等明天看看她的那个侄女会不会来,如果她有意见,就让她去报警好了!”

第二天,葛俊等了一个白天也没啥电话,正想着那个女人是不是吓跑了,傍晚时分突然接到了领导电话:“小葛啊,有个女人打电话找你,说是你给她少开了个证明。”

葛俊忙把这事解释了一下,并一再表示因为怀疑病人是非自然死亡,才暂时不开死亡证明的。最后,领导安排葛俊跟护士再一起去解决他们的“遗留问题”。

到达那间民房后,葛俊看到了死者的侄女。女孩看起来怯怯的,眼睛有些红肿,看来像是刚哭过。

葛俊查看过她的身份证,公事公办地把那张告知单拿给她看,特意指着那条“救护车到达时,病员心跳、呼吸已停止”向她解释道:“我们来的时候,你的叔叔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心跳,没有抢救价值了。如果你对他的死亡有疑问,可以报警;如果没有疑问,我就要开死亡证明了。”

女孩点点头,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葛俊看着她的样子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,又问:“你可以代表你爸爸妈妈做主吗?”女孩点点头,继续流着泪,什么也没说。

葛俊瞥了一眼那个女人,女人眼中的热切让他越发怀疑。女人小心地问:“医生,她可以走了吧?她还得回去上学。”

葛俊看了看女孩,还是没有什么反应。他无奈地冲女孩挥挥手,慢慢地从文件夹里抽出居民医学死亡证明准备填写,不过眼睛余光却还是看着那俩人。女人拉着女孩过去给死者磕了个头,然后塞了点钱到她手里。

葛俊急了,这女孩来了一点作用都没有啊!

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警笛声。葛俊吃了一惊,只见护士冲他点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很快,警察走了进来,女人明显有点慌张,她走到葛俊身边,有些语无伦次地说:“医生,俺男人的死亡证明开好了吗?”当看到那张空白的死亡证明时,她再也撑不住了,捂着脸坐在地上,呜呜呜地哭了起来。死亡证明

警察先去跟报警的护士了解情况,接着向葛俊询问了一些从昨天到现在发生的事情。没想到一直沉默的侄女突然冲到警察面前哭道:“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吗?人死了都不让安生……”

女人吓了一跳,顾不上哭,赶紧拉住女孩直往后拽,边拽边说: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不该骗医生,可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啊!”

原来,女人和男人来这个城市打工好几年了,因为都是单身,就凑在一起过日子。男人的心脏不太好,经常得吃药。三天前女人下班回家时,就看到男人躺在地上没了气息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想着赶紧给他把后事办了,就去居委会开证明,结果居委会说他们是外地户籍不能开。她去派出所,也是这个说法。实在没办法了,一个老乡给她出主意说叫120来,抢救不过来的,也给开死亡证明。没想到她所在区的120医生说是不了解死亡原因不给开。她没办法,只好连夜换了个地方,重新叫了一遍120,就遇到了葛医生。

说到这里,女人松了口气:“情况就是这样。我俩没领证,就是一起过日子。我俩的钱是分开存的,他赚的钱我基本没动,存折已经给了他侄女,他哥没了,嫂子又病着,他说他供侄女读大学。叫120和办后事的钱都是我出的,算是这些年的情分。”

警察打了几个电话核实后,冲葛俊点点头说:“她说的情况基本属实。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6就上64ba.com)

葛俊叹了口气说:“大嫂,真不好意思,你把他的身份证拿出来,我现在给他开死亡证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