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蚕王的故事

鲁宁阳

1.逼上绝路

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,哈尔滨有两家规模较大的丝绸纺织厂:关东丝绸纺织厂和北满丝绸株式会社。关东丝绸纺织厂的老板叫贺连胜,是中国人;北满丝绸株式会社的老板叫山口太郎,是日本人。几年来,两个老板明争暗斗,从来就没停止过。

这天,贺连胜突然收到山口太郎的一封请柬,邀请他参加一个中外记者招待会。贺连胜顿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:山口这只老狐狸,指不定要冒啥坏水呢!

天蚕王的故事

贺连胜的夫人靳雅萱猜测说:“他会不会是冲着那块金匾来的?”

贺连胜惊诧地问道:“你有根据么?”

靳雅萱说:“最近我听那家辉说过好几次,山口太郎要打那块金匾的主意。”

靳雅萱说的那家辉,是贺连胜前妻的哥哥,也是关东丝绸界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,他这么说,肯定不是凭空胡诌,贺连胜听了顿时火冒三丈:“金匾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,他山口太郎想打金匾的主意,白日做梦!”

贺连胜祖上三代都是吃丝绸这碗饭的,贺家以东北地区盛产的柞蚕丝为原料,织出的丝绸畅销长城内外。贺家还有一种祖传的独门绝技,能在漫山遍野的野生柞蚕中,识别出非常稀有的品种——天蚕。天蚕是柞蚕中的极品,是自然界十分珍贵的物种,天蚕丝在光的照耀下,能闪烁出翠绿色的光彩,被称为赛过黄金的绿色软宝石。

据说有一次,清同治皇帝在接见大英帝国的来使时,那位见多识广的大不列颠王室贵族,对皇帝龙袍上两只闪闪发光、翠绿色的龙眼大加赞赏,这两只龙眼就是用贺家的天蚕丝绣成的。

天蚕丝让同治皇帝在洋人面前赚足了面子,万岁爷一高兴,就赏赐贺家一块金匾,上面刻着同治皇帝亲笔书写的“天蚕王”三个大字。

靳雅萱说:“山口太郎多次在中外企业家聚会的时候,污蔑中国的丝绸产品,还大言不惭地说,只有大和民族的子孙,才配拥有‘天蚕王这块金匾。那家辉经常参加这种聚会,他的话应该不会假。”

夫人的话让贺连胜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山口太郎这些年一直跟中国的丝绸界暗中较劲,这个野心勃勃的日本人,依仗着从国内带来的先进纺织设备,千方百计要把中国人的丝绸纺织厂挤垮,实现他一家独大、垄断关东乃至整个中国丝绸市场的野心。

贺连胜不以为然地说:“金匾在我家的客厅里挂着,他山口太郎总不能明火执仗,到我家来抢吧?”

靳雅萱忧心忡忡地说:“你没看见日本关东军在东北越来越猖狂,连官府都不敢得罪他们么?山口太郎跟他们关系那么密切,明火执仗抢走金匾,也不是不可能的!”

贺连胜天生就是火爆性子,他“啪”的一声把请柬摔在地上,说:“我偏要会会山口这只老狐狸,看看他怎么把贺家的御赐金匾抢走!”

于是,贺连胜亲自赶着马车,雄赳赳、气昂昂地出了贺家大院。

记者招待会在一家中式酒楼举行,记者中大多都是蓝眼珠黄头发的西洋人和留着小胡子的日本人,也有零星几个中国记者,清一色都是亲日派报社的。一种不祥的预感,顿时就涌上了贺连胜的心头:看来山口这次是来者不善啊!

山口太郎看见贺连胜,急忙走了过来,几句寒暄过后,山口太郎就用一种挑衅的口吻说:“贺老板,北满丝绸株式会社要和你的关东丝绸纺织厂打擂比赛,你敢接招么?”

贺连胜也不示弱,他不卑不亢地说:“不知山口社长要跟贺某比什么?”

天蚕王的故事

山口太郎说:“你我各织一匹五平方米的丝绸,谁的重量轻,谁就是胜者!”

山口太郎话音未落,在场的中国人不禁都为贺连胜捏了一把汗,谁都知道北满丝绸株式会社设备精良,织出的丝绸以薄、精、细见长,而关东丝绸纺织厂都是一些老掉牙的落后设备,织出的丝绸品质远不及对手,这场比赛显而易见,贺连胜取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!

贺连胜也暗暗吃惊,山口太郎这一招够恶毒的,直指关东丝绸纺织厂的软肋啊!更可恶的是,山口太郎这一招把贺连胜逼上了进退两难的绝境:如果接招,获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;如果不接招,那就等于当场认输了!

山口太郎步步紧逼,他走到贺连胜面前,趾高气扬地问道:“贺老板,你是不是不敢接招啊?”

此时的贺连胜已经没有退路了,他只能硬着头皮说:“我接受山口社长的挑战!”

山口太郎显然早有准备,只见他从日式和服的袖子中,取出一纸文书,高声宣读:“此次北满丝绸株式会社和关东丝绸纺织厂打擂比赛,如若北满丝绸株式会社获胜,贺连胜交出祖传的‘天蚕王金匾;如若关东丝绸纺织厂获胜,北满丝绸株式会社迁出哈尔滨!贺老板,这个条件还算公平吧?”

山口太郎果然是冲那块金匾来的,贺连胜只觉得火往脑门子上直冒,但是他强压怒火问道:“什么时候比赛?”

山口太郎不紧不慢地说:“半个月之后,你我各自带着自己的产品,还在这家酒店,一决雌雄!”

贺连胜双手抱拳,冲在座的中外记者说:“半个月之后,敬请诸位到场做个见证!”说完,他在一片惊异的眼光中,走出了酒店。

贺连胜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,他心里明镜似的,这次同山口太郎的比赛,几乎没有赢的可能,可是,这场比赛又必须进行,他已经被逼上绝路了!

贺连胜一进院门,就一头栽倒在地上,急得昏了过去……

2.绝处逢生

靳雅萱和佣人们好不容易才把贺连胜弄醒,可是,一听丈夫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只觉得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也差一点昏过去!

贺连胜拉着夫人的手说:“雅萱,金匾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,说什么也不能让山口太郎拿走啊!”

靳雅萱心里虽然着急,可还是强打精神安慰丈夫说:“连胜,车到山前必有路,我们再想想办法。”

夫妻两人想了三天三夜,也没想出一个保住金匾的办法,眼看着和山口比赛的日子一天天临近,贺连胜的头发都急白了一大半。

就在这时,突然院外传来报童的叫卖声:“看报,看报!中日丝绸大王,大摆擂台,一决胜负……”

贺连胜叹了一口气,说:“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,我骑虎难下了!”

靳雅萱让人出去买了一份报纸,她刚看了一眼,眼睛立刻一亮,说:“嘿,我们怎么把他给忘了!”

贺连胜问道:“谁?”

靳雅萱把报纸递给丈夫:“那家辉啊,你看看,他在报纸上为你叫好呢!”

贺连胜接过报纸一看,上面有一篇那家辉的署名文章——《贺连胜勇气可嘉》。贺连胜顿感欣慰:“这个那家辉,关键时刻还能为我叫好,难得,难得啊!”

靳雅萱说:“连胜,我们找那家辉想想办法,他家也是关东的丝绸世家,或许能帮我们渡过难关呢!”

贺连胜摇摇头说:“贺家跟那家积怨太深,那家辉没落井下石看我的笑话就不错了,指望他能帮我渡过难关,你想都别想!”

贺家和那家是世交,到了贺连胜父亲和那家辉父亲那一辈,两家的关系发展到了高峰,贺连胜跟那家大小姐喜结良缘。

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贺家大少奶奶身怀六甲的时候,有一天,她到寺庙参拜菩萨,不幸被土匪绑票了。更严重的是,就在贺家千方百计筹措高额赎金的时候,大少奶奶的儿子已经在土匪的山寨里出生了,这可是两条人命啊,贺家不敢怠慢,让贺连胜亲自连夜带着银子前去赎票。

土匪倒也没难为贺连胜,拿到赎金后,就如约放人。谁知祸不单行,那个时候,东北的土匪多如牛毛,贺连胜带着老婆、孩子离开土匪老巢,登上渡船横渡松花江,就在这时候,又遭遇了一帮活跃在水上的土匪。贺连胜抱着儿子跳入波涛汹涌的松花江,被好心的渔民救起,父子平安回到了贺家大院,可是,那家大小姐却落入水中,从此音信皆无……

贺连胜父子俩毫发无损地回来了,那家大小姐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那家辉的父亲怀疑贺连胜跟土匪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,一怒之下,就把贺连胜告上了官府。

贺家为了息事宁人,把一件非常珍贵的传家宝送给了那家,贺连胜才躲过了一次牢狱之灾。从那以后,那家跟贺家反目成仇,彼此之间断绝了一切往来。

靳雅萱见丈夫一个劲摇头,就苦口婆心地劝说着:“再怎么说,那家辉也是中国人,他总不至于向着那个山口太郎吧?”

贺连胜想了想,说:“我听你的,死马当作活马医,你我就到那家碰碰运气吧!”

贺连胜和靳雅萱带着两盒点心,硬着头皮敲开了那家的大门。仆人通报后,那家辉走出门来。

那家辉比贺连胜年长几岁,他身体多病,常年病恹恹的。这当儿,那家辉冷冷地看了贺连胜一眼,接过点心后扔到地上,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进去。

贺连胜赔着笑脸说:“家辉,你妹妹的事,确实不是我干的……我现在遇到难处了,你也是中国人,总不能眼看着我把金匾拱手送给日本人吧?”

那家辉板着脸,说:“你要是愿意当汉奸,就把金匾送给山口太郎,跟我们那家毫不相干!”接着“嘭”的一声,那家辉把大门关上,贺连胜两口子碰了一鼻子灰。

贺连胜要跟日本人打擂的事,早已闹得满城风雨,大街小巷到处都有人在谈论这件事。贺连胜和靳雅萱回家的路上,很多认识他们的人,见了面都非常担心地说:“贺老板,金匾是咱中国人的,可千万不能输给小日本啊!”

面对同胞们的担心,贺连胜只得强装笑脸说:“放心吧,咱中国人,不能输给小日本!”可话虽这么说,他的心里真的一点也没有底啊!

一位人称“小神仙”的算命先生,拉着贺连胜的手说:“大英雄,来来来,我免费给你算一卦!”

小神仙看了贺连胜的手相,又看了他的面相,眼睛一亮说:“贺老板,你印堂发亮,面色红润,这可是鸿运当头的预兆啊!”

贺连胜心中暗暗叫苦:我眼前这道坎儿还不知道能不能跨过去呢,哪里还有什么鸿运当头哟!心里这么嘀咕,可贺连胜表面上却装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说:“借你的吉言,我就等着鸿运当头啰!”

贺连胜知道,他已经成为哈尔滨的新闻人物了,他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,随时都在新闻记者的注视之中,不管心中有多大难处,也不能让山口太郎看他的笑话。

回到家里,靳雅萱非常生气地打开没送出去的点心,说:“那家辉不收,我们自己吃……”一句话没说完,她突然一声惊叫,“连胜,你看这是什么?”

贺连胜闻声走过来一看,那两盒点心不知被什么人调了包,变成两捆闪烁着晶莹绿光的天蚕丝!

贺连胜小时候听父亲说起过,这种极其珍贵的天蚕丝,能织出超薄的丝绸珍品。贺连胜万分激动地捧着这从天而降的天蚕丝,眼含热泪,说:“天助我也,我贺连胜有救了,金匾能保住了!”

夫妻两人冷静下来之后,回忆了这一天的活动,从点心店老板,到那家辉和小神仙,觉得谁都像是送天蚕丝的人,再一想,又觉得谁都不像是送这么珍贵礼物的人。

和山口太郎打擂的日子就要到了,当务之急,还是赶快把丝绸织出来,查找这个救命恩人的事,待打擂结束之后再说吧。

贺连胜夫妇,连夜来到自家的丝织厂,靳雅萱亲自操作,只用了一小捆天蚕丝,五平方米又薄又轻的丝绸就织出来了。靳雅萱也是丝绸世家出身,她的丝绸纺织技术,在关东地区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3.节外生枝

到了双方约定的那天,贺连胜和山口太郎都如期拿出了自己的产品。在中外记者的监督之下,当众用精致的天平称了两家的产品,出人意料的是,贺连胜的那匹丝绸,竟然比山口太郎的轻了五克!

奇怪的是,比赛输了,山口太郎却并不感到意外,他当着中外记者的面,给贺连胜深深地鞠了一躬,说:“贺老板果然厉害,我认输!”

贺连胜非常大度地说:“打擂比赛,只是为了促进丝绸纺织技术的提高,山口社长如能保证今后不再挑衅,你我原来商定的奖惩条件,我可以不予坚持!”

在场的中外记者和商界人士,都为贺连胜这个中国企业家的宽宏大量竖起了大拇指。山口太郎一连说了好几声“谢谢”,双手抚摸着那匹天蚕丝织成的丝绸,问道:“请问贺老板,这就是用传说中的天蚕丝织成的吗?”

贺连胜开怀大笑,说:“当然,只有天蚕丝,才能织出这种又轻又薄的绸缎!”

靳雅萱对丈夫没能痛打落水狗很是想不通,她担心狗改不了吃屎,贺连胜早晚会被山口太郎这条恶狗算计,可贺连胜非常自信,他说:“山口太郎又不认识天蚕,不认识天蚕他就得不到天蚕丝,没有天蚕丝,他凭什么能战胜我?”

战胜了山口太郎,又赶上贺连胜五十大寿,贺家摆下了丰盛的酒席,邀来亲朋好友共同庆祝。一时间,贺家大院宾朋如云,欢声笑语不绝于耳,更让贺连胜高兴的是,二十多年没登门的那家辉也来了,他还带来了一件非常珍贵的礼物:一个明成化年间的官窑三彩花瓶。

那家辉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说:“妹夫,上次你登门求助,我没让你进门,今天特送上古玩一件,算是向你赔罪,请妹夫务必笑纳!”

贺连胜特别喜欢古玩,再加上那家辉那一声久违了的“妹夫”,顿时两人就冰释前嫌、和好如初了。贺连胜想起那两包救命的天蚕丝,便把那家辉悄悄拉到一旁,低声问道:“那包天蚕丝是不是你送的?”

那家辉不解地问道:“什么天蚕丝?我不知道啊!”

天蚕王的故事

贺连胜也是一头雾水:“这救命的天蚕丝,到底是谁送的呢?”

就在这时,山口太郎也走进了贺家大院,笑容满面地拱手对贺连胜说:“贺老板,祝你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!”

山口太郎能来拜寿,贺连胜感到很惊讶,他一面和这位不速之客应酬着,一面让靳雅萱把那个花瓶拿到客厅里妥善保管。

靳雅萱小心翼翼地抱着那件稀世珍宝,在两名佣人的护卫下,走进了客厅。贺连胜继续和陆续赶来的客人寒暄着,他做梦也没想到,就在这时,客厅里突然传来“轰隆”一声,发生了巨大的爆炸,全场的客人顿时都被吓呆了!

贺连胜不顾一切地冲进客厅:“雅萱——”

眼前的情景,让贺连胜目瞪口呆:那个明成化年间官窑三彩花瓶被炸得粉碎,靳雅萱和两名佣人倒在血泊之中……

这意外的爆炸惊动了警察局,那家辉作为重要嫌疑人,当场就被带走了。

警车开出贺家大院那一刻,贺连胜看见山口太郎摘下那瓶底似的近视眼镜,似乎在漫不经心地擦拭着,他那双奸诈的小眼睛,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,贺连胜心中猛然一震:难道是他干的?

贺连胜在清理爆炸现场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类似定时器的装置。贺连胜早年在燕京大学时曾经学过日文,他从这个定时器的日文标志上,判断出这东西出自日本军界。那家辉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商人,他怎么可能有这种产自日本军界的定时器呢?再联想到山口太郎刚才的表现,贺连胜断定这件事肯定跟山口太郎有关系!

贺连胜急忙来到警察局,把那个破损的定时器交给了办案的警官,并且说出了他对山口太郎的怀疑,提出愿意保释那家辉。办案的警官是个有良心的年轻人,他看了看那个日本产的定时器,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,说:“这个案子非常复杂,要想保释那家辉,除非是你们贺家撤诉!”

贺连胜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撤诉!”

按照当时的法律,原告撤诉,必须上报哈尔滨警察局。这个案子是江岸警察分局办的,要想到哈尔滨警察局撤诉,需要履行一些非常繁琐的公文手续。贺连胜马不停蹄地东奔西走,花钱打点各种关系,七天后终于办完了保释那家辉的一切手续。

贺连胜高高兴兴地来到那家,要那家派人和他一起去警察局接人。就在这时,他万分惊讶地看到那家辉竟然已经坐在家中的太师椅上了!贺连胜拿出哈尔滨警察局的保释手续,说:“保释手续我还没交上去呢,你怎么就回来了?”

那家辉长叹一口气,说:“妹夫,我谢谢你,用不着保释手续了,我已经被无罪释放了!”

贺连胜一脸疑惑,问道:“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说抓就抓,说放就放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

这时候,那家辉老泪纵横地说:“我把祖传的七星金蝶送给山口太郎了!”

仿佛晴空响起一声炸雷,贺连胜差一点被震昏了,他半晌才说出一句话:“你说清楚点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4.诡计得逞

那家辉那天从贺家大院被警察抓走后,那家一家子全都束手无策。一天晚上,山口太郎来到了那家,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,威胁那家的人说,那家辉制造的这起爆炸案,造成了三个人死亡,按照中国的法律,一定会被枪毙的!但是,他山口太郎可以帮忙从中斡旋,保住那家辉的性命,中国的官府,还是会给日本人面子的,不过,那家必须要交出祖上传下来的七星金蝶作为酬谢。为了能保住那家辉的性命,那家辉的妻子忍痛把极其珍贵的七星金蝶交给了山口太郎。

贺连胜问道:“在我的记忆里,这个七星金蝶,原本是贺家的传家宝,怎么会到了那家呢?”

那家辉说:“你还记得当年我妹妹失踪之后,我父亲要把你送进监狱那件事么?”

贺连胜连连点头,说:“记得,我听说我父亲送给你家一件非常珍贵的宝物,你父亲才放了我一马。”

那家辉说:“你父亲送给那家的,就是七星金蝶。”

贺连胜这才恍然大悟,说:“怪不得这些年没见到这件传家宝,我还以为兵荒马乱的,被家父弄丢了呢,原来是送给你家了!”

关东丝绸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得七星者,得天下。”这里所说的七星,就是七星金蝶。

在富饶、美丽的小兴安岭一带,柞蚕的种类很多,只有七星金蝶才是柞蚕中的珍品,七星金蝶也就是被人们视作至宝的天蚕。天蚕也是柞蚕的一种,同样要经过卵、幼虫、蛹、成虫四个形态,七星金蝶便是天蚕的成虫阶段。可是,要想找到七星金蝶,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难,因为这种蝴蝶身上的标志——七颗金色的小星星,只有在捉到蝴蝶后,把它的翅膀展开对准阳光,才能隐约可见。蝴蝶在飞行的时候,你即使是有一双孙悟空的火眼金睛,也无法看清那七颗神奇的小星星。当年,贺家的先人,在小兴安岭风餐露宿,坚持了无数个日日夜夜,才捉到了几只七星金蝶,制成标本后就成了无价之宝。贺家的人凭借现成的标本,在小兴安岭捕捉七星金蝶,让其产卵、孵化幼虫……这样,获取极其珍贵的天蚕丝,就变得容易多了。

七星金蝶的标本到了山口太郎手里,再加上他手中先进的日本织机,这就如同老虎生了翅膀,必将给中国的丝绸界带来灭顶之灾!

此时此刻,贺连胜全明白了,山口太郎的最终目标,不是那块没有实用价值的“天蚕王”金匾,而是七星金蝶!诡计多端的他先通过跟贺连胜打擂,引出了天蚕丝,证实了中国东北地区确实有天蚕存在,然后,再设毒计陷害那家辉,逼迫他交出七星金蝶标本,这一连串的诡计,可说是天衣无缝,这是中日两国丝绸大战的一盘大棋,山口太郎终于博弈成功了!

贺连胜又问:“我还是不明白,你送给我那件古玩,怎么就让山口装上定时炸弹了呢?”

那家辉叹了口气,说:“是这么回事,你跟山口太郎打擂获胜后,长了中国人的志气,我就对那天将你和夫人拒之门外感到羞愧。为了表示我的歉意,也为了能缓和那、贺两家的关系,我就想送你一件古董。那件明成化年间的官窑三彩花瓶东西虽好,可是要送人怎么也得包装一下啊,于是我就到刘三麻子开的礼品店买了一个包装盒……”

贺连胜责备道:“唉,哈尔滨谁不知道刘三麻子跟日本人勾结,干了很多坏事,人们都骂他是汉奸,你怎么能跟这种人打交道呢?”

那家辉满脸愧意,说:“我一时糊涂,忘了刘三麻子是汉奸啦!”

想起妻子的惨死,贺连胜悲痛欲绝,说:“冤有头,债有主,一定是刘三麻子搞的鬼,我们这就去找他算账!”

那家辉摇了摇头,说:“没用了!我被抓进警察局后,就觉得这件事太蹊跷,连忙让家人去找刘三麻子,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,刘三麻子在头天晚上就被人杀死了!”

贺连胜咬牙切齿:“一定是山口太郎这个老狐狸杀人灭口,我们到警察局告他去!”

那家辉苦笑着说:“我的傻妹夫,如果现今的警察局能为咱们这些平民百姓办事,我能无缘无故被抓吗?我能因为把七星金蝶送给了山口,又被释放了吗?”

贺连胜愤愤地说:“难道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吗?”

那家辉沉默了片刻,说:“心字头上一把刀,我们就忍了吧!”

从那家回来的路上,贺连胜越想越觉得可怕,山口太郎得到七星金蝶标本后,一定会到小兴安岭寻找天蚕,一旦这个老狐狸找到天蚕,他就拥有了天蚕丝,到那时,我拿什么东西战胜他呢?

贺连胜心事重重地走在回家的路上,一不留神跟一个路人撞了个满怀,一看,原来是小神仙。

小神仙一把拉住贺连胜,说:“这不是贺老板吗?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我正要去府上拜访你哪,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!”

这个小神仙祖上是清朝的王爷,家道中落后,流落到哈尔滨,靠当年看过几本卦书,摆了个卦摊,给人算命赚口饭吃。据说小神仙有时也到当年满清老祖宗的发祥地小兴安岭贩一些山货,赚钱补贴家用。

贺连胜也有事情要问小神仙,他说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请你到茶楼坐坐,我们边喝边聊。”

小神仙说:“那——我就先谢谢你了!”

两人来到一家茶楼,要了一壶上等茶水、一盘瓜子和几样小点心。

贺连胜问道:“说吧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小神仙喝了一口茶,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!”

5.王中有王

小神仙看看四周,压低声音说:“我刚从小兴安岭回来,看见几个日本人,正漫山遍野找七星金蝶呢!”贺连胜下意识地皱了皱眉,心想:果然不出我所料,山口太郎已经开始行动了。

小神仙问:“我这个情报,值不值这一壶茶水钱?”

贺连胜连连点头说:“值,太值了!”

小神仙站起身来,说:“我该出摊了,进山这些日子花销不小,我得抓紧时间补回来。”

贺连胜掏出一叠纸币说:“今天你耽误做生意亏的钱,我给你补上,你看这些够不够?”

小神仙摆摆手说:“我小神仙从来不收名不正言不顺的钱。”

贺连胜说:“我有事情要向你请教,就算是支付的误工费,这总算是名正言顺了吧?”

小神仙这才收下钱,重新坐下,说:“贺老板,请问吧。”

贺连胜问:“上次是不是你把我的点心调了包,换成了天蚕丝?”

小神仙爽快地回答:“没错,你的点心是我调的包。”

贺连胜又追问道:“那些天蚕丝,你是从哪儿弄来的?”

小神仙说:“对不起,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。”

贺连胜连连逼问:“为什么?”

小神仙坦然说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!”

和小神仙分开后,贺连胜的心情越发地沉重了,眼下正是春蚕产卵的季节,如果山口太郎派去的人,顺利找到七星金蝶,那么他最迟在九月份,就能生产出第一批天蚕丝,那么,山口太郎很有可能会在九月份再次跟他打擂。贺连胜明白,如果在九月之前,他还没有对付山口太郎的办法,后果不堪设想!

转眼间到了九月份,山口太郎果然再次提出,要跟贺连胜打擂。这一次,山口太郎不仅请来了大批中外记者,擂台也选在哈尔滨最热闹的松花江边,他就是要把声势造得越大越好,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中国的丝绸,彻底败给了日本!

那家辉得知这一情况,急火攻心,病倒了。他的身子骨原本就不好,又加上上了点年纪,上次又入了狱,虽说在牢里待的时间不长,毕竟是雪上加霜,这次一急,整个人就垮了。弥留之际,那家辉紧紧拉着贺连胜的手说:“妹夫,都是我们那家不好,把七星金蝶送给了山口太郎,毁掉了中国丝绸纺织业。妹夫,你要是能战胜山口太郎,一定要到我的坟前烧一炷香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……”

帮助那家安葬了那家辉之后,贺连胜亲自操作织机,他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,拼着老命也要跟山口太郎争一把,他不甘心让这个日本人,用中国的天蚕丝,毁掉中国的丝绸业啊!

正式比赛那天,擂台前人山人海,比过年还热闹,人群中不少都是来给贺连胜助威的,然而,比赛的结果,却让在场的中国人非常失望,这一次,贺连胜织出的丝绸,比山口太郎的重了五克!

山口太郎得意洋洋地走到贺连胜面前,说:“贺老板,上次我败给你,你放了我一马,今天我也放你一马,你只要当着中外记者的面,说一句——‘日本丝绸,世界第一,中国丝绸,甘拜下风, 那块天蚕王金匾我就不要了!”

山口太郎的狼子野心终于暴露了,贺连胜只觉得心口一阵发热,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险些倒在地上。

就在这时,小神仙冲上擂台,他扶起贺连胜,指着山口太郎说:“山口太郎,你不要欺人太甚!上次贺老板赢了你,这次你赢了贺老板,一胜一负,只能算是个平局,要想分出胜负,还应该比第三局!”

在场的中国观众们也不停地高呼:“再比一局,再比一局!”

山口太郎趾高气扬地说:“贺老板靠天蚕丝胜了一局,现在我也有了天蚕丝,再比多少局,你们中国人也不可能获胜,我看还是不要比了吧!”

小神仙说:“且慢!我想请教台下的观众一个问题,不知山口社长同意不同意?”

山口太郎不知道小神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他只好答应说:“你问吧。”

小神仙对着台下的观众高声问道:“各位父老乡亲,你们说丝绸织出来,是不是为了做衣服穿的?”

台下的观众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是!”

小神仙又说:“这第三局,就是当场用这两块丝绸做两件衣裳,再请两位小姐当场试穿,看到底谁的丝绸质量好,大家看行不行啊?”

观众又是异口同声:“行!”

山口太郎不知道小神仙究竟要干什么,但迫于观众的压力,他只得答应再赛一局。

一名英国女记者和一名法国女记者被观众的情绪感染了,自告奋勇客串时装模特。台下两名中国裁缝,也主动承担了时装的制作……

没多少时候,两件女式长袍就做好了。擂台前的大幕拉上后,两位女记者进入幕后更换时装。

现场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,人们瞪大了眼睛,屏住呼吸,等待着比赛的结果。

很快,那个法国女记者,穿着一件光彩夺目的绿色丝绸长袍,迈着轻盈的步子,款款走了出来。台下的观众一阵欢呼:“美,太美了!”

这位法国女记者,穿的长袍是用贺连胜的丝绸缝制的,山口太郎一边看着台上,一边焦急地问身边的工作人员:“那个英国女记者怎么还不出来?”工作人员几次走到幕后催促,那个英国女记者就是不肯出来。山口太郎一怒之下,猛然亲手拉开了场上的大幕……就在这时,只听见那个英国女记者一声尖叫,就闪电般地钻到了大幕后面藏了起来。尽管只有短短的几秒钟,观众们还是看得一清二楚,那个英国女记者的长袍竟然是透明的!

这时,小神仙对着观众高声问道:“父老乡亲们,你们说,这一局胜者是谁啊?”

观众齐声呼喊着:“贺连胜,贺连胜!”

那些欧美国家的记者,也跟着用生硬的汉语高呼:“贺连胜,贺连胜!”

在人们一阵阵的呼喊声中,山口太郎被迫认输。这个结果,连贺连胜也感到非常震惊:同样是用天蚕丝织成的丝绸,为什么一个是透明的,一个是不透明的呢?

就在这时,小神仙附在贺连胜耳边低声说:“做成衣服再比一次,这是你前妻那家大小姐的主意!”

贺连胜一下子惊呆了:“她……她还活着?”

原来,当年那家大小姐落入水中后又被土匪劫持了,被逼迫当上了压寨夫人。后来,一次土匪内部火并,大当家的被部下杀死,混乱中她逃出土匪窝,被一个外号叫“老山狸子”的猎人收留了。因为想念贺连胜和孩子,但碍于面子又不能回家,那家大小姐经常一个人默默落泪。为了哄那家大小姐开心,老山狸子外出打猎时常会带回一些蝴蝶、蝈蝈什么的供她玩耍,这其中就有七星金蝶!

那家大小姐对七星金蝶并不陌生,她的缫丝技术也很娴熟,有了七星金蝶就能采集到天蚕的茧,那家大小姐把采集到的天蚕茧制成丝,期盼着有朝一日能派上用场。

老山狸子祖上是小神仙家的奴才,他从小就跟小神仙在一起玩,两人关系非常好。小神仙到小兴安岭采购山货的时候,顺便也会找老山狸子叙旧,就认识了贺连胜这位失踪多年的前妻。那家大小姐始终没忘记贺连胜,得知贺连胜要跟山口太郎打擂比赛,她就毫不犹豫地把这些年珍藏的天蚕丝拿了出来。

知道了缘由后,贺连胜激动得不能自已。第二天,他就亲自赶着马车,带上小神仙,直奔小兴安岭。

分别二十多年再相见,贺连胜和那家大小姐抱头痛哭。平静下来后,贺连胜想起那个困扰他很长时间的问题,问道:“我和山口太郎用的都是天蚕丝,为什么我织出的丝绸不透明,而他织出的丝绸是透明的呢?”

那家大小姐眼含热泪说:“这——你得感谢老山狸子……”

接下来,那家大小姐就讲述了下面这个故事——

有一次,老山狸子带回来的一只七星金蝶有些特别,这只蝴蝶翅膀上的七颗星星对着太阳观看的时候,能发出一种耀眼的金光,这种现象在其他的七星金蝶中是没有过的。老山狸子说,这只七星金蝶是他在大山深处一个水潭旁捉到的,这水潭边上长了无数棵山葡萄,那些常年无人采摘的野山葡萄成熟后,就散落在潭水中,日积月累,潭水竟然也跟葡萄酒似的,有一股甘甜醇香的味道。那家大小姐立刻意识到:这些饮了“天然葡萄酒”的七星金蝶,一定跟普通的天蚕不同。那年收获蚕茧的时候,那家大小姐就把这种七星金蝶的茧单独存放起来。两种蚕茧缫的丝一比较,那家大小姐惊讶地发现,这种“喝过葡萄酒”的天蚕丝竟然是不透明的,而其他的天蚕丝都是透明的!

贺连胜顿时醍醐灌顶,说:“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蚕王中王啊,小的时候我听爷爷说起过。”

那家大小姐说:“我给你的就是这种王中之王的天蚕丝。山口太郎派来找天蚕的人,面对浩瀚无边的小兴安岭,不敢贸然进入,就到处找人带路。老山狸子得到这个消息后,就主动充当日本人的向导,故意把他们带到了远离那个神奇水潭的地方,山口太郎就无缘得到天蚕的王中之王了!”

贺连胜连忙说:“老山狸子现在在哪里?我得好好谢谢这位救命恩人啊!”

就在这时,窗外突然飞进一片桦树皮,上面歪歪扭扭地刻着几个字:“我该走了!”那家大小姐闻声惊起,大叫一声:“老山狸子——”说着,她飞快地跑了出去。

大家冲出屋外,看到一个身背猎枪的中年男人,骑着一匹骏马,冲进了浩瀚无边的小兴安岭。贺连胜要赶去追,被那家大小姐拦住了:“连胜,别追了,老山狸子收留我那天就说过,一旦我们夫妻团圆,他就离开我……”贺连胜对着远去的老山狸子,深深地鞠了一躬……

“9·18事变”后,东北沦陷,山口太郎从一个汉奸商人口中,知道了天蚕王中王的秘密,就带着日本宪兵去小兴安岭抓捕老山狸子,可是,他们在深山老林里转了半个多月,也没找到老山狸子的踪影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6就上64ba.com)

不久,贺连胜和那家大小姐变卖了全部家产,和千千万万失去家园的东北同胞一样,开始了漫长的流亡生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