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p争最佳

俞雯文

阿p争最佳

阿p争最佳

阿p争最佳

最近,公司为鼓励职员多创利,特意提高了效益奖的奖金。消息传出,阿P动起了脑筋。

他们科室的平头百姓一共三个人:阿P、阿精和阿憨。阿憨人如其名,每天只知道安分守己地做好本职工作;阿精就不一样了,经常背地里玩花样,心眼很多。看来要得最佳,首先要和阿精斗法。

这天早晨,三人一起向胡科长递交这周的策划案。其实三个人的策划案水平都差不多,但胡科长一抬头,发现阿精两眼通红,就问是怎么回事。阿精逮到机会了,滔滔不绝地说,本来策划案已经写完了,但为了进一步提升质量,自己是如何彻夜翻资料、修改,忙了一个通宵才重新定稿。末了,阿精还无比诚恳地说:“我进公司时间还不长,经验比不上别人,策划案上自然要多花工夫了,这是应该的。”

胡科长听了大为感动,一个劲儿地夸阿精认真勤奋,顺手就把“周最佳”给了阿精,还要阿P和阿憨多多向阿精学习。眼睁睁看着一千元奖金落进了阿精的腰包,阿P真是气得火冒三丈,心里把阿精骂了个狗血淋头,可又无可奈何。

回到家,阿P向小兰抱怨道:“那小子明明早就写完了,昨天下班我还看见他找了一帮狐朋狗友打牌。什么彻夜工作,我看明明是通宵赌博!那瞎眼科长居然还信了他的鬼话,真是气死我了!”见小兰一个劲地笑,阿P气得牙痒痒:“不就是比眼睛红吗?好,今天我就看他一晚上电视,看看明天谁眼睛更红,谁工作更卖力!”

小兰听了,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:“阿精已经用过这招了,你再用就不新鲜啦。”阿P想想不甘心,问:“就这么算了?”小兰神秘一笑,说:“你放心睡觉,明天我教你一招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小兰在阿P耳边悄悄说了几句。阿P听罢,大声说好!到了单位,在向胡科长递交策划案的时候,故意手一抖,西装底下露出了缠着厚厚绷带的手腕。

胡科长一眼就看见了,关心地问:“哟,怎么伤了?”阿P急忙把手藏到背后,严肃又声情并茂地说开了:“昨天定稿的时候,我新来了灵感,觉得有更好的主意,于是就花了一晚上工夫重写了一份策划案,可能打字时间实在是太长了,今天早上手腕没法动了,估计是扭伤了。不过您放心,为了工作,我是‘轻伤不下火线,重伤不上医院!”说完,阿P还激昂地一挥拳,把胡科长感动得就差没流眼泪了。

果然,下一周的“周最佳”落到了阿P的怀里,阿精心知肚明,但也无可奈何,只得酸溜溜地抛下一句:“工作悠着点啊,何必呢!”就转身走了。倒是阿憨实心肠,问道:“P哥,手没事了吧?”“没事没事,我是轻伤不下火线,重伤不上医院!”

到了周末,阿P开开心心拿回一千元的奖金,又搂着小兰大大地夸奖了一回。

小兰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,她告诫阿P说:“阿精那家伙鬼得很,你可不能放松,这病还得装下去!”

就这样,这一来二去的,阿P和阿精的病情都跟杀毒软件一样每天更新升级,今天你眼红,明天我手疼;今天你失眠,明天我扭伤;今天你头疼欲裂,明天我浑身无力。到了最后,两人都落了一身的“病”。两人光顾着“装病”,倒把工作放在第二位了。好在胡科长也实在是糊涂官,就喜欢面子工程,再加上两人演技精湛,收放自如,这“周最佳”的帽子像秋千一般在阿P和阿精之间荡来荡去,倒是一向认真工作的阿憨一次也没拿到。

年终奖励很快出炉了:不但有丰厚的奖金,夏威夷十日游,还允许带家属,吃喝拉撒公司全包。这下,阿P更加兴奋了。他得意地想:如果算“周最佳”的话,我拿了十次,阿精那小子才九次,我还比他多一次呢,这年终奖肯定是我的!再想起小兰的贡献,阿P决定带小兰一起去夏威夷好好享受享受!

年终了,大红榜上的获奖名单贴出来了,阿P挤进人群一瞧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:不是自己,也不是阿精,年终奖励居然给了阿憨!

这下阿P忍不住了,他直接冲到胡科长办公室,进去一看,阿精也在呢!胡科长自然明白两人的来意,清了清嗓子,说:“照理说呢,你们俩的业绩都比阿憨好,年终奖应该给你们中的一个的。但是呢……”胡科长拖长了调,两人都竖起耳朵,只听胡科长道,“我转念一想啊,不行啊,你们的健康都不过关啊!这夏威夷远在美国呢,乘飞机要倒时差,而且热气又重、温度又高,阿精是三天两头失眠,阿P你又关节不好,我怎么放心让你们去啊!我看,你们俩还是留在国内好好休养休养,这个机会就让给阿憨吧。”

这下,阿P傻眼了,再一看阿精,也跟吞了苍蝇一样难受,这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!

出了胡科长办公室,两人心情复杂地走着,突然阿精一停,对阿P说:“哥们儿,明年咱们不来虚的,正正经经地竞争一回,怎么样?”“好!”见阿精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,阿P爽快地答应了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2就上64ba.com)

虽然没拿到年终奖励,但阿P转念一想:怎么说,今年“周最佳”我阿P拿得最多。明年就是真比实力、看业绩,这个年终奖也一定是我的!想到此,阿P又得意地吹起了口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