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点工

王生文

钟点工

春娥今年四十岁了。一年前,家里横生变故,为了维持生计,她不得不四处打工。

这天,她走进一家家政公司,想找一份钟点工的活。工作人员接待了她,一番交谈后,工作人员从登记簿上抄下一个电话号码给她,让她与一个叫秋芬的女人联系。

然而,与秋芬见面后,事情就大大出乎春娥的意料了。

秋芬与春娥年龄相仿,尽管衣着光鲜,高贵脱俗,但淡淡的脂粉分明盖不住脸上的忧郁。

秋芬上上下下打量了春娥一番,然后,礼节性地递给她一杯水,说:“我要的钟点工,是不需要做体力活的。”

春娥瞪大了眼睛,心里忐忑起来,可自己只有做体力活的本事啊!

秋芬接着又说:“钱也不是问题的,只要你能做。”

春娥的眼睛里挤满了疑惑,同时也夹杂着一丝希望,因为,她最大的问题就是钱,否则她是不会来做钟点工的。

房间里又静了一会,秋芬抬起头问:“春娥姐,是这样的,每天上午八点至十一点,你能陪我丈夫说话吗?”

“啊?不……不能……”春娥一惊,脱口而出,随即站起身。

秋芬一笑,不动声色,示意春娥坐下,说:“看你紧张的,我丈夫是一个……植物人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春娥浑身一颤,杯中的水溅出来,从指缝间一点点往下滴,像泪水一样。

“你怎么啦,春娥姐?”这回吃惊的是秋芬,她睁大眼睛,望着眼前的春娥,说,“要是不想做,也没关系,我也不勉强你。”

春娥放下手中的杯子,很快恢复了镇静,对秋芬说:“不,我想试试看!”

秋芬眼睛一亮,轻轻呼出一口气,感激地对春娥说:“你是第一个答应试试看的人,谢谢你!”

说着,秋芬起身,从抽屉里拿出几页纸递给春娥,说自己把平日里陪丈夫说的话,都写在纸上了,她只要照着上面的说就行了。当然,能带点感情是最好的,秋芬还说,若是以后说得熟了,春娥想怎么说都可以,只要是那个意思就行了。其实,对唤醒他,自己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……

接下来,春娥拿着那几页纸,跟着秋芬走进一间明亮洁净的房间。房间里散发着一缕缕幽香,应该是从桌上的那盆兰花里飘出来的。床前摆放着一双皮鞋,光亮亮的,像刚脱下不久似的卧在那里,等着主人去穿它。

秋芬走近床,拉开尼龙蚊帐,对着沉睡的男人说:“明,我又来陪你说话了……”

秋芬侧过头,用眼睛暗示春娥,可以接着她的话试试看了。

钟点工

春娥的双眼从纸上移开,有些模糊地落在男人昏睡无光的脸上,她慢慢张开抿着的嘴唇,接着秋芬的话往下说:“明,你知道吗,今天是你熟睡的第……”

春娥打住了,略带歉意地望了一眼秋芬,说:“对不起,我说得太快了。”

秋芬笑了:“没事的,你这是第一次。”

春娥挤出一丝微笑,继续说:“明,今天是你熟睡的第三百七十一天。你呀,真的不能再睡了,因为你的母亲病了在住院,你的芬要去公司打理,你的宝贝女儿苗苗还等着你带她去郊游。明,你还记得吗?那天是三月十号,星期日,惊蛰节后的第五天,苗苗要你带她去郊外放风筝,听虫子青蛙唱歌。明,你是个好爸爸,把公司重要的应酬都推掉了,和我一起手牵手带着女儿去郊外。一路上,你和苗苗唱着歌,先唱《拔萝卜》,再唱《采蘑菇的小姑娘》。眼看就要到郊外了,这时,一辆摩托车迎面向我和苗苗冲过来。情急之下,明,是你奋力推开了我们娘儿俩。你知道吗,明?你的芬只是擦破了点皮,你的宝贝女儿苗苗倒在我身上,毫发未损,你真是个好丈夫,是个好父亲,我们日日夜夜、分分秒秒都在盼着你早日醒来……”

秋芬听着,不觉双眼湿润了,她抹了下眼睛,去看春娥,春娥的脸上竟然也流淌着两行晶莹的泪水。秋芬想说什么,却说不出,掏出手帕塞到春娥的手里,头一低,走出了房间。

十一点,秋芬再次走进房间,递给春娥一杯温热的糖水,并塞给她一个沉甸甸的红包。

春娥想推辞,可是,那双圆润如玉的手已经将她满是裂口的手握住了:“娥姐……”

春娥告别了秋芬,换了两趟公交车,然后匆匆步行,走进了一片棚户区。

这里就是春娥的家,家里有两个人,一个老爷爷在低矮的厨房里做饭,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女孩,正在伏案做作业,看见她进来,抬头叫她妈。

春娥只是应了声,没有看女孩,顺手从墙边提起一个暖水瓶,一转身进了里屋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5就上64ba.com)

房间里有些昏暗,她随手拉了下开关绳,灯泡亮了,照着房间里简陋无光的陈设,还有木床上躺着的一个一动不动的男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