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牛认个错

宅德军

给牛认个错

这年春天,副县长的儿子周郑,开着路虎车,带着女友去郊外兜风。车子开到一条村路上,见前面走着一大群牛,把整个道路都占满了,周郑只好放慢了速度,跟在牛群后面,走走停停。

走着走着,女友“扑哧”一声笑了:“你开的是牛车吧?”周郑听了,一股无名火升了起来,在漂亮的女友面前,怎么也得找回面子!他挂了个倒档,车子向后倒出一百多米,突然加大马力,向前冲了过去,他猛轰油门,紧按喇叭,声势十分吓人。吓得牧牛人躲到一边,鞭子也掉到地上,那群牛还算识时务,都躲到一边去了。

周郑乐了:“怎么样,老虎不发威,当我是病猫?”说话间,车子眼看就要冲过去了,可是最前面还有一头老牛。这头老牛十分淡定,在道路中间不紧不慢地走着,没拿周郑的车当回事。本来周郑提早打一下方向盘,就可以从它身边绕过去,可是对老牛视而不见的态度,周郑是十二分的生气,一脚油门踩到底,周郑自信,车到跟前,这头牛肯定会躲过去的。

可是这头牛就像和他较劲似的,就是不紧不慢地走。车子都快碰到牛尾巴了,周郑这才意识到这头牛不可能给他让路了。

刹车!已经晚了。前保险杠碰到了牛尾巴,车子算是停住了,却把老牛给撞了。周郑冲女友一笑:“追尾了!”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,就差没把眼泪笑出来。

笑过了,他们才看到牧牛人正拍打着车窗,眼里喷着怒火,示意他们下车。

周郑摇下车窗,看了看牧牛人,收住了笑容:“不就是碰了一下牛尾巴吗,至于要和我拼命?我把它买下来,回家吃肉行不?”

牧牛人被激怒了,他告诉周郑,他已经记下了车号,要是跑了,就算逃逸。周郑不在乎:“什么呀,还逃逸,又不是撞死人了。”

牧牛人坚持要周郑下车,周郑就是不动,想不到牧牛人一拉车门,一跃上了周郑的车,一把拔下车钥匙。下了车,把钥匙环往一头牛的犄角上一挂,一拍牛屁股,牛跑到牛群里去了,周郑认不出是哪头牛身上有钥匙,急出一身汗。

那牧牛人好像还不满足,一个劲要求周郑给牛治病,说牛没治好,车不能动。周郑更急了:“你的牛挡我的道,你没看到吗?”

“看到了,他是头瘸牛,走路不便。”

“可是我已经按喇叭了,它连躲都不躲。”

“那是它聋,它是头聋牛,可你不是瞎子,你看得到它,它是畜生,你不是……”

周郑也不想跟牧牛人多理论,碰上这种胡搅蛮缠的,打发点钱走人吧。周郑掏出钱,可是牧牛人不要,就让周郑给牛治病,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僵在了那里。

见一时脱不了身,周郑指着牧牛人的鼻子问:“你是这个村里的吧,我找个人来管你。”周郑准备给当副县长的老爸打个电话,办这点事,应该没有问题。周郑刚拿出电话,没想到,牧牛人也扯出一只手机来:“我跟你说,这一带,我全是熟人,我随便叫个人来,都比你好使。”

周郑看了看牧牛人,心说你能认得谁?大不了认得村长罢了。周郑见牧牛人打电话,他也到一边打电话去了,可是他打了好一阵子,就是打不通老爸的手机。

争吵声引得好多人过来看热闹。女友拉了拉周郑,说:“咱们按那个老头的意思办吧,给牛治病,能花多少钱?”周郑说:“这不是钱不钱的事,这个老头找人,想给我一个下马威,我倒要看看他找的是谁?”

正说着,牧牛人跳起脚喊:“小子,你看,我找的人来了。”

周郑一看,乐了,那不是自己父亲的车吗?原来给牧牛人撑腰的是自己的老爸,自己没打通电话,倒是牧牛人无意中帮了自己的忙。周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那意思是说:“等一会儿,有你哭的时候。”

周郑看到父亲来了,刚想上前去打招呼,只见父亲向他摆摆手,周郑心里明白了,父亲是以副县长身份来的,要貌似公平。大伙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,这个时候要做好保密工作。

而牧牛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,跑上前去,和周副县长握手:“不好意思,还要劳您大驾亲自跑一趟。”

周副县长客气地说:“我正好就在附近检查工作,抬脚就过来了。”原来,周副县长和牧牛人是很早以前的朋友,但来往不多,怪不得周郑不认得牧牛人。

周副县长听了双方的解释后,没有公开他和周郑的关系,而是问牧牛人:“老郑,你有什么要求,就说出来吧。”

原来牧牛人姓郑,只听他说:“我也没有什么要求,就想让他把牛治好。”周副县长说:“这个不难。”说着,走到了老牛跟前,查看了一下伤口,让人找来兽医,把老牛的伤口包扎好了。

周副县长问:“老郑,可以把钥匙还给他了吧。”老郑说:“你呀,还是当年的样子,我为什么让这孩子给牛治病,第一,我想借着给牛治病,也治治这孩子的牛气;第二,这头牛,不是一般的牛,这是救过人的那头牛,你一定还记得这头牛,这也是我今天找你来的原因。”

周副县长想起了这件事,他和老郑的友谊,就是从这头牛开始的。十多年前,周县长还是周兽医,他在村里给一头老牛动手术时,旁边的孩子淘气,捡起鞭子打牛,激怒了这头老牛,吼叫着向孩子冲了过去,眼看着犄角就要顶在孩子脸上了,人们大声惊呼,这时,另一头小牛却直直地冲了过去,替那个孩子挡住了犄角。孩子得救了,那头小牛却受了重伤。

周副县长握住了老郑的手,说:“想不到这头牛还活着,老郑,说实话吧,这孩子,就是当年得救的那个小孩,也就是我的儿子。这孩子从小就淘气,长大了还这样,你就原谅他吧。”

当年,为了感谢老郑家的小牛,周县长把孩子的名字改成了周郑,现在,周郑已经长大了。老郑想了想说: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只能原谅他了,但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,让他给老牛认个错,这个要求不过分吧。”

周副县长爽快地说:“不过分,不过分。”可是边上的周郑立刻就翻了脸:“什么,让我跟畜生认错?门都没有。”小伙子在女友面前,怎么能低下这个头。任凭周副县长怎么说,周郑就是不听,没法子,周副县长只好过来和老郑商量,求老郑给个面子。

老郑苦笑了一下,说:“你儿子不愿意,那就只好由你来认错了,你向老牛认个错。”周副县长一听,心里也不太高兴,但是嘴上说:“老郑,你看,我有什么错,牛又不是我撞的。”老郑严肃地说:“你把孩子教育成这样,这不是你的错?”

周副县长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老郑,我确实有错,但是大庭广众之下,我怎么认这个错?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妇都在这儿,还有这么多的群众,你太让我下不来台了。”

老郑长叹一声:“唉!你们两个为了面子,都不认错,那就只好由我来认这个错了。”

老郑“扑通”一声,给老牛跪下了:“老牛,对不起了,当年如果不是我在后面给你两鞭子,你也不会冲过去救人,你不救人,也就不会变成了瘸牛、聋牛,车来了你也能躲得开。十多年了,我心里一直很内疚,所以我像对亲人一样对待你。可是今天,我有点后悔了,你能原谅我吗?我的老牛!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2就上64ba.com)

听了老郑的话,在他的身后,周副县长和周郑都低下了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