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狂的核桃

铁马冰河

1。争核桃,惊险刺激

北京北郊有个地方叫葫芦峪,那里长着一棵四五百岁的核桃树,树高近二十米,树冠巨大、枝叶繁茂。它结的核桃,因为纹路很像狮子的鬃毛,故名“狮子头”。

这“狮子头”可大有来头,北京故宫就有这样的清宫旧藏,专门存放在特制的紫檀木盒内。在民间,一些中、老年人常用手指揉弄两个核桃,通过这样的手部运动刺激穴位,对内脏器官都有很好的调节作用。

“狮子头”已是不可多得的珍品,而每隔三十年,也就是所谓的“大年”,葫芦峪的那棵核桃树,就会在最高的枝头产出一对儿“狮子头”中的绝品:这两个核桃,大小、轻重、形状、颜色、纹路极为相似,被称为“菩萨脸狮子头”!

那棵树的主人叫胡文华,已经年逾七旬了,祖祖辈辈都靠侍弄这棵核桃树为生。2010年秋天的一个夜里,他辗转反侧不能入眠,早早起了床,神情复杂地凝望着这棵大树。就在今天,将要发生两件核桃圈里的大事,对他来说可谓是悲喜交集。

“喜”的是今年就是“大年”,“菩萨脸狮子头”要“诞生”了;悲的是胡文华的孙子胡保不争气,从小被惯坏了。前段时间,胡保醉酒滋事,打伤了人,被人狮子大开口讹诈八十万,不得已,胡文华只好把这棵核桃树的经营权转让出去,来为孙子筹钱。

这两件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,这一天不到九点,人们从全国各地而来,胡家的场院上人山人海,就像赶庙会似的。

十点刚过,胡文华出现在大家面前,他向大家宣布:由于多方原因,想将此树的经营权转让出去,为期十年,但是得到经营权的方法十分特别,既不拍卖也不竞标,而是看哪个买家能摘下还结在树上的那对儿“菩萨脸狮子头”,谁摘下来,这一对宝贝儿归胡文华,那树的十年经营权就归他了,作价八十万。

人群中一阵骚动,这事情的确激动人心,要知道,虽然未来十年中不会出现“菩萨脸狮子头”了,但就算是一般的“狮子头”也是抢手货呀,得到了经营权,就相当于得到了一棵摇钱树啊!

当然,想摘下结在枝头的那对儿宝贝也绝不是易事,这种核桃,稍有损伤就不值钱了,想要保全它,既不能用杆子抽打,也不能等它过分成熟后自然坠落,只有爬到树上摘取这一个法子。所以,想得到此树经营权的玩家、商家都事先找好了擅长攀高爬远的人。

这简直像是一场攀爬运动的盛会,许多媒体竞相报道,热闹非凡。

一会儿,比赛开始了,先是“初赛”。那些攀爬者在一株十几米高的大杨树上进行角逐,经过一番紧张、激烈的较量,只有两人晋级,一个是“盘日月”古玩店老板张晨曦雇用的张山,另一个是商人李玉龙雇用的李嗣。

张山、李嗣休息一会儿后,真正的争夺战开始了。两人各展绝技,只五六分钟的工夫,他俩都爬到了树冠部位,距离那对儿宝贝只有二三米的垂直距离了!

两人一开始还是旗鼓相当,可到了这时就看出高下了:因为张山生得矮小瘦弱,可以毫不费劲地在树枝之间来往穿梭、晃来荡去,那枝杈可只有擀面杖粗细呀,而李嗣长得虎背熊腰,他要是继续往上爬,说不定树枝不堪重负,就有掉下来的危险,那可有将近二十米高啊!

李玉龙见李嗣犹豫不前,而张山离那对儿宝贝却是近在咫尺,他急了,冲着树上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,让李嗣无论如何也要得到那对核桃。李嗣听了,只得咬咬牙,硬着头皮往上爬,可终究还是没有张山爬得高。

就在张山的手即将触碰到那对儿宝贝时,李嗣突然抱着树枝拼命地摇晃起来。张山哪里想到李嗣会用这一手,一个重心不稳,险些失足,幸亏他双腿夹住了“菩萨脸狮子头”所在的那枝树杈,可这树杈太细了,张山刚到上面,惊魂未定,耳边就传来了树杈折断的声音:“咔嚓”……

2。剖核桃,明辨优劣

张山随着折断的树枝下落时,其他树枝随之纷纷折断,这样一来,有了阻力,下落的速度也减慢了许多。瞬息之间,他的腰碰到了一根较粗的树枝,就在这一刹那,张山将腰一挺,借了一下力,顺势抓住了树枝,这才化险为夷,而且,结着那对儿宝贝的树杈恰巧也挂在了身边的树枝上,张山便将两枚“菩萨脸狮子头”小心翼翼地采下来,稳稳地下了树。

张山的脚刚一沾地,众人就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。“盘日月”古玩店的老板张晨曦忙走过来,接过那对儿宝贝,交到胡文华的手中,说:“老爷子,我们拿到了!”

胡文华乐呵呵地说:“好,这棵树今后十年里就是你的了!”

话音刚落,只听一声“慢”,李玉龙拦住了两人,并凑上前去,在胡文华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。胡文华听了,冷冷一笑,说:“你想威胁我?”

李玉龙也冷冷地说:“就算是吧!”胡文华一脸的愤怒,说:“笑话!我侍弄了这树近五十年,它的一枝一叶就像是我的手足皮肉一样,你竟然说它遭了虫害,我怎么没有发现?”

“好!胡老头,是你逼我的!”说着,李玉龙转向越听越糊涂的众人,“诸位都知道,核桃的大忌就是在开花时节遭到虫害,一旦如此,核桃瓤中就会有虫卵寄生,等虫卵变为成虫,不断啃食核桃瓤,这核桃玩不了几年就会从中缝处裂开,而老胡家这棵树就在开花时节遭了虫害!”

一语方出,众人哗然……

胡文华问李玉龙: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
李玉龙十分笃定,说:“好,我就剖开几个让你心服口服!”说完,他吩咐李嗣从树的不同位置摘下几个核桃,准备剖开。这时,他又缓和了一下语气,说:“老胡,你就别犟了,把这棵树的经营权交给我,我既然说它遭了虫害,就必然有我的道理,咱们何必非要走到剖核桃这一步呢?”

胡文华一笑,说:“剖吧!见个真伪虚实,也不枉我胡家几百年来的名声。”

“好,那就剖吧!”李玉龙面露凶光,冲手下几个帮手点了点头。

紧接着,随着几声清脆的声音,核桃都被剖开了。众多商家、玩家都带着放大镜等专用工具,他们争着抢着,想看个究竟,可寻觅了半天,也没发现一粒虫卵。李玉龙也有些慌了,他顺手夺过一个放大镜,趴在被剖开的核桃前寻找起来,他脖子伸得长长的,眼睛瞪得大大的,好一会儿过去了,却没发现半点儿虫卵。

这时,胡文华走到李玉龙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李老板,如此看来,谷雨那天夜里,来到这树下‘游览一番、还放飞了数十只蝴蝶的那个人,想必就是你了吧?”

李玉龙一听,打了个哆嗦,脸色大变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原来,这李玉龙果真在今年谷雨时节,也就是这树开花的时候,曾在夜里偷偷地来到树下。他在树的周围放了许多“赤眉金脉蝶”,这是一种较为稀有的南美洲蝴蝶,喜欢在夜间交配,然后将卵产在正开放的花朵中。这种蝴蝶虫卵的成活率极高,生命力极顽强,能在封闭的空间生存很久。李玉龙就是想让它们在核桃树的花中产卵,以此来威胁胡文华,让他交出经营权。只要经营权一到手,至于虫害嘛,他自有办法灭除。

然而,李玉龙却不知道,他这些自以为高妙绝伦的把戏,都被暗中守护这树的胡文华看得真真切切。胡文华只略施小计,李玉龙煞费苦心的“蝴蝶阴谋”就落空了。

这会儿,李玉龙恼羞成怒:“你……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?”

胡文华笑了,他指着核桃树周围散落了一地的白色纸袋,说:“喏,就是这些‘方便面调料包!”

3。毁核桃,奇货可居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2就上64ba.com)

其实,树下的那些“方便面调料包”,众人早就看到了,只是大家以为胡文华在这深山中侍弄核桃树,有时来不及正经吃饭,只好凑合吃些方便面,才会有这么多调料包留在树下,这会有什么名堂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