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字

王东生

求字

求字

求字

大清制币局失火,造币纸被趁乱偷出,闹出一桩惊天大案。但是,再缜密的犯罪,依然会留下痕迹,一旦找到线索,接下去,就是慢慢地抽丝剥茧……

京城有个书法家叫乐游亭,他生于书香门第,一手乐家书法写得炉火纯青。俗话说“家有梧桐必招百鸟”,乐游亭的“尚游斋”堂前,每天来求字的人络绎不绝,对此,乐游亭是来者不拒。

这天,乐游亭突然放出话来,要求字的人自带纸张,他才给写字。原因是但凡喜好字的人,家中必有好纸,好字配好纸,那才更有收藏价值。

这个新奇的做法,似乎更激起人们的好奇心,一时间携纸来求字的人更多了。

这天上午,一个名叫甘双喜的书生捧着纸来求“前程似锦”四字。乐游亭是行家,拿过纸一抖就赞叹一声“好货色!”随手将纸铺在案上,一挥而就。写完,交于研墨的老仆。老仆研墨累了,刚喝了口水还没咽下,也不知怎地,一个喷嚏,一口水全喷在纸上,“前程似锦”四个字被洇得一塌糊涂,可那纸却仍光亮平展。

“就是你了!”突然“啪”乐游亭拍响镇纸,冒出一句,屋后立刻蹿出两个衙役,将这个叫甘双喜的人按倒捆住。“我犯了哪家王法,为什么抓我?”甘双喜挣扎着喊。来求字的人也都被这场景惊呆了。

乐游亭一扫平日儒者风雅,斥道:“你的罪迹,就在这纸上,还不招来?”

“我没犯法,要我招什么?身为儒者你不能设扣陷人呀!”在场的人也交头接耳,那神情就是要乐游亭把这事说清楚。

乐游亭叹了口气,说道:“那我就从头说起吧。”

那是一月前的一个夜里,大清制币局不慎失火,很快被官兵扑灭,可事后一查库存,却发现库里的纸丢了许多!窃贼乘乱偷纸做什么?还用问,是要制作假币呗。皇上得知后大怒,将此列为大清第一要案,责令限期破案,不破,就将制币局管带哈德全家抄斩!

听到这里,甘双喜连连叫冤:“这案子京城里谁都知道,可制币局丢了纸,与我何干?”

“因为你就是那夜的偷儿,这就是你乘乱偷得的贡纸。”乐游亭扯起那张被水洇过的纸,又继续说下去,“眼看破案期限要过,市面上却没见假币出现,难道偷儿放弃了私制假币的打算?原来,那夜制币局丢失的纸有两种,一种是产自南方的‘蔡侯纸,另一种是产自关外的‘高丽纸。由于偷儿不知道大清银票是用哪种纸印制的,所以他们暂时没敢用。正在这时,闻听‘尚游斋要人自带纸张求字的告示,你就上当了,用上好的纸求字,以后比大清银票还要保值升值。你现在带来的纸,就是用来印制大清币的高丽纸!”

甘双喜仍不服,说:“纸上又没有标注,你怎么知道我拿的是高丽纸?再说,那蔡侯纸为什么就不能制大清币?”

乐游亭笑了笑说:“因为这两种纸表面似同,可内质有别。蔡侯纸用的是南方水,造出的纸性温绵软,稍遇水即浸蚀离解。而高丽纸产自寒冷的关外,油性具足,性烈耐寒,加厚的纸页甚至韧如牛皮,只有这样的纸印出的大清银票才不易损毁,经久耐用。”

甘双喜听到这里,顿时叹息一声:“天网恢恢,怨只怨我自作聪明弄巧成拙,我这是自投罗网呀!”

一桩惊天大案破了,一些还没求到字的人忽然担心起来,如今偷儿捉住了,那乐游亭的求字承诺还继续下去吗?过了几天,“尚游斋”堂前又贴出告示,继续“带纸求字”。

没过几天,一个叫钱克千的人来求字,他求“福禄长寿”四个字以报母育之恩。这是个孝子呀!乐游亭二话没说,取过他的纸写了“福禄长寿”,递给研墨老仆。这回老仆没有打喷嚏,而是抬手将案上一碗清水整个泼在纸上,这下,不仅刚写的字糊涂了,整个纸也洇湿,化作了一团纸糊!这时又听一声“拿下!”两个衙役从屋后奔出来将钱克千按住捆绑起来。

钱克千慌乱挣扎:“我家有八十岁老母……这到底怎么回事呀?”那个声音又喝道:“有这蔡侯纸为证,你才是盗取造币纸的偷儿!”

在场的人这一下又都迷糊了,盗取造币纸的贼,不是已经抓住了吗?乐游亭微微一笑,指指老仆,说道:“只因前日那段公案还没有讲完,我看还是让他接着说吧……”

那个研墨的老仆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一个月前的夜里,制币局失火丢了纸,圣上震怒,将此列为大清第一要案,眼见破案限期要过,制币局管带哈德就要被全家抄斩……”

“这个故事我们早就听过了,”这时钱克千最先不耐烦了,叫起来,“偷纸的甘双喜,不是已经被你们捉住了吗?”

“哈哈哈,没有甘双喜前日的飞蛾投火,哪有你今天的登门送绑?”老仆继续讲下去,“正为难时,哈德的墨中至友乐游亭送来一计,就是要人自带纸张来索字,这便有了甘双喜携高丽纸求字被捉一事。而你以为替死鬼被抓住,你就可以放心大胆地造假了。可是你太贪婪了,你不仅用偷得的高丽纸仿印了假币,还不放弃蔡侯纸,拿它来求字,留待日后升值。可你哪里知道,真正印制大清银票的不是高丽纸,正是这蔡侯纸呢。”

“是蔡侯纸……”钱克千怔一下,可还不认账,“可我没有偷!没有……”

老仆将墨砚“啪”地拍响:“真是茅厕的石头,又臭又硬!”回头朝后堂喊道,“搜赃的回来了吗?”

“来了。”一个人手拎包裹应声进来,他虽然穿着衙门皂衣,人们还是认出来了,他正是前几日被擒的甘双喜!刚才甘双喜带衙役去了钱克千家,搜出了用高丽纸印制的假币。

原来,不久前,钱克千潜入大清制币局放火,乘乱偷回贡纸。可印假币毕竟是他头一回干的勾当,所以为弄清大清银票用哪种纸印他是费尽心机,可最后还是被一步步引入圈套。钱克千被押下去了,可有人不理解,问老仆:“大清银票不使用经久耐用的高丽纸,却使用遇水即化的蔡侯纸,这不合情理呀!”

老仆解释道:“天下纸林林总总,当属蔡侯纸声名远扬,墨迹能够力透纸内,细密不退。也正是因为蔡侯纸制出的纸币极易损毁,人们在使用它时才会格外当心,担心损毁了不能再用。也只有内心珍惜了,才是真正的经久耐用呢。”

在场人也听得如醍醐灌顶,这研墨老仆对大清制币如此通悉,他到底是何人?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2就上64ba.com)

这时老仆除去胡髯,亮明身份:他就是大清制币局的管带,哈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