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存折

任黎明

丁老太有一儿一女,都在城里安了家。丁老太在老家种点小菜,悠闲地过乡村生活。丁老太是从旧时代走过来的人,老伴去世得早,她心里有个观念,“手里有钱,心里不慌”。这些年,丁老太偷偷为自己存了五万元养老钱,琢磨着自己过几年万一病了,可以拿出来买点药,用自己的钱,硬气。

年前,儿子丁强打电话让母亲去城里过年。丁老太担心放在谷仓里的存款,就将钱带到了城里。一到城里,丁老太就瞒着儿子,把五万块钱存进了银行。

年后,丁老太拒绝了儿子一家的挽留,死活要回老家。儿媳兰兰帮丁老太收拾行李的时候,发现了那张存折,还有银行给的回执单。兰兰看了看,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,她问:“妈,这是啥?”丁老太嗫嚅了半天,说:“是……是我所有的积蓄……想当养老钱。刚存银行,五年定期。”兰兰的脸色更差了,说:“您怕我们不给您养老?”兰兰的说话声惊动了丁强,他赶紧出来看是怎么回事。兰兰把东西往他手里一塞,进屋去了。见瞒不下去,丁老太只好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。丁强听明白后,没有把存折还给她,转身进了媳妇房间,两个人关上门嘀咕了半天。

丁老太在屋外忐忑不安地坐了半晌,儿子和儿媳终于出来了,跟刚才不同,两个人脸上都堆着笑。兰兰先跟婆婆道了歉,说自己刚才态度不好,然后丁强开口了:“妈,您可真会存钱呀,我和兰兰最近打算买辆车,正差五万块,要不,先借您的用用?反正您也是存的五年定期,就当存我这儿了。”

丁老太一听,心里实在是不舒服,儿子要有紧急情况,她还是乐意给的,可汽车这东西,就是个享受品,非要拿我的养老钱来享受?可儿子都开口了,不能说不借呀!丁老太沉默了半晌,最后还是给儿子说了密码。

回到老家,丁老太跟丢了魂一样。以前把钱存谷仓,满满一大罐子,自己经常去摸摸、看看,可踏实了。现在罐子空荡荡的,存折也没有了,丁老太的心就跟这罐子一样,空落落的。她吃不好,睡不好,整天精神恍惚,没精打采,晚上做梦也老梦见自己卧病在床,没钱买药没钱买米,跟儿女要钱,开不了口,老可怜了。

一个月后,女儿丁梅回老家看望母亲,发现母亲瘦了不少,精神状态也不好,坐在凳子上叹气,好像遇到了心事。丁梅赶紧问母亲怎么了,丁老太经不住女儿缠着问,就把不踏实的缘由告诉了女儿,说:“我们老人都这样,老了就要存点钱,不愿拖累儿女。你三伯,你二姑都有自己的存款。”丁梅笑了,安慰丁老太说:“妈,您不是还有我吗?您放心,我有张卡,是我的私房钱,准备孝敬您老人家的,给您!”丁梅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,说卡上有三万块钱,要用随时可以取。丁老太知道女儿肯定是撒谎了,女儿日子不如儿子好,也不是背着姑爷存私房钱的人。丁老太坚决不要,可丁梅死活把卡塞进她衣兜里,走的时候还说:“妈,您放心,我从今天起,每月给您寄五百块生活费,您该买啥买啥,别不踏实。”

丁梅走后,果然每月定时给丁老太寄来五百块钱。丁强也经常给母亲寄东西,吃的用的一大堆。乡邮局的工作人员连夸丁老太有福气,养了这么孝顺的一对儿女。丁老太脸上笑着,心里却乐不起来,人老了,有口清粥咸菜,有几件换洗衣服足够了,哪需要这么多吃穿?儿子有这钱,还不如存起来,这不是败家吗?丁老太每次收到东西,都给丁强打电话,想让他别寄东西过来,可话就是说不出口。

转眼又过了一年半,丁老太将丁梅寄来的钱都放在茶叶罐里,细细一数,九千了,加上丁老太自己卖点鸡蛋卖点小菜,加起来快一万了,再算上丁梅给的卡,丁老太又有一笔不小数目的存款了,她盘算着再种上一块地,卖点粮食。

女儿丁梅好久没回家了,丁老太很想她,就往女儿家打了个电话。哪知接电话的是外孙,外孙在电话里哭着说:“外婆,妈妈在医院照顾爸爸,爸爸骨折了。”丁老太一听急得不行,女婿住院肯定要花不少钱。丁老太二话不说,揣起所有存款,坐车到了女婿住院的地方,把钱全部还给了女儿。

从医院出来,丁老太在女儿家住了半年,帮忙照顾外孙和女婿,女婿好了,不让她回老家,可丁老太说自己不喜欢城里,也不愿在女儿家吃闲饭。临走,丁梅拉住母亲的手说:“妈,您就踏踏实实地过日子,别觉得手里没钱心里慌,我们一定会养您的。”

回到家,丁老太多种了一些地,多养了一些鸡,乡亲们都说这老太婆真是太不会享福了。秋去冬来,丁老太六十六岁的生日来了,丁梅丁强都回来祝寿。丁梅给母亲封了个大红包,丁强则开着汽车,提着大包小包。丁梅瞥了弟弟一眼,不冷不热地说:“咱妈缺啥你知道不?你自己进屋看看,你以前买的那些吃穿,妈基本都没动过呢!”

丁强被姐姐数落了一顿,疑惑地问丁老太:“妈,寄来的东西您咋不吃呢?您缺啥跟我说呀!”丁老太讪讪地笑着摆手:“我啥也不缺,啥也不缺!”

在姐弟俩的操持下,丁老太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。第二天,丁强要回城了,丁梅见他还是没有还钱给母亲的意思,决定跟他翻脸了。她一把将弟弟从车里拉出来,拽到偏房里,气呼呼地问:“你够了!成家这么多年,还拿咱妈的钱买车,买就买了吧,可你啥时还钱,总该有一句话吧?”

丁强急了,说:“咱妈有吃有喝,以后老了我养,钱给她也是存着,放我这有什么不好?”

丁梅怒气冲冲地说:“眼看咱妈都干不动农活了,却还在种地,你知道为啥?是你让她一点存款也没有,她心里慌!心里有事,她吃得下?看上去是孝,实际上是虐老人的心!”

丁强这才知道母亲的心事,他解释说:“姐,你知道村里的二娃吧,出名的孝子,每月按时给老爹寄钱。当年他老爹突发急病去世,他整理遗物时,发现寄的钱一分都没用。二娃哭得那个伤心,告诉我他太傻了,农村老人怎么舍得花钱呢,跟一分没寄一个样。我想咱妈也是那样,于是才没寄钱,只买了吃穿,我是真的想让她享福。”母亲的存折

丁梅想着母亲一分不少地将钱还给自己,也沉默了。姐弟俩冷静下来,丁梅跟弟弟商量,母亲必须要有自己的存款,儿女还得常回家,东西也必须寄。丁强答应了,说:“我同意,但咱必须让妈妥善保管养老钱。”然后,丁强跟姐姐解释了那五万元钱到底怎么回事。

原来,那天兰兰发现婆婆的存折,还看见几张单子,这哪是存款单,是买保险的单子呀。丁强赶来一看一问,知道母亲被忽悠了,他经常听人说老年人钱被骗的事,所以决定瞒着母亲,也不让她管钱,这才说自己想买车,从母亲手里拿走了那张存折。第二天,丁强拿着存折上银行一查,里面的钱已经被保险公司扣掉了,他打电话让保险公司退,保险公司说已经过了犹豫期,不能退,以后每年还得再交一万,五年后才能全部退还,否则本金都没有了。丁强一直还在为母亲交这个钱呢!

丁梅惊讶得张大了嘴巴,指着门外的车说:“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那这车……”丁强呵呵一笑,说:“车是租的。”

姐弟俩把心里的话都说亮了,决定先借钱把那五万块钱凑出来,然后跟母亲一起去存,帮她设密码,让她管存折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6就上64ba.com)

就在两个人意见达成一致的时候,偏房的门被推开了,丁老太红着眼站在门外,她说:“你们姐弟俩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,别去借钱了,我不存了,你们对我这么好,我踏实了,踏实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