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人一命等

一日,汉宣帝宴请群臣。席间,有位大臣不善饮酒,竟小便失禁。不巧这一幕被一个太监瞧见,他和那位大臣素有嫌隙,于是就大声禀告汉宣帝:“陛下,有人竟敢在宫殿上解手!”汉宣帝怒不可遏,当下就欲以“大不敬”的罪名将那位大臣斩首。闯祸的大臣吓得瑟瑟发抖,谁也不敢替他求情。

“皇上,微臣有异议!”光禄大夫张安世起身说道,“何以证明大臣身上就是尿而不是酒呢?依微臣来看,这正是不小心弄洒了的酒。”一旁的太监反问道:“光禄大夫又何以肯定是酒洒了呢?”张安世不置可否,径直走到那个大臣身边,趴在地上,舔了舔其潮湿的裤腿,众人看得目瞪口呆。好一会儿,张安世才抬起头,笑道:“启禀陛下,看来确是误会,这正是酒啊!”汉宣帝也半天才回过神,思忖片刻,便摆手道:“放人!”

酒宴结束后,那个太监又悄悄对汉宣帝说:“皇上,谁都看得出,那个张安世是偏袒罪臣……”汉宣帝对他摆摆手,说:“休再多言,朕心里明白!”“可皇上您为何还要放人呢?”太监心有不甘地问。汉宣帝呵斥道:“张爱卿如此仗义救人,而朕还要去杀人,岂不让天下人都骂朕不近人情?”太监一听,只好讪讪离去。

后来,有人问张安世:“尝人溺,岂不恶心?”

张安世笑答:“能救人一命,值了!”

(作者:蒋骁飞;推荐者:方兴珍)

县令巧“赔”衣

从前,有个叫赵芥堂的县令,路过一家裁缝店,看到有人吵架,很多人在围观。原来,一个农民不小心把挑着的粪水洒在了裁缝店门前,店主认为这事不吉利,非让农民脱下衣服把粪水擦干净。农民苦苦哀求,店主就是不依不饶。

赵县令见状,走上前大声斥责农民道:“人家让你用衣服把粪水擦干净,你理应听从,不然本官一定要加重罚你!”时值冬日,天气寒冷,农民脱下衣服,露着上身,擦着地上的污秽。围观的人都窃窃私语,怪县令帮着富人欺负穷人。

很快,农民把地擦干净了,店主十分满意。赵县令便问店主:“这个穷苦的农民现在没有衣服穿,冻死了怎么办?”店主答道:“大人说怎么办就怎么办!”于是,赵县令让农民在店内选一件衣服。农民战战兢兢地拿了件布衫,赵县令摇摇头说:“这般单薄之衣怎能御寒?应当换件厚实些的。”农民便把布衫换成了棉衣。

“棉衣不如皮袄暖和呀!”赵县令说着,亲自选了件羊皮袄披在农民身上,点点头说,“这还差不多,你可以走了。”农民赶快挑起粪桶离开了,店主见了只能苦笑,心里却懊悔极了。

遇刻薄之人,有时不妨采取迂回战术,给其应得的教训。

(作者:张军霞;推荐者:郭卫阳)

画一百头骆驼

唐伯虎早年曾以画扇为生,他画技超群,家喻户晓。一天,有人要求唐伯虎在扇面上画出一百头骆驼,画得出的话,愿出三倍价钱购扇;若画不出,就要白拿走三把上等的扇子。

这分明是刁难,可唐伯虎也不恼,提笔就在扇面上画了起来,只见他画了一片沙漠,又画了一座沙丘,扇面就快填满了,也没画出一头骆驼来。来人看了,不免得意:区区方寸之间,怎能画出一百头骆驼来?看来是赢定了。

不料,没过一会儿,唐伯虎把笔一搁,说画完了。那人一看,唐伯虎在山丘的左侧画了一头骆驼的后半身,前半身被沙丘挡住了;在沙丘的右侧,又画了一头骆驼的前半身,后半身藏在沙丘后。

那人说:“明明只有两头骆驼,还有九十八头没画呢!”

唐伯虎说了声“莫急”,又拿起笔,在画旁题了一首诗:“百头骆驼绕山走,九十八头在山后,尾驼露尾不见头,头驼露头出山沟。”来人哑口无言,只得服输。

一座沙丘,藏起了九十八头骆驼,也把不可能变成可能。

(作者:赵元波;推荐者:丁香清幽)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6就上64ba.com)

(本栏插图:陆小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