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硬鼓儿

河西走狼

头鼓

早年间,老北京有个行当,叫打鼓儿,就是拿个小鼓走街串巷收旧货。这行当也分三等,下等收破烂,中等收家伙什儿,上等专收珠宝玉器、古玩字画等值钱的硬货,又叫打硬鼓儿。

张三就是吃这碗饭的,经验足,眼力毒,属于那种人尖儿。可是,前不久,他却被同行给着实玩了一把。这事要从一次敲边鼓说起。

前不久,杠房的人给张三透了个信儿,说德胜门的点心刘家刚给老人办完丧事,为在人前露脸儿,拉下了不少亏空,他估摸着可能要靠卖老物件来填。

张三一听,乐坏了,立马屁颠屁颠地去了德胜门。他听说过点心刘生前好古玩,据说手里有几件拿得出手的硬货。

到了刘家后门附近,张三就敲起了小鼓儿:“收旧货喽,珠宝玉器,古玩字画,好坏都收——”吆喝了几嗓子后,后门果然“吱呀”一声,走出个丫头来,招手把他叫了进去。

来到厢房,张三等了一会儿,进来个五十多岁的女人,把匣儿递了过来。张三打开一瞅,是件青花云龙碗,青花发暗,碗底有条五爪盘龙,是罕见的明宣德青花。

张三看后,那女人主动问:“你看值多少钱啊?”

张三却叹了口气,说:“这碗是个老物件,民窑烧出来的,值不了几个钱啊。”

女人听后,撇嘴说:“你们这号人,鸡蛋里也能挑出骨头来。我也不跟你说废话了,要是看得上,一百块拿走!”

张三“呵呵”一笑,连连摇头:“太太,您这碗顶多值二十块钱,您要不信,拿到琉璃厂去问问。”说完,就立马掏出现洋,放在了桌子上。他知道,这有钱人家,打死也不会去琉璃厂,要是让人瞅见,丢面儿。

女人一听,不乐意了:“一百就一百,甭拿仨瓜俩枣打发我。”

张三只好把现洋又收了起来,说:“要不这么着吧,您呢多找两人瞅瞅,要是有人能出到一百,您赶紧卖了得了。”说完,笑眯眯地告辞了。

一出门,张三心里就乐开了花,他已经想好了法子,叫同行李四和王五来敲两回边鼓,这碗早晚就是自个儿的囊中之物!打硬鼓儿

边鼓

李四下巴那儿长个瘊子,为人猴精猴精。张三找到李四后,把青花云龙碗的事一说,他满口答应跑一趟。

敲边鼓是打鼓儿的行话,一般要敲两回。头一个人叫打头鼓,要是遇上死扣的主儿,就请第二个人上门去,叫敲二鼓,价钱比打头鼓的要低。然后呢,再请第三个人敲三鼓,出价比敲二鼓的更低,以此来杀卖家的心气儿。最后,打头鼓的再出马,买卖十有八九就成了。

第二天,张三就候在了茶馆里,晌午时李四才来。他喝了一碗茶,开口说:“那老娘们竟然张口就要二百块,可把爷给气坏了,一点好儿都没给她说,只给十五块,气得那娘们脸色儿都变绿啦。哈哈!”

张三十分高兴:“就得这么治,那老娘们想扣住葫芦挖籽儿,她还真以为破碗是什么宝贝疙瘩啦!”

李四也“呵呵”一乐,问张三:“你打算找谁去敲三鼓啊?”张三打了个哈哈:“你就甭操这份闲心啦,擎等着拿好处吧。”说完,屁股一抬,来到了王五家,让他去敲三鼓。

第三天,张三就在王五路过的一家小酒馆等。谁知,这一等就等到了天擦黑,王五才总算露了面儿。张三急忙小跑出去,把王五拉了进来,问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?”

王五瞪着个牛眼,数落起张三来:“你让我弄的这叫什么事儿啊?我一大早就到了那家后门,把鼓都敲破了,愣是没人出来。到了后半晌儿,这才出来个老妈子,我花了五个大子儿,才从她嘴里套出了实话,昨儿已经有人把碗给搂走啦!”

张三大吃一惊:“谁搂走了?”

王五嘴一撇:“还能有谁啊?敲二鼓的呗!”

张三一下子傻了眼,难不成被李四挖了墙脚?他对王五道声“辛苦”,就直奔李四家去。一路上,张三想不通,都说李四猴精,再精也不能坏规矩啊,往后还怎么做买卖?这点道理他不应该不懂啊。到李四家门口时,张三改了主意,明儿先去刘家探个底儿,真要是李四抄的后路,不能轻饶了他。

第二天,张三敲响了刘家的后门,那丫头开门见是他,立马说:“碗已经卖了,人家给的比你多!”张三忙问:“卖给谁了?是不是下巴上长瘊子的啊?”丫头却没言语,“咣当”一声关上了门。

花鼓

一准儿是李四吃了独食。张三气懵了,转身就去找李四算账,可转念一想,手里无凭无证的,这账怎么算啊?最后硬生生咽下了这口气,三十年还有个闰腊月呢,到时候好好治一回这老小子,叫他连本带利吐出来!

奇怪的是,第二天,李四见到张三,却主动问起了云龙碗的事。张三叹了一声:“甭提这茬了,那老娘们不卖啦!”李四听后没言语。

下午,王五把张三拉进一家酒馆,落座后就问:“敲二鼓的是不是李四?”张三没吱声儿。

王五把脑袋凑过来:“我估摸着,这老小子肯定赚了不少,心里正美着呢。咱得想个花鼓儿,狠狠地敲他一下,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!”花鼓就是行里算计人的馊点子。

张三问:“怎么个敲法?”

王五贴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子。张三有些犹豫,这样坑人,有些不厚道,但还是经不住王五的再三劝说,点头答应了。

个把月后,张三找到了李四,说:“昨儿,我在夏大人胡同看了一个宣德炉。我看铜器是门外汉,你才是行家,逮空儿去瞅一眼,要是东西没错儿,就搂走。不过你得听好了,卖了算我一份啊。”

李四答应了:“咱哥俩谁跟谁啊,等出了手,就麻溜儿送过来。”说完,就去了夏大人胡同。

李四敲响了卖家的后门,说明了来意。卖家拿出个香炉,他仔细看了一遍后,问卖家打算卖多少。谁知,卖家张口就要三百块,比给张三的价多了一百,并且一个大子儿也不让。

李四“呵呵”一笑:“俗话说,没有一口价的买卖。您这样要价,吓得我都不敢搭手了。我还个价吧,一百六,要是行,我就搂走。”卖家却不松口。

李四见状,不提香炉了,而是和卖家扯起了闲篇儿。聊着聊着,两人热乎起来。李四拿出两块大洋,请卖家的下人到外面要了几个小菜,两人边吃边聊。

酒足饭饱后,卖家终于松了口:“看得出来,你是个实诚人,得,两百块拿走吧!”虽然贵了点,李四还是答应了。付了现洋,他就搂着香炉,直奔琉璃厂。

王五呢,一直躲在不远处。直到跟着李四到了琉璃厂,见他进了尊古斋的门后,这才颠儿颠儿来到了张三家。一进门,嘴巴就咧到了后脑勺儿上:“那老小子上套了,上尊古斋丢人现眼去了。明儿,咱就等着看笑话吧!”打硬鼓儿

息鼓

第二天,李四进了茶馆,却一脸的喜滋滋,把一摞现洋塞进了张三兜里:“那主儿心太黑了,二百大洋一分不少,我只赚了个零头儿,这是你那份儿。”张三一听愣住了,合着那香炉是真的啊!他有些纳闷儿,明明是件赝品,到了李四手里,怎么就成了真货?

张三决定去趟尊古斋,瞅瞅这香炉到底真在哪里,也好长点见识。

尊古斋的掌柜听后,反过来问:“明明是件高仿货,谁说是真的啊?”张三十分惊讶,这李四到底在玩什么花活啊?扭头就来到了他家。

一进门,张三就发现,桌子上放着那个香炉。他问李四香炉怎么还没出手。李四脸一红:“甭提了,我上那卖家的当了!”张三越发纳起闷来:“那你为什么还要给我好处啊?”

李四这才说出了实话:“干咱们这行的,向来都是独来独往,相互不通信儿,就怕吃哑巴亏。您把信儿给了我,我要说东西是假的,您会信吗?所以,我只能是拿好话哄您高兴了,我赔点钱不要紧,要是让同行都生分了,往后的买卖还怎么做?您说,是不是这个理儿啊?”

张三听后连连点头,忙把现洋掏了出来,李四却不收,直到张三急眼了,才勉强收下。张三一脸羞愧,说出了香炉里的猫腻,却被李四打断了:“老哥,我知道这馊点子不是您出的,这事就此打住,以后谁也甭提了!”

张三见李四这样,心里越发觉得对不住他,索性把怀疑他吃独食的事也讲了出来,说完一拱手:“老弟,我对不住你啊!”

李四却连忙摆手:“老哥,既然您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,我也给您透个信儿。上次那青花云龙碗,我在一个藏家手里见着了。这事儿,我不说您也知道是谁干的。这种人,咱玩不过他,总躲得起吧。以后见了,绕着道儿走就是啦!”

张三愣了一下,“嗯”了一声。打那以后,张三就再也没正经搭理过王五。

一年后,张三搂了件乾隆款儿的五彩瓶,卖给了一位藏家。藏家一高兴,拿出了两件压箱子底的硬货显摆。张三发现,其中一件就是青花云龙碗。他忍不住多了句嘴:“这碗您是从谁手里淘来的啊?”

藏家“嘿嘿”一乐:“跟你一样,也是个打鼓儿的。叫什么名字我忘啦,只记得他下巴那儿长个瘊子。”张三听后,半天没有言语。

回家后,张三琢磨了一宿,第二天一大早,就把小鼓儿扔到了房顶上,转身就开了家杂货铺子。李四十分惊讶:“老哥,您怎么突然干上这买卖了啊?”

张三干笑了笑:“我算是琢磨明白了,这人活着啊,还是实在点儿好,不玩花活儿,不斗心眼儿,就是睡觉心里头也踏实,干吗跟钱过不去啊?您说呢?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6就上64ba.com)

李四听后,点头也不是,不点头也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