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丧礼

张文刚

如此丧礼

市统计局贾局长的父亲去世了。按父亲遗嘱,丧事要在老家村里办。贾局长给村里的红白事经理齐叔十万块钱,还把自己的左膀右臂小徐和老左派给了他,说一定要把丧礼办得风风光光。可刚过一天,资金就告急了。

贾局长晓得孝子要眼不见、耳不闻,任凭活人操办,但这也太离谱了,一天花了他十万,宰冤大头呢!他向齐叔问究竟,齐叔义正词严地说:“我给人办了一辈子的事,贪过谁家一包烟了?”

这时,流动饭棚的老板来抱屈:“齐叔,三天让我办八百桌酒席,实在没可能啊!”贾局长急了:“八百桌,你们打算让全国都来吃啊?”齐叔也懵了:“八百桌?明明说了四十桌,不信你看我开的清单。”贾局长看着清单上各项花销写得明明白白,没有一项特殊。齐叔手下的“执事”拍胸脯保证都是按单子办的,不会错,并当场掏出了单子。齐叔一扫单子就皱了眉头:“咋和我这张底子不一样呢?谁给你的?”“执事”说:“市里的领导给的。”齐叔说:“我是另誊了一张清单给了市里那两位同志过过目,把把关。”

小徐,老左也赶来了,贾局长质问道:“四十桌酒席,怎么愣给整成了八百桌?”小徐嘟囔着:“咱也不懂村里的事,老左平时要我见到数字一律翻番……”贾局长暴跳如雷:“翻番是八十,你数学咋学的?”老左说:“我又在后面加了个零,您以前都这么要求的。”

这时,有人来通报,骨灰盒二十个,花圈六百个,孝帽四千顶……全部置办齐全。齐叔一脸苦笑说:“反正也放不坏,留着以后用。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2就上64ba.com)

贾局长当时就背过气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