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空见惯与理所当然

  宅家的某一天,天色近晚,他问:晚饭我试着做做咖喱烤翅、冬笋肉片可好?我从书页中抬起头,笑答,好极了,难得有兴趣学做菜。他又说,是一位当饭店厨师的友人教的做法,这些菜可是他们店里最受好评的家常菜。我心头一动,狡黠地问他,在饭店吃的菜,同家没关系啊,还能叫家常菜吗?他被我逗乐了,这不是司空见惯吗?
  
  可是,除了法规、道德所明确的之外,这些“司空见惯”,还有那些“理所当然”,就会有一些令人说不清的感觉。比如,熟人之间见了面,大多会说一句“下次约茶”或“有空一起吃饭”,其实双方可能都没有当回事儿。又比如,电话快过邮件、微信功能多过短信,所以用到书信的场合已经不多,有时候连情侣之间的交流用几个表情符就可以完成。再比如,买一盆“永生花”而不是一束鲜花,不仅花期可保持长久,还可以免去浇水、修枝、移瓶。
  
  然而,不会履行的约定还能叫约定吗?除了书信,还有什么交流方式能够让人最大限度地体会到从等待、猜想到紧张、释然,再到欣喜、珍重的心理过程?
  
  至于花朵,清早我就给房内一瓶雏菊和一瓶玫瑰换上清水,它们依然娉婷。当然,花开有时,静待亦有时。花瓣掉落了,花香留枝头。正是这种自然,让我觉得珍重。不在于花朵们本身有多艳丽、开得有多充分、保持得有多持久,而在于只要被认真对待,它们会给予一种生机。植物的生机,是一种能量,在对待它们的过程之中,人交付出时间、精力,收获变化、平静。曾经,我买过一把银柳。当时,花店老板说,将它插在瓷瓶里,省心得很,不用换水、修枝、也不用挪动,就可放置一年多。就为了“省心”二字,我买下了它。但很快,由于我的不留意和它的太省心,那把银柳被“遗忘”在房间的一角,悄悄地褪着色,直到又是添置年花的时节。我这才发现,如果不去认真对待和观赏,花事的本身就缺少了很多^程感,也没了趣味,当然也就无法体会生机。自此,不止于花事,我不再图什么好打理、不必管了。
  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,阅读意林、故事汇、青年文摘等就上在线阅读空间64ba.com)
  也许你会说,对“司空见惯”或“理所当然”不必吹毛求疵,也不能都用“对”或“不对”、“好”或“不好”来评判。我同意,但我还是希望,能于日常中寻找非常,同时,也能于非常中接受日常。就像家常菜本质上在意的并不是菜,也不是家人的手艺有多好,而是“家常”的背后,有着珍重和关爱。还有就是这个特别的农历新年以来,大多时候都宅在家里,坚持着自己日常的那些爱好,为的是有一天能够夸自己一句“那段时间,你没有虚掷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