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必须跟我走

周月霞

这是最末一班车了,我注视着车门,一个女孩气喘吁吁地跑上来,坐到我身边。正好满座。司机发动车子,满意地吆喝了一句:“走嘞!”

话音刚落,一个戴红色旅游帽、身材高挑而瘦削的女售票员利落地跳上车。她的脸上挂着矜持而优雅的微笑,她的出现,骤然使我回想起当年我做客车售票员的时光。

你必须跟我走

身边的女孩把票钱递给售票员,脆生生地说:“阿姨,我去邢家屯,得在三里桥下车,您别忘了到站让司机师傅停车!”“哦,三里桥——”女售票员应了一声,紧跟着又问,“这个时间没有去邢家屯的班车了,你怎么回家呀,步行?”

“那个路口有很多顺风车的,总有好心人让我搭……”女孩忽闪着大眼睛,不无得意地说。女售票员欲言又止,认真地看了女孩一眼,叹口气,摇摇头。

我分明看到她扭过脸的瞬间,神情异常,我的心陡然生出好奇来。也就在这时,女孩掏出手机,表情温柔而生动,跟男友打起电话来。

一路上,大巴车陆续丢下一个个旅人。女孩不时向窗外眺望,三里桥快到了,女孩低头开始整理身边的几个手提袋。

那桥越来越近,桥那头的路两旁是一人多高的夏玉米,一眼望不到边,桥栏边却停着一辆黑色轿车。女孩看到那车,偷偷笑了笑,心中暗暗作喜:那或许是一辆顺风车。

这时候,女售票员突然转过头看了女孩一眼,似乎想说什么,却又忍住。已经看见三里桥的红白栏杆了,她下意识地扯下帽子,赫然露出满头白发,随即来到司机身后,凑近他耳边,低声说着什么。司机诧异地看看她,回头看了女孩一眼,又顺着女售票员的手指看着窗外,若有所思,使劲点点头。

三里桥“嗖”的一下被汽车甩到身后,女孩“噌”地站起来,喊道:“停车,我在三里桥下!”女售票员头也不回,好像没听见。“哎,过站啦,我要下车!”女孩急了,大声叫起来。乘客们也帮着喊:“怎么到站不给人家停车啊?听见没,啥工作态度……”女孩从颠簸的车尾一路摇晃,几步冲到女售票员面前,嚷道:“停车,我要下车!”

女售票员伸出双手扶住女孩,她望着女孩,轻声说:“孩子,你别急,你自己下车,我……不放心,天都黑了……”

“关你啥事啊,我在哪儿下车是我的自由,我家人都在等我。停车,停车!”女孩咆哮起来。

“不行,今天,你必须跟我走!”女售票员脸一沉,声音提高了好几度,这也让骚动的车厢安静下来,她长舒一口气,柔声央求女孩,“孩子,我不要你车钱。阿姨真的是为了你好,我送你去邢家屯!”

车厢里有旅客恍然大悟,附和着说:“是啊,闺女,晚到一时半会儿没事的,人家是好心,你就别生气了!”女孩也渐渐理解,不再执拗,悄悄退回到座位上,开始打电话。女孩下车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了,她的男友早就在村口等候。

女售票员靠在车门上,望着女孩远去的背影发呆。司机一边倒车,一边问:“这是今年第几个了?”

“记不清了,不好意思,又害你多走了十来里路。可我控制不住,真的太像我女儿了,我的青青,十年了,妈啥时才能找到你啊……”女售票员有些语无伦次,她颤抖着双肩,满头和年龄不相符的白发不住地晃动着,泣不成声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6就上64ba.com)

我也哭了,却没有勇气说出哭的原因:十年前,我还在当售票员,曾有个女孩在夜幕降临时独自走出我的车门,后来就失踪了。我一直自责,当时为何不坚决地对她说:“孩子,你必须跟我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