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白头翁

徐树建

两个白头翁

村里有个老头叫牛老犟,人如其名,脾气非常耿直倔强。最近,他的儿子牛小犟想承包一片鱼塘,可是手头资金不足,急得团团转。牛老犟看在眼里,把手一背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:“转什么转?我跟温老蔫借去。”

温老蔫是谁?他是牛老犟从小玩到大的伙伴,两人成天在一块儿喝酒下棋聊天,现在借点钱还不是手到擒来?

不一会儿,牛老犟回来了。牛小犟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爹的脸色,问道:“没借到?”

牛老犟从怀里掏出一叠钞票:“这不是?”牛小犟乐坏了:“到底是一对白头翁,不服不行!”

不料,牛老犟叮嘱道:“温老蔫说了,过年时他儿子温小蔫要结婚,就指着这钱办喜事呢,到时候你可一定要还他。”

牛小犟拍了拍胸脯,说:“你儿子是那种借钱不还的人吗?”

谁知人算不如天算,眼看快过年了,牛小犟的鱼塘不知怎的突然出事了,里面的鱼竟死了一大半!这下牛小犟不仅没赚到钱,还把本钱亏了个精光,甭说还钱了,连自家过年都成了问题。

见久不还钱,温小蔫便一趟趟地上门来要,吓得牛小犟躲了起来。一连几次没遇着牛小犟,温小蔫脾气再好,也禁不住火冒三丈地对牛老犟说:“牛叔,亏我爸把你当成老哥们,他还不让我来要钱哩,哼,他真是看错人了!”

这句话深深刺痛了牛老犟,他的脸顿时变得煞白,跳起来二话不说就往外跑,一口气跑到邻村,他隐约听说儿子躲在邻村的朋友家。说来也巧,牛老犟刚好在邻村迎面撞上了儿子牛小犟,牛小犟一见他爸的样子,刚要躲,早被牛老犟一把揪住,质问道:“人家那钱可是结婚用的,你到底还不还?”

牛小犟一听都要哭了,说:“爸,温小蔫逼我,你也逼我,你是不是想我过年跳河啊?”

牛老犟的犟脾气上来了,他逼问道: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!你手上还有金戒指,你媳妇脖子上还挂着金项链,你狐朋狗友那么多,还不能借一些?现在我也不多说,就问你一句话,你到底还不还?”

牛小犟也有一股犟脾气,他脖子一梗,说:“过了年关再说……”

话音刚落,只听“扑通”一声,牛小犟回过头一看,吓得他魂都没了,牛老犟竟一跃而起跳下了桥,河面上薄薄的冰层给砸得粉碎,那水一下子淹到了腰部。

两个白头翁

在冰冷刺骨的河里,牛老犟咬紧牙关吼道:“你是我儿子,我不能逼你跳河,那就只有我跳了!我丢不起这张老脸啊!”

牛小犟吓坏了,他扒着桥栏杆杀猪似的大叫起来:“爸、爸,我还、我还还不行吗?甭说戒指项链了,就是扒层皮也还,爸,你快上来啊!”就这样,牛小犟贱价卖掉了家里所有的金饰,又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,终于还上了温小蔫的钱。

可接下来不久,大伙听说温老蔫父子俩为此狠狠地吵了一架,原因是温老蔫听说了牛老犟大冬天跳河的事,他骂儿子温小蔫不该逼债。

这件事虽说过去了,可在老哥俩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。牛老犟一辈子要强没欠过人,现在竟一拖再拖老朋友的钱,最后虽说还了,但总觉得心里有愧;而温老蔫更是羞愧不已,因为是自己儿子逼得牛老犟跳河的。就这样,两人便渐渐疏远起来,甚至打老远见到了也低头绕路走。

一晃开春了,牛小犟打算重整旗鼓,重新开始养鱼,可问题是:买鱼苗饲料的钱打哪来?上次借钱不还的事早就传开了,现在再想借钱,难上加难。

这天,父子俩借钱回来时天已黑了,不用说又白跑了一趟,两人正没精打采地走着,牛小犟忽然惊叫起来:“爸,有个包!”

牛老犟一看,前面地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包。牛小犟急忙跑过去打开包一看,里面竟然有厚厚的两沓钱,整整两万块!牛小犟紧张得气都不敢喘了,他抬头担心地看了看父亲,他是知道父亲的脾气的,父亲肯定会叫他把这钱交给警察的。

果然不出所料,牛老犟一点也不激动,他在路旁一块大石头上坐下,掏出烟点上,淡淡地说:“人家丢了钱肯定会找来的,咱就坐着等。”

牛小犟只好陪着父亲等失主,心里却火急火燎的,想说这钱是捡到的,又不是偷的,我正好急需用钱……可他又不敢说出来。

等了好久,夜都深了,牛老犟终于踩灭烟头站了起来,说道:“回家!说起来这钱倒也来得及时,就先花了呗,等有钱了再还也不迟。” 牛小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于是,牛小犟就用这钱买了很多鱼苗和饲料。这回,总算没出什么纰漏,鱼塘里的鱼长势喜人,让牛小犟大赚了一笔。这天,牛小犟刚神气活现地回到家,牛老犟就开口了:“儿子,把钱还我。”牛小犟愣了一下,问:“什么钱?”

牛老犟严肃地说:“装什么糊涂?就是之前那个晚上捡到的钱啊,快拿来!”

牛小犟不乐意了:“那是捡到的,又不是我借的,还给谁去?”

牛老犟瞪起了眼睛,叫道:“世上有这样的好事吗?你给不给?不给,我再去跳河……”

见父亲又使出了杀手锏,牛小犟气急败坏地嚷嚷道:“我给还不行吗?可你知道是谁的吗?”说着,老大不情愿地掏出了两万块钱。

牛老犟拿过钱,小心翼翼地装到之前的那个包里面,然后把手一挥,说了句:“跟我走!”于是,父子俩一前一后出了门。不一会儿,牛老犟在一户人家的院墙外停下了,牛小犟低声惊呼道:“爸,你怎么知道钱是他家掉的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只见牛老犟奋力一扬手,那包钱一下子飞进了院内,“嗵”的一声分外响亮,几乎就在同时,院门开了,是温老蔫父子俩。

温小蔫惊讶地叫起来:“干什么?把什么东西扔进我家了?要不是我们正好出门,还发现不了呢。牛小犟,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,可也不至于往我们家扔脏东西吧?”

牛小犟还没回答,温老蔫就对着他的儿子骂开了:“瞎说什么呢?你老犟叔是那种人吗?那是钱!”

牛小犟一听,惊讶地叫了起来:“奇怪,老蔫叔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那边,温小蔫已经打开包裹,随即也惊叫起来:“真的是钱!”

很快,大家都进了屋。温老蔫开口问道:“死老犟,你是怎么猜到那钱是我掉的?”

牛老犟撇撇嘴说:“什么掉不掉的,分明就是你故意放在那里的,你见我们爷俩到处借不到钱,便早早候着我们,远远瞅着我们来了,才故意演这么一出的,看我们捡到钱了,才悄悄走掉的是不是?”

温老蔫摸了摸脑袋,想笑。牛老犟继续说道:“温老蔫,你蔫了一辈子,这么点小花样还能瞒得了我?那包我一看就知道是你的,再说要是别人丢了钱,能不哭不闹也不报警吗?最奇怪的是我们爷俩等了那么长时间,竟没有人过来找,我再傻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。哼,这事只有你这种蔫不拉叽的人才做得出来。”

温老蔫这才咧开嘴,嘿嘿笑了起来。这一幕看得两个年轻人目瞪口呆。牛小犟抓抓头皮想了又想,说:“我说老蔫叔,您既然想借钱给我们,为什么不明着借?”

温老蔫一指牛老犟,说:“明着借,这老犟牛能抹得下脸?”

四个人一起大笑起来,笑声中牛小犟说:“两个白头翁,我们真是服了你们了!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5就上64ba.com)

温小蔫拉了拉牛小犟,说:“小犟,将来我们也做这样的白头翁,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