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速之“信”

刑东

不速之“信”

汪奔年纪轻轻,就当上了科长。这天,他正和妻子陶敏吃饭,突然门铃响了。汪奔把门打开,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硬闯了进来。汪奔有些生气地问道:“你是谁?我不认识你,你上我家来干什么?”

年轻人嬉皮笑脸地哼了一声:“汪科长,你不认识我?那你认识黄志愚老师吗?我是他儿子黄杨,我爸让我给你送一封信。”

一听“黄志愚”这三个字,汪奔脸上的肉微微颤了一下,他挥挥手,让陶敏回卧室,自己陪着年轻人坐到了沙发上。年轻人也不客气,从兜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,拍在桌子上,努努嘴说:“你看看吧。”

汪奔的脸色一下子变了。九年前,汪奔考上了大学,因为家里困难上不起大学,一个叫黄志愚的老教师资助了他一万块钱。当时,汪奔曾经亲笔给黄志愚写了一张保证书,保证在大学毕业三年之内把钱还给对方。汪奔大学毕业后,考上了公务员,再后来,他又张罗着买房、结婚,手里的钱一直紧巴巴的,就把这件事放下了,没想到现在黄老师的儿子找上门来了,不用说,人家是来要账了。

汪奔从信封里掏出信纸,只见上面写着:

小汪:我犹豫了好久,才决定给你写信。不知你是否还记得,当年你考上大学的时候,你曾经给我写过一张保证书,说要在大学毕业三年内把钱还给我。现在,五年已经过去了,你写的那张保证书,还算数吗?我这里还有一些孩子需要资助,如果你手头不紧的话,就把钱寄回来吧。”落款是黄志愚。

汪奔摩挲着满是折痕的信纸,脸红了,他小心翼翼地问:“黄老师他……他老人家怎么样了?”

黄杨哼了一声,说:“不怎么样!我爸身体一直不好,那次给你的一万块钱,是我们攒着给他治病的,结果他脑袋一热就给了你,自己的病也不治了。昨天他在家突然晕倒了,送到医院一查,大夫说是脑出血,很危险的,我这才来找你要这笔账。”

汪奔连连点头道:“是、是我不对!不过黄杨兄弟,你能不能稍微等我两天,毕竟一万块也不是个小数……”

黄杨把眉毛一挑:“一万块?汪大科长,你自己摸着良心想想:九年前的一万块,现在能值几万?我爸就是放在银行里,也该翻番了吧?一句话,两万块!你要么马上给我钱,要么就等着我把这信发到网上去,让大家都来看看,你这汪大科长是怎么说话不算数的。”

汪奔一下子愣住了,他没想到黄杨居然还会找他要利息。这时,陶敏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她拿起那封信看了看,对汪奔说:“老公,黄老师资助你完成学业的事儿,你怎么不早说呢?”

汪奔的脸微微发红,他小声说:“老婆,这件事我一直记在心里呢,不过毕业以后,咱家事也不少,我本想等几年再还……”

陶敏脸色一沉:“老公,咱家是不富裕,可这钱是给黄老师治病救命的,别说两万,就是十万八万,咱也得拿!黄杨兄弟,你稍等,我马上去取钱,然后咱们一起去看黄老师。”

不速之“信”

汪奔赶紧把陶敏拉到一边,小声说:“老婆,你别激动,黄老师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好,你听说过捐钱给人又要回去的吗?再说了,你上哪儿去取两万块?咱俩卡里加起来也就一万多, 这个月的房贷还没还呢!”

陶敏咬了咬嘴唇说:“你啊,人家一开始并没说要要回去,是你给人家写过保证书,说要还给人家的,现在说话不算数的是你!这钱咱得还,我一会儿给我爸妈打个电话,先从他们那里拿点。人家黄老师对你有恩,咱不能忘恩负义!”

汪奔哼了一声:“有恩?这不派人找我要钱来了。人家这叫放长线钓大鱼,我没当科长之前,他要两万块,我可能不给,现在我当了科长,讹钱也就有借口了!”

陶敏一下捂住汪奔的嘴,她朝黄杨笑了笑,说:“我先去了啊!”

黄杨笑眯眯地站起来说:“嫂子,麻烦你快点儿,我爸他……他等着钱救命呢!”

陶敏点了点头,说:“你就放心吧。对了,黄老师住在哪家医院?咱们市有名的脑科医生,我还真认识几个,要不要让他们给黄老师会诊一下?”

黄杨脸色一变,连连摆手道:“不用!嫂子,我爸……我爸昨天已经从市医院转到北京治疗了,医生说了,只要钱到位,很快就可以治好的!”

陶敏怔了一下,对汪奔说:“你好好陪黄兄弟说会儿话,我很快就回来!”说完就走了。

汪奔和黄杨面对面尴尬地坐着,汪奔想跟黄杨说几句话,可黄杨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。

过了好一会儿,陶敏也没回来。黄杨着急了,他一会儿坐下,一会儿站起来溜达几步。汪奔赶紧安慰道:“你别急,可能银行排队的人多,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两个人正说着,门铃响了,黄杨一个箭步蹿过去,把门拉开一看,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他脸上的喜悦顿时没有了,把身子一扭,冲汪奔说:“找你的。”

也就在黄杨扭身的那一刹那,那个年轻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抓住了黄杨的两只手腕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一副锃亮的手铐就铐在了黄杨的手上。年轻人又伸手朝黄杨的兜里摸了摸,摸出来一把匕首。

汪奔惊呆了,年轻人指着黄杨说:“都到这地步了,还不说实话?信是不是你偷的?”

这时,陶敏从外面走了进来,她告诉汪奔,这个年轻人是社区的民警,刚才她出门后并没有去银行,而是去报警了。报警的原因很简单,陶敏自己就是市医院的脑科医生,这两天,自己科里根本就没有收治过一个叫黄志愚的人,就算是黄杨说错了医院名字,那也不对,严重的脑出血是最忌讳搬弄患者的,任何医院都不会冒着危险给病人转院的。还有,黄老师在信封上只写了汪奔家的地址,却没有留他自己的地址,可见他并不是真的想找汪奔要账。所以只有一个可能,这个“黄杨”在说假话!

假黄杨听了,大叫起来:“不错,我说的是假话,我就住在黄老头家旁边,这黄老头宁愿资助你,也不肯帮我一星半点。我连上网打游戏的钱都没有,去求过他几次,可他一个子儿也不肯给我。前几天,黄老头生病住院了,我就撬开了他家的门,谁知啥也没找到,就在角落里发现了这封揉成一团的信。你欠钱不还,他有账不要,我这才想到冒充他儿子……”

警察拿起桌上的信看了看,对汪奔说:“汪科长,如果这封信上写的是真事,那就是你的不对了!你给人家写了保证书,又不还钱,多让人家心寒啊!咱不能在小偷面前直不起腰来,你说对不?”

说完,警察又转过身,冲着假黄杨说:“你也别嚣张,本来你只偷了一封没寄出来的信,一点儿案值也没有,只是拘留几天的罪过,可你却拿着信来讹钱,两万块,这下可够你喝一壶的了!”说完,他押着假黄杨走了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5就上64ba.com)

汪奔拔腿朝门外追去,边跑边喊:“警察同志,我跟您一起去,我要亲自跟黄老师道歉,还上这笔早该还的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