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无一失的谋杀

作品改编自日本推理作家鲇川哲也的同名小说。万无一失的谋杀

制造车祸

周吉最近很郁闷,因为他发现妻子真弓出轨了,出轨对象还是曾经的邻居画家和佐。周吉与和佐交情不错,不过一年前和佐搬去了邻市,就渐渐断了来往。周吉没想到再联系上,竟是因为妻子的婚外情。

周吉跟踪了妻子很多次,发现他们常去一家小旅社,周吉恨恨地想: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。

周吉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,一生气就会红脸,常常对真弓和女佣惠子大吼大叫。不过现在,周吉开始伪装了,他装作对妻子的出轨毫不知情,表面上和从前一样大大咧咧,暗地里却悄悄计划着报仇。

实际上,周吉的报仇计划已经大致形成了:他打算先制造车祸的假象,杀死和佐,让真弓彻底绝望,之后再告诉她一切都是自己亲手策划的。等真弓知道真相,一定非常惊讶和伤心,到时候再杀死她。周吉相信,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。

关于杀死和佐的方法,周吉自己觉得高明至极。他通过跟踪发现,和佐经常去一家酒吧。于是,周吉隔三差五地也去酒吧消遣,很快成了那里的熟客。

这天,周吉终于在酒吧里看到了和佐。周吉觉得心脏突然有被勒紧的感觉,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没有去跟和佐打招呼,而是走出了酒吧。大冬天的,他跑了七家西點面包店去买冰激凌,不过只留下了干冰,其余部分都扔了,然后他用早就预备好的钳子将干冰打碎,装入大衣的四个口袋里。这些干冰将成为他杀死和佐最好的凶器。做完这些后,周吉回到酒吧,假装刚发现和佐,走过去说:“这不是和佐先生吗?真难得!”

“啊,是周吉先生,真是好久不见了,尊夫人还好吧?”

即使和佐提到了自己的妻子,周吉仍然装作心情愉悦的样子,跟和佐热切交谈着。和佐见状也放下戒心,他确信周吉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。聊了一会儿后,周吉准备回家,他看看表,担忧地说:“太晚啦,估计叫不到出租车了。”

这时,和佐站起来,说:“没事,我送你去车站,正好顺路。”

接着,两人来到停车场,上了和佐的车。周吉坐在后面,假装喝醉了,倒在座位上,他趁机把干冰放到车后座的坐垫下。周吉试验过几次,已经算好从干冰升华,到使车内充满二氧化碳,整个过程大约要两个小时。周吉在中途下车,不会受到影响,可和佐就不同了,他不是窒息死亡,就是会因为意识模糊而撞车。即使救护车立刻赶到,也不会发现无色无味的二氧化碳。

到了车站,周吉下车了,而和佐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家。也许,他永远到不了家了。

决定摊牌

第二天,周吉醒来时已经过了中午,他洗好脸来到餐厅,只见真弓在冬日里还戴着一副深绿色的太阳镜,默默地看着电视。

“早呀!”周吉像往常一样神采奕奕地打招呼。

“早。”真弓的声音带着鼻音,显然是哭过,太阳镜恐怕是用来掩饰哭肿的眼睛的。周吉知道计划成功了,不然妻子为什么要哭?

“有什么有趣的新闻吗?”周吉依旧用平常的口吻问道。

“没有有趣的新闻,倒是有个坏消息,和佐先生,就是那个以前住在隔壁的画家,死了。好像是酒后驾车,和一辆货车撞在一起了……”真弓说不下去了。

“太可惜了!”周吉扫了妻子一眼,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

杀死和佐的第一个目的达到了。为了避免被怀疑,周吉又去了几次那家酒吧。

和佐死后将近一个月,真弓的悲伤一点儿都没减少。接下来,周吉决定执行第二个计划。

这天,真弓在整理家务,周吉在沙发上看书。突然,他指着墙上的匾额说:“玻璃上有只小虫,你清理一下吧!”

真弓用食指摸了摸玻璃表面,又凑近去看,并没有发现小虫,就说:“你看花眼了,上面什么也没有。”说完,她就去院子里了。

周吉假装继续看书,内心却忍不住在笑。

到了晚上,等真弓去洗澡,周吉让女佣惠子泡杯茶,等茶泡好,他对惠子说:“没有你的事了,去睡觉吧。哦!顺便把匾额扶正一下吧,我觉得有点偏右了。”惠子按照吩咐把匾额扶正后,便回屋睡觉了。

第二天,周吉睡到十一点才起床,他见真弓在客厅看杂志,说:“昨晚我想起了一件事,今天让惠子替我到证券公司跑一趟吧。”真弓从没拒绝过周吉的要求,周吉也是看准了这点才这样说的。

惠子离开家后,周吉决定和真弓摊牌。他把拍到的真弓跟和佐约会的照片放到桌子上,只见真弓的脸色变得惨白无比,缓缓说道:“你已经知道了……”

“我跟踪你们三个月,才拍到这些照片。敢抢我的妻子,我一定要报复,否则绝不甘心!”

“那么和佐先生是……”

“当然是我杀的,警察也没察觉我发明的方法,只当作车祸处理了。”看到妻子的表情,周吉感到了复仇的快感,“太滑稽了,你听说和佐死了,心里在痛哭,可表面上还要装出泰然自若的样子……”说到这里,周吉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“太残忍了……”

周吉瞪了妻子一眼,然后又拖又拉,把她带到屋后的温室里,得意地向她讲述了自己是如何利用干冰远距离杀人的。

告知计划

“现在,终于轮到你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该杀你了,就是因为要杀你,我才告诉你这一切的。”

真弓惊得张大了嘴巴。

接着,周吉说出了自己的杀人计划:他先杀死真弓,等惠子从证券公司回来,他会装作不经意地指着客厅里的匾额说上面有灰,让她立刻清理。这样一来,玻璃上就只有惠子的指纹了。接着,他再假借真弓的名义放惠子一天假,让她出去。当然,周吉自己事先也约了朋友去兜风,等惠子出了门,他也会去赴约,和朋友们待在一起一整天,由此就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。而到了下午,周吉会赶在惠子之前回来,把家里弄得像遭了贼一样。这时候,真弓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。警方会以为,真弓是和入室的小偷发生了争斗,被杀死的。

昨天周吉让真弓察看匾额上是不是有小虫,目的就是为了让真弓的指纹沾在玻璃上。而当天晚上,周吉趁真弓洗澡时故意说匾额不正,让惠子将它扶正,目的则是让惠子的指纹也留在真弓留下指纹的那面玻璃上。不过当天,周吉就已经把沾上真弓和惠子指纹的玻璃偷偷翻转过去了。所以这天惠子回来以后,周吉让她擦的玻璃已经是翻转后的了,真弓的指纹已经留在背面,不会被破坏。在报案之前,周吉再把玻璃翻转过来,等警察赶来时,玻璃上就还留着真弓的指纹。这就表示,在周吉和惠子出去后,真弓还活着。

周吉说完这些,真弓半天没出声。突然,她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,说:“看来我是活不成了,不过你也别得意,你的计划里有一个致命的漏洞,但我不打算告诉你。”

“所以,你是希望我不要杀你吗?那是办不到的。”说着,周吉抓起绳子扑向了真弓……

致命漏洞

杀死真弓后,周吉按照计划,和朋友在外面玩了一整天,傍晚時才回到家中。报案前,他把房间布置成偷窃未遂转而杀人的样子,任何人看到都不会起疑。

很快,警方工作人员相继赶到。屋里的气氛立刻变得紧张起来,周吉则以更紧张的神情接受警方的询问。

惠子在一片忙乱中赶回来,她先是惊恐地呆立在屋里,接着号啕大哭起来。

毫无疑问,温室成了杀人的第一现场。周吉一面接受警方的询问,一面期待他们赶快发现真弓的指纹。到那时,他的不在场证明就会是铁一般的事实了。

这时,一位技术员从房中走出来,周吉心里正高兴着,却听技术员对警官说:“发现了很奇怪的指纹,不知道是不是凶手的……”

周吉愣了一下,技术员的这句话使他感到不解。

“是四只男人的指头,可能右手的中指是用纱布包着的。”技术员继续说道。

“那是玻璃店老板的指纹。”惠子突然开口了,“早上我打扫房间时,不小心打破了匾额的玻璃,这种事如果被先生知道了,准会挨骂。当时先生还在睡觉,所以太太偷偷叫人来换掉了玻璃,还说我不必赔。太太真的非常温柔体贴。来换玻璃的人中指化了脓,用绷带包着,所以那应该不是小偷的指纹。”说着,惠子又哭了起来。

周吉惊讶极了,直瞪着惠子。

警方立刻派人去玻璃店核实情况,惠子还在结结巴巴地为打破玻璃的事道歉,周吉却是听而不闻。他在想:有真弓指纹的玻璃在我还没起床时就被打破了,那么,我之前悄悄翻过来的那一面玻璃上根本不会有真弓的指纹。这么一来,我的不在场证明也就不能成立了……

周吉感到头晕目眩,跌坐在沙发上。这时候,他才完全了解了真弓死前莫名其妙笑起来的原因。

(翻译:黄建敏;改编:李永来)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8就上64ba.com)

(发稿编辑:曹晴雯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