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好人

秋绵

一路好人

一个七岁大的孩子,独自赶了两千多公里路,找到了在上海打工的父母。这个近乎天方夜谭的故事,让我们感受到这个社会的温暖。

悲喜两重天

洪刚和妻子祝梅在上海打工,那天老家父亲打来电话,说他们七岁的儿子宝宝不见了。洪刚夫妻俩听了大惊失色,忙问父亲详细情况。父亲说,自从洪刚夫妻俩离家外出打工后,儿子宝宝经常一个人站在大门外,望着大路的尽头,口里不停地喊妈妈。今天早上孩子就不见了,怎么找也找不到。

洪刚急出了一身冷汗,祝梅更是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儿子会不会被坏人拐走了呢?夫妻俩不敢怠慢,立即跟厂里请了假,乘当晚的火车赶回老家。

从上海到老家,要一天一夜的路程。一路上,祝梅不住地抱怨洪刚,不该将儿子留在老家。洪刚一直默默地听着女人的唠叨,不说一句话。从内心里讲,他一直想把儿子接到身边,可是到城里上学,那有多难啊。听说光赞助费就得拿出三万元,学校还不一定愿意接纳。再说了,打工仔每天忙得脚不沾地,哪还有时间管儿子呀?

终于到了老家的火车站,洪刚扶着老婆刚下了车,手机就响了,他拿起电话一接,是自己在上海打工的那家公司打来的,说是宝宝找到了,是上海火车站派出所送来的,现在人就在公司集体宿舍里,要他们赶快回上海。

这大喜大悲的消息,一时让洪刚夫妻俩愣在那半天没吭声。他们实在想不明白,这么远的路,是谁带宝宝到上海的?

他们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,连老家都未回,买了车票又赶回上海。

洪刚夫妻二人匆匆赶回上海,一回到打工的公司,真就见到了儿子。祝梅上前一把抱住宝宝,激动得浑身发抖,似乎一撒手就会再失去。宝宝的两只小手也紧紧抓住妈妈的衣服,一个劲地说:“妈,我永远也不离开你了。”经过这一场虚惊,洪刚夫妻几乎虚脱。

回到他们租的小屋,洪刚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宝宝,到底是谁带你到上海来的?”

宝宝一听,挺骄傲地说:“我自己呀,我可是男子汉!”

这话谁信啊?七岁的宝宝,连路牌都看不懂,从老家农村到镇上,从镇上到市里火车站,就有三十多公里路,再从市里到上海要近两千公里,他怎么就找到了呢?洪刚对妻子祝梅使了个眼色,耐着性子问儿子。

一元钱旅行

洪刚问了半天,发现宝宝真是独自一人来上海的!

宝宝得意地说开了。其实宝宝知道爸爸妈妈在上海,但上海到底有多远,他不知道。而爷爷跟他说过,去上海就要先进城,然后再坐火车。那天,宝宝听隔壁的刘大爷说要进城去卖兔子,就有了主意。他在路边拦住刘大爷,说要搭车进城到大姨家。刘大爷知道宝宝大姨家的情况,当然不生疑,让宝宝上了拖拉机。祝梅亲了一下儿子,问:“我儿子真聪明,学会免费搭车了。那你去了大姨家?”

宝宝挺神气地说:“没有,我直接去了火车站。”

洪刚想想不对,儿子在撒谎:“拖拉机不让进市里,刘大爷最多只能把你送到老城墙那儿,那儿离火车站还远着呐。你是怎么去的火车站?”

宝宝像个小大人似的,认真地说:“我怕大姨不让我找妈妈,就没有去她家。我在城门口问一个阿姨,去火车站怎么走,她问了我几句话,就把我领到一辆公交车上,跟司机说了几句话,还买了一张车票。”

洪刚庆幸儿子遇上了好人,万一碰上坏人,那后果不堪设想啊。洪刚感动地想,下次回家时,一定要去找找那位阿姨,好好感谢一番。

这时,祝梅提出最为关键的问题:“宝宝,你怎么坐的火车?你哪里来的钱呢?”

宝宝神气地解释说,他在火车站门口问一个叔叔,去上海在哪上车,叔叔把他领进候车大厅,指着一张牌子让他在那里等候上车。等了一会儿,他看见人们开始往里边走,就跟着人群进去上了火车。

洪刚发现儿子越说越离谱了,就打断他的话,说:“你又没买票,进口处的检票员会让你进吗?”

宝宝一脸无辜地说:“没人问我要票,反正我是跟在大人后面进去的。”洪刚想想也有些道理。进站那会人山人海,检票员也许没注意到。

“小机灵鬼。”洪刚轻轻拍了一下儿子的头,假装威胁道,“这是逃票行为,抓住要罚款的。”

宝宝很不服气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儿童半价车票,说:“我没有逃票,我有票。”洪刚接过那张火车票看了看,满心疑惑地问:“你哪儿来的钱买车票?”宝宝得意地说:“我自己攒的钱。”见爸爸妈妈不相信,他又特别说明,自己每天放学后去地里割草,然后卖给养兔子的刘大爷。

祝梅一听,眼泪就下来了,埋怨道:“你爸跟我在外边辛苦打工,不缺你吃穿,你干吗还要去割草卖钱呢?”宝宝撅着嘴说:“我想妈妈,我要赚了钱找妈妈。”祝梅听了鼻子一酸,眼泪又流下来了。

洪刚还是不相信,毕竟这张火车票要好多钱,光靠割草是远远不够的:“你割草能赚了多少钱?”

“割一筐草一毛钱,我割了十筐草,刘大爷给了我一张一元的钱。你看,这是我买车票剩下的钱。”儿子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。

洪刚夫妻听得目瞪口呆,看着儿子手里的竟是个一元硬币,他们怎么也弄不懂,用一元纸币买了车票,人家又给找了一元零钱,这是一笔什么账?

遍地是好人

再问下去,事情才渐渐清晰起来。原来,宝宝混进车站,到了车上后,被列车长发现了,就问宝宝去哪?大人呢?买票了吗?宝宝哪知道怎么回事,就把一元纸币递给了她。列车长拿着钱怪怪地看了好一会儿,宝宝以为钱不够,就把随身带的那只宝贵蝈蝈连笼子一块儿也递了过去。后来列车长收了那张纸币,给了一张车票,又找给宝宝一枚硬币,最后又把蝈蝈还给了宝宝。

事实上列车长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但列车不可能停下来,她只有与上海站联系了。

想到列车长自己掏钱给儿子买了一张半价车票,洪刚感动不已,这事做得那么富有人情味,完整地保护了儿童的天真,洪刚不禁脱口喊出声来:“我明天去火车站,一定要找到那位列车天使。”

想到漫长的路程,祝梅又关切地问起儿子:“在火车上一天一夜,你吃饭了吗?”

宝宝连连点头,说:“刚开始看见别人吃饭,我肚子就叫了。我就尽量不去看别人吃东西,开始逗那只蝈蝈玩。妈妈,这可是我特地给您带的礼物,您看,累了,听听蝈蝈叫,人就精神了。后来车上有个小孩听见蝈蝈叫声,就跑来跟我说,只要我让他一起玩蝈蝈,就给我一包饼干和一瓶可口可乐。我答应了,妈妈我聪明吗?”

祝梅双手轻轻摇晃着儿子脑袋,感慨地说道:“用一只破蝈蝈跟别人换吃的,聪明啥?那是人家故意在帮助你啊。”

宝宝意犹未尽地说:“到第二天,车上好多人,包括那位阿姨都给我送吃的,我都吃不下呐。”

后面的故事就不需要赘述了,宝宝到了上海,肯定是列车长将他交给上海警察,最后是警察联系到他公司的人……好人啊,儿子尽碰上好人了!洪刚夫妻俩抱着儿子唏嘘不已。

望着妻儿幸福的样子,洪刚一半高兴,一半忧虑。儿子太想和妈妈在一起了,可是,如果把儿子留下来,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,在找学校的日子里,夫妻俩白天要上班,孩子放在哪里?他问祝梅,到底该怎么办?

祝梅紧搂着儿子,说:“要么白天把宝宝锁在家里?”

洪刚直摇头:“那怎么行?儿子才七岁,正是贪玩的年龄啊。”

这时,宝宝从妈妈怀里挣脱出来,跳到地上,高声叫道:“只要不送我回老家,我都愿意!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2就上64ba.com)

三人相拥,泪水纷飞,他们决定一家人再苦再难也要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