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去不复返

徐洋

一去不复返

想出奇招

市园林局有个姓刘的副局长,分管油水最大的绿化工程,头些年吃惯了发包工程的甜头,捞了个盆满钵满。但自从上面出台相关规定之后,反腐的势头一浪高过一浪,刘局长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了。

最近,市里又拨了一大笔钱,要求完成一片新区的绿化任务。这事要搁在以往,可是刘局长大捞一笔的好机会,但如今风头正紧,他不敢明目张胆地敛财。但是贪嘴的猫已经吃习惯了,你要他就此收手,可比死还要难。

几天来,那笔款子一直在刘局长脑子里挥之不去,他在琢磨,怎样能拿到回扣又不被上面查出来。这天他回到家,倚在窗边抽烟,看到窗外花坛边有小孩往水里放纸船玩,突然想起小时候用河灯敬河神的事,随即一拍脑袋:何不借用神力呢?他立刻有了一个妙招。

第二天,刘局长就叫来了合作多年的开发商胡老板,说他悟到了人生的真谛,只有前去神门仙境,才能摆脱尘世的烦恼。他说,前半辈子我们造孽太多,现在是弃暗投明的时候了,要胡老板和他一起多做善事,多敬神明。

胡老板听得云里雾里,还以为刘局长从此要皈依佛教了。刘局长说了半天,终于说到了正题:“离市区五十公里外的乌鸣河是一条神河,如果我们在那里放漂一笔敬奉神灵的款子,就是我们进德修业的最佳途径。”

胡老板这才恍然大悟,刘局长是想拿钱又怕留下把柄,在玩暗度陈仓的把戏。此刻,胡老板有求于刘局长,所以也不点破,只是一个劲违心地点头应承。说到最后,刘局长苦笑道:“反正今后我是不会收你一分一毫了,你就把给我的那份做了善事吧……”

胡老板心里清楚,我把钱放水里,你在下游接了去,拿了钱还不认账,做了婊子还立了牌坊,真正是个坏坯!胡老板心里暗骂,但脸上还是挤出笑容,答应拿出六十万来做“善事”。

各怀鬼胎

胡老板也是江湖上闯荡多年的老手,以往送钱揽活是天经地义的事,可这次总觉得不是个味道。这天正好有个文化界的朋友找他喝酒,两个人一坐下来,就谈起了当前的形势。朋友说:“我正在写一本反腐败小说,但怎么也进行不下去了,现在上面的决心这么大,贪官污吏全都收手了,没什么好写的了。”

胡老板一听这话,一仰脖子灌下一杯酒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朋友很奇怪:“这样的局面对你们做工程的来说是好事呀,你为何要唉声叹气?”

胡老板说:“原来当官的是拿钱办事,现在是不拿钱不办事。不过一旦给你办了事,一个子儿也不少拿,我们呀,成了婊子钻地道——瞎卖一气!”说着,胡老板朝四下里看看,俯身到朋友耳边,把刘局长给他出的歪点子讲了一遍。

朋友听罢,一拍桌子,说:“你给他放一袋子冥币,让他捞去吧,反正他是要敬狗屁河神的,就算是假的,他还张得开口?”

胡老板一口菜差点噎住,说:“把柄在他手里,不要说放钱的时候他要过目,一旦他捞上来发现是假币,能有我的好?今后不刁难死我才怪呢。”

朋友听罢,略加思索,又说:“说的也是,那只能这样了。”

第二天晚上,胡老板拿来了一个天蓝色的旅行包,里边装了码得整整齐齐的六十万现金,由刘局长亲自验了货,美其名曰:供奉神灵的东西,不能有半点马虎。两个人来到乌鸣河上游的临江口,点了几香,磕了几个响头,把包捆在一个木筏子上,放进了河里。

这一带远离城市,人迹稀少,又是入夜时分,一般情况下,钱在水面是不会被人发现的。刘局长本就是乌鸣河边长大的娃子,这里的水路他了如指掌。他此刻的目标,已经锁定在了狼窝掌。

一去不复返

乌鸣河在临江口一段是弧形水路,从这里到下游狼窝掌,虽说有十多公里远,但走陆路,直线不过两公里的样子。刘局长精心测算过这里的水流速度,他必须尽快赶到狼窝掌阻截旅行包,否则就会漂出控制范围,后果无法收拾。看着钱一入水,刘局长舒了一口气,拍拍胡老板的后背,说:“走,老兄,我请客。”

两人来到附近一家农家乐酒店,要了几个菜,喝起酒来。一会儿,刘局长手机响了,他接听完,对胡老板说:“市里临时通知有紧急会议,我只能先走了,你慢慢喝吧。”

一离开酒店,刘局长连奔带跑,上了早已停靠在黑暗中的一辆小轿车,开车的是刘局长的老婆。二人一路急驶,到了伏击地后,坐在岸边等待着木筏子的出现。

天越来越黑了,四下里静得怕人,他们等了好久,筏子迟迟没有到来。突然,岸边的草丛中,有一个烟头般的红点闪烁起来,刘局长心里打起了鼓:难道有人在那边抽烟?他刚想过去看个究竟,那红点却消失不见了。

就在这时,水面传来嘈杂声,刘局长伸头一看,倒吸了一口凉气:忽然有十好几个木筏子排着队出现了,筏子上有人在划桨,领头那筏子上还插着一面旗帜。这是咋回事?这些筏子来到狼窝掌停下不走了,把水路占了个严严实实。只听有人喊:“弟兄们,这里水急浪大,是我们练兵的好地方,各小组调整好行装,我们按顺序依次进行冲漂演练。”

刘局长两口子缩着脖子躲在草丛里,一动不动,半天才看清那旗帜上写着“永青漂流队”几个大字。完了!这帮人把自己的好事给搅了,刘局长急得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没有办法,只能再等。终于等到这些人训练完毕,一个个钻进了帐篷里,刘局长才蹑手蹑脚来到水边,一个狗刨式进了水里,游到一堆筏子前,用小手电照来照去,终于看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个天蓝色大包。载包的筏子被漂流队的筏子挡住了,他费了吃奶的劲,才把筏子拉到岸边,哆哆嗦嗦解开绳子,打开拉链一看:哈!成捆的钞票,排得那个齐呀!

就在这时,只听到一声大喊:“有贼——”刘局长一下就尿裤子了,飞一样奔到自家车前,一头栽进车里,门还没关好,车子就飞驰起来。

浮出水面

车子急驰了一阵,刘局长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。他正得意呢,车子却不知怎么突然撞向了路边的围栏,他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等他醒来时,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,身边站着几个穿警服的人。

大夫见病人醒了,说:“你们可得好好谢谢警察同志呢,要不是他们及时把你们送来,后边的车准把你们压扁了。”刘局长这才明白,是发生了车祸,他刚要说句感激的话,就见一个小警察跑进来说:“报告队长,在事故现场不远处,发现一个天蓝色的旅行包,不知和咱侦办的案子有没有关系,里边……”后边的话就变成了耳语。

这位被称作队长的警察转过身,问刘局长:“你们车上是不是装有一个天蓝色的旅行包?”

刘局长一惊,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,说:“没……根本没有的事。”

警察说:“那好吧,可能是个巧合。”说完,吩咐大夫要好好照顾病人,他们还有别的任务,然后就走出门去。

与此同时,在农家乐酒店里,胡老板正坐在沙发上,跷着二郎腿,不紧不慢地品着茶。一会儿,几个警察走了进来,胡老板不动声色地问:“怎么样?”

警察们一边脱衣服,一边说:“按照您的安排,一切顺利,那小子还真万幸呢!”说罢,天蓝色的大包往地上一放,几个人大笑起来。

胡老板又说:“你们几个假警察,还挺像那么回事嘛。”原来这都是胡老板一手策划的。你刘局长暗度陈仓,他胡老板就来个黑吃黑。

几天以后,刘局长两口子出院了。煮熟的鸭子飞了,刘局长恼羞成怒,可又不知道钱的去向,便打电话给胡老板,约他去喝茶,想探探情况。

一去不复返

两个人各怀鬼胎,都以为对方不知晓所发生的事情。就在两人胡侃的时候,刘局长猛然看到门缝处有一个红点在闪烁,和那天在河边草丛中看到的一模一样。他走过去,拉开门一看,原来是一台摄像机,扛在一个人的肩上,正对着他们拍摄呢。他叫道:“你是什么人?搞什么名堂?”

那人放下摄像机,说:“感谢二位协助我们拍摄,效果没得说!”看到此人,胡老板低头缩到了角落里。刘局长问:“谁给你这个权力的?”

那人笑着说:“忘记自我介绍了,我是省纪委的办案人员,正在拍摄一部反映新形势下腐败特征的纪录片,感谢你们二位给我的片子提供了新素材!”闻听此言,刘局长的汗珠唰地就下来了。

原来此人正是胡老板那位文化界的朋友,他的真实身份是省纪委的办案人员。他从胡老板那里得知刘局长的索贿阴谋后,立即向领导作了汇报,由此引出了这段暗拍行动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5就上64ba.com)

根据刘局长身上的线索,纪委调查组对他和胡老板展开了全面审查,一桩桩案件浮出水面。当刘局长面对即将改变他命运的逮捕证时,一拍大腿,仰天长叹道:“我们这些人胡作非为的日子,一去不复返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