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懂的课程

邱裕华

难懂的课程

放寒假,芳芳和几个发小在奶茶店小聚。高中毕业后,她们就到不同的城市上大学,这不,聊着聊着,她们就说起了各自的大学生活。

芳芳说:“哎呀,想不到上了大学,考试比高中还多。英语六级考试时,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。第一部分,像是坐电椅,头戴一个接收装置,接收一个不知来自哪个星球的话;第二部分,写下对于这个星球的看法。”

一旁的刘梅接话道:“你还算好了。我上大学物理课,老师讲例题,我听着听着就感觉坠入了五里雾中,简直像是在听天书。大物课,对我来说就是‘大雾课。”

凡凡说:“想不到,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。像我们这些数学系的学生,每天被高数、微积分虐得要死要活,我们系流行一首诗叫‘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学数学死得早,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看概率论!”

三人说得戚戚然,却见小莲坐在那里一声不吭,不免感到奇怪,芳芳说道:“小莲,看来还是你学得最轻松,去香港读书还是好吧?没有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烦恼。”

小莲听了,摇头道:“哪里!你们虽然学得累,但是都没有我惨啊。”

芳芳道:“你怎么样?说来大家听听。”

小莲说:“你们说的那些问题,与我的相比是小巫见大巫。你们知道吗?有些香港老师用粤语上课,我只有两句话能听懂。”

众人忙好奇地问:“哪两句?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4就上64ba.com)

小莲叹道:“一句是上课,还有一句是下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