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的烟蒂

林欢

消失的烟蒂

消失的烟蒂

渡边是日本电视界的当红艺人。最近,一档收视率超高的野外探险节目,让他身价暴涨,一夜间成了电视台的宠儿,观众心中的生存大师。上周,又一个节目组来“挖墙脚”,报价奇高,但渡边听说该节目投资方有“不正当财团”背景,便谨慎地拒绝了。

这天早上,经纪人加藤开车来接渡边,他们要赶赴静冈县,开始新一期节目的录制。这期的主题是挑战富士山,这座活火山虽然还在沉睡,但北山陲遭火山灰烬污染,人迹罕至,被称为“圣岳死亡之带”。渡边和对手要做的,就是在这里生存三天三夜。

时间尚早,渡边在驻地选了一间帐篷休息。名人嘛,总要有些特殊待遇的。驻地原本禁止吸烟,桌上却有人贴心地为他准备了私人烟夹。那是个漂亮的银盒,香烟如饰品般从左到右排列,渡边犹豫再三,终于拿出一支,惬意地抽起来。

不一会儿,长谷平介到了,他也是参加节目的艺人,跟渡边分组对抗。这一次,是长谷向渡边发起的第六次挑战。按照节目组的要求,开赛前,他走进渡边的帐篷,照例挑衅一番,这些画面经后期剪辑,将用作节目花絮。

随后,富士山生存赛正式开始!渡边和长谷背着简易旅行包,各自分头进山,只有一架高空摄像机通过索道进行全程记录。

不料,一小时后,空中摄像突然报告:刚刚跨入火山带的渡边突然昏倒了!节目组赶紧派救护车前去救援。经过抢救,渡边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仍处于深度昏迷中。医生从他的肺部检查出了剧毒物质,这正是导致他休克的原因。节目组将这解释为火山带的空气杂质,野外生存本来就有一定风险,渡边是签过节目协议的。

渡边的保险公司可不这么认为,率先报了警,他们宁可相信这是一起投毒谋杀案,也不愿独自承担高额的意外理赔。

很快,警长池田赶到现场,他同样酷爱野外探险,也是渡边的粉丝。听说渡边烟瘾很大,还在出发前吸过烟,池田立刻找到经纪人加藤。加藤声称:渡边先生有轻微的强迫症,只抽一个牌子的香烟,连烟夹都是太太为他私人订制的,今早才托他转交,怎么会有问题?

法医检验了遗留在营地的烟夹,夹子里的烟少了一支,想必就是渡边抽的,但没有在帐篷内和驻地附近发现烟蒂,也没有从剩余香烟中查出致命毒素。

池田凭经验大胆推测:“这应该是一起谋杀案,凶手先在香烟里投毒,再伪造成野外生存意外。”加藤意识到池田可能会怀疑自己,赶紧辩白:“这只烟夹能装10支烟,如果真有人下毒,怎么知道渡边会抽哪一支?除非所有香烟都动了手脚,可事实并没有,又为何只把渡边毒晕,而不直接毒死呢?”

找不到渡边抽过的烟蒂,就无法定论……是凶手取走了证据吗?池田反复查看烟夹,在夹层内发现一张女人照片,加藤告诉他,这就是渡边的太太。

于是,池田驱车赶到渡边家,太太枝子听说丈夫出事,表现得十分悲痛。但是池田侧面打听到,渡边夫妇经常吵架,渡边有时夜不归宿,枝子怀疑他在外面有了女人。而且,自从渡边走红,身价和资产一直在涨,甚至公然拒绝过某节目组的天价挖角,这不禁让枝子怀疑,丈夫是在防范跟她离婚后的财产分割问题,心里就更不舒服了。

池田问:“渡边太太,您先生的烟瘾是否很大?”“是。渡边的身体一直不太好,我劝他把烟戒掉,甚至换了只有10支装的夹子给他,控制烟量。”枝子啜泣道,“可他哪一次听过我的话?”

这时,节目组那边传来消息,跟渡边一起进山的长谷也发生意外昏厥,并伴有胃部痉挛。本来同为竞争对手,为赢取奖金和名气,长谷也是池田的怀疑对象,可现在看来,似乎不太可能了。

池田急忙赶回驻地医院。医生告诉他,从长谷胃中检查出的毒素,大致跟渡边体内的相同,毒性类似火山灰,却又不完全一样,经过血液溶解,已经很难分辨究竟是人工毒药还是天然有毒的火山灰。

“渡边的毒质遗留在肺部,而长谷的问题出在胃里……他们走的不是同一条山路,说渡边呼吸了有毒空气,倒还能解释,长谷难道会直接把火山灰吃进肚子里吗?”池田突然眼前一亮,“长谷一定是喝了山里混有火山灰的泉水!”马上他又觉得不对,随意饮水是野外探险的大忌,长谷也算是野外生存的高手,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?

池田请专家对“死亡之带”的空气和水质进行了检验,结果显示:火山灰造成的粉尘的确有毒,落在水里也不会被稀释,除非暴量服用,否则很难达到休克的程度。

就在所有人争论不已时,池田检查了二人的旅行包,发现里面各有一袋压缩饼干、一小瓶纯净水、一面小小的、印有节目标志的风旗。池田不禁叹服,靠如此简陋的装备完成各种野外生存,全凭对大自然的充分利用,难怪节目有如此高的人气。

口粮和水全部密封,没有动过,看来两人都打算用于最后的冲刺。池田的目光反复落在风旗上,不足半米的旗杆是用空心竹子做的。突然,他惊喜地发现—长谷风旗的底部塞了一个烟蒂!

经鉴定,这个烟蒂和渡边帐篷里的烟是同一种,而且含有剧毒,滤嘴被水浸过。池田将旗子扯掉,这根空心竹看起来更像根吸管。渐渐的,他的眉头舒展了。

这时,洗胃后的长谷醒了,得知身陷凶案,他承认了自己的作弊行为:在渡边的帐篷挑衅时,他看见渡边把半支烟摁灭在烟灰缸里。他灵机一动,悄悄偷走了剩下的半支烟,掐去烟卷,把烟蒂塞进空竹,做成一个简易滤水器。他想:用这根内置滤嘴的“吸管”,能一定程度滤掉水中沉淀的火山灰和泥沙,喝到比对手更多的水,增加胜算,而且方便隐蔽,事后也不易被发现。谁知道,残留在烟蒂中的毒药险些让他送命。

“半支烟?”池田反复回味着长谷的供词,大声叫道,“经纪人加藤在哪里?”

有人回答:“半个小时前回公司了,说有要紧的事情处理。”

“通知警署,马上逮捕加藤!”

不久后,警方在高速路上堵到加藤,他矢口否认谋杀渡边,狡辩道:“渡边没死,你们也没有任何证据,这根本就是一场探险意外!我要控诉!”

“那你干吗逃跑?这个,是你一直想找的吧?”池田亮出渡边的烟蒂,加藤立刻面如死灰。

原来,渡边有“右边”强迫症,遇见方向选择的问题,他一定会选右边的,山路、帐篷,甚至吸烟都如此!作为跟渡边关系最近的经纪人,加藤深知这一点,于是把注射了“类火山灰毒药”的香烟放进烟夹最右边,再把烟夹搁到营地最靠右的帐篷里,就不愁渡边不中招。

令加藤没想到的是,渡边为了缓和跟枝子的关系,最近正在努力戒烟,每次只抽半支。这个新习惯,加藤还不知道。而这半支烟的毒质摄入量,仅够使渡边休克,令他逃过此劫。

随后,警方在加藤的车内搜到未及处理的毒药、注射用的针管,还有一张巨额支票,来自曾经挖角渡边的某节目组。

证据确凿,加藤一下子瘫坐在地,承认了自己因一时贪利,暗中接受了“不正当财团”背景的节目组开具的高额支票,承诺要么帮他们挖角成功,要么让渡边在荧屏上永远消失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4就上64ba.com)

渡边因“只抽半支烟”捡回一条命,更成了电视界的传奇。从此,他真的把烟戒掉,跟枝子的关系也慢慢融洽起来……endpri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