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玉

张健

斗玉

斗玉

陆王之争

明朝初年有个藩王,聪明绝顶却凶残无道,地方官拿他也没办法。他还有个癖好,酷爱玉器,不仅四处搜集佳品,还养了不少玉工,自己采办美玉雕制。

有一年,藩王收了一大块名贵山料,府中的玉工没人敢下手,有人便说吴门玉工冠绝天下,还是去苏州请名工来治吧!藩王觉得有理,便责令苏州府举荐最好的玉工。

当时,苏州排名第一的玉工叫陆子冈,排第二的叫王小溪。这两人技艺高,心气也高。相比之下,陆子冈脾气更大,还有个怪癖,不管主家愿不愿意,凡是他治的玉器一定要落个名款。王小溪则生具异相,右手有六指。一般人的第六指多是枝指,可他的六指却极其灵活,正因如此,王小溪的雕工以繁复精工著称。

陆、王二人向来谁也不服谁,平时就争斗不休,一听藩王要招吴门第一玉工,谁若中选,便坐实了第一的宝座,自然都要去。这两人争得不可开交,苏州知府一时不好定夺,这时王小溪说:“既然相持不下,那就干脆比一场,我们两人各用一天时间雕一件小器,请大家公论谁的技艺更好。若陆子冈赢了,我愿把锟刀输给他;若我赢了,那陆子冈今世不可再与我争胜。”

原来,王小溪虽然自知技艺较陆子冈稍逊一筹,但他有一件雕玉宝器,就是锟刀。说起这把刀的来由,可是几年前的事了。

还记得那日,王小溪去乡间踏青,突然听得一声脆响,田里耕作的一个老农叨叨说:“真倒霉,这破铁片把我的犁头都划断了。”

王小溪一听那声音就很吃惊,因为犁都用上好的精钢打成,而且很厚,能划断犁头的铁片定是个宝贝,就要了过来。

铁片黑黝黝的,一点都不起眼,但他用砖瓦试了试,一削上去就如同切腐泥一般。只是这么一块铁片实在不好用,王小溪就找铁匠,想将这铁片改铸成刻刀。没想到,铁匠点上炉烧了半天,铁片连红都不红,于是只得放弃。

这一天,突然来了个道士,说自己有办法,条件是要四百两纹银。这个价非常吓人,但王小溪见道士胸有成竹,便咬咬牙答应下来。

道士要王小溪准备几把篦子,每天去街上找那些蓬头垢面、头发很长的女丐,给几个小钱后,用篦子将那些女丐的发垢篦下来。过了几天,收了足足一盆发垢,道士这才生起了火,然后将那铁片涂上发垢,放到炉中去烧。炉火连烧了三天三夜,铁片上发垢烧光了就再涂,等一盆发垢涂光,铁片也已被烧得通红,道士再用油锤击打,果然成功改造成一柄刻刀。

王小溪欣喜不已,付了钱,问道士这铁片到底是什么,道士说:“这是古锟剑的剑头。因为锟剑水火不侵,所以烧不红,唯独人发上的油能将热力透入。”道士说完,便飘然而去。而王小溪得了这把锟切玉刀,技艺更是精进不少。

陆子冈也见识过这把锟刀,听王小溪开出这条件,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。王小溪见他答应,大为得意,自觉胜券在握。

原来陆子冈的技艺虽然较王小溪略胜一筹,但玉器最后的抛光要以金刚砂细细打磨,极费时间,一天工夫肯定不能到位。王小溪因为有锟切玉刀,省去了打磨的工夫,所以一天之内肯定能雕出比陆子冈更精致的玉器来,他正是算定了这一点,才敢与陆子冈比试。

一比高下

一天过后,王小溪与陆子冈各自带了一个木盒前来。

王小溪先将盒子呈上来。知府打开一看,里面放着一枝杂色玉蝴蝶钗。玉一向贵纯色,如果颜色杂,价钱也就不高了。只是王小溪构思很巧,将杂色部分雕成了一只蝴蝶,如此一来,钗体看去仍是洁白如羊脂,而蝴蝶则五色斑斓。更奇妙的是,钗是用一整块玉雕成的,但钗头蝴蝶竟能微微颤动。

原来,王小溪本就精于透雕,再用锟切玉刀将蝴蝶翅膀精雕细镂,以至于原本一块坚硬的玉石,雕成后竟能随风颤动。

知府见王小溪技高至此,正暗暗吃惊,陆子冈把自己的盒子呈了上来。知府打开一看,只见里面是个青玉雕成的蟹形酒座。看上去刀工虽然也相当高妙,但与王小溪的蝴蝶钗比起来,就显得平平无奇了。知府暗暗叹息,正要下定论,陆子冈却不卑不亢,上前行了一礼说:“大人,至人无梦,至巧无工。玉为灵物,小人制此横行座,也是有灵之物。”

知府问道:“这酒座,难道还有什么奇妙之处?”陆子冈说:“大人,您只消将一杯热酒置于上面,便可知晓。”知府被他说得好奇心起,马上让下人烫了一壶酒过来,筛了一杯放在酒座上。说来也怪,酒杯一放上去,青玉螃蟹竟然八爪爬挲,活了一般在桌上爬动,待爬遍桌子四角,重新回到知府面前,酒也温了,正好入口。

王小溪一见,登时面如土色。他根本没想到陆子冈竟能有如此巧思,就算自己的蝴蝶钗雕得再精细,也显得脱不了匠气。这一回比试,王小溪鸡飞蛋打,不但输了去藩王府的资格,连锟刀也输掉了,当时他就急得一口血喷出来,人晕倒在地,陆子冈冷冷一笑,还在边上冷嘲热讽了两句。

就这样,陆子冈到了藩王府。因听得陆子冈治玉必要留款的名声,藩王关照他这次绝对不可如此。陆子冈顺口答应了,便开始治玉。

因得了王小溪的锟刀,陆子冈更是如虎添翼,依藩王所命,花了一个月时间,将山料雕成了一座鼎湖山子。所谓山子,就是山水人物全景。这座鼎湖山子是取黄帝鼎湖丹成、驭龙升天之景,五类俱全,穷极高妙。藩王看了极为高兴,厚赏了陆子冈。

陆子冈回到苏州,身价更是一时无二,凡是他所治之玉,无不身价百倍,远出旁人之上。

龙舌之下

这样过了大半年,有一天,苏州府突然来了几个人,拿着藩王手谕,责令苏州知府速将陆子冈捉拿归案。苏州知府心想:陆子冈刚得了藩王厚赏回来不久,怎么又要捉他?问了问,官差板着脸道:“此人狂悖无礼,犯下大罪,我等奉王爷之命将其捉去问罪。”

等陆子冈被抓时,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,问官差自己到底有何狂悖无礼之处,一开始那官差不肯说,后来被问急了,喝道:“龙舌之下,你还不知吗?”

一听“龙舌之下”四字,陆子冈的脸也白了。原来治玉留款是陆子冈雷打不动的惯例,就算藩王说过,他仍当成了耳旁风。当然,如果把名字留在显眼处,被藩王察觉了那可不行,因此陆子冈刻在了鼎湖山子的龙舌之下。这龙舌不过小指甲盖一般大,舌下更是只有一线之微,且薄如蝉翼。若不是自己说,旁人绝对发现不了。他不知藩王到底是怎么发现的,只是事情已经穿帮,他无话可说。

陆子冈被抓回藩王府后,藩王正暴跳如雷。因为这藩王久有谋逆之心,刻这玉山子是想讨个彩头,结果被陆子冈在龙舌下刻了个名款,化龙而去的岂不是陆子冈了?一听陆子冈承认,藩王马上下令将他斩立决。

陆子冈一听要斩首,心也死了。但他还是想不通藩王究竟是怎么发现名款的,就问了押送自己的官差。

官差说:“你以为你做的事,旁人都发觉不了吗?”原来陆子冈走后没多久,王府来了一个卖身投靠的玉工。本来藩王也不以为然,但这人一露手艺,马上把所有人全镇住了,藩王便留下了这人,时常召他去聊聊玉器之事。

有一天,此人受藩王之召来到书房,一看见这山子,便惊呼说这件鼎湖山子刀法不凡,定然是吴门陆子冈所治。藩王见他一口就说中,心情大好。那玉工还说:“大王,陆子冈的技艺确实妙绝天下,不过小人听得此人有个怪癖,治玉必要留名,不知留在了何处。”

藩王大笑说:“本王关照过他不许留款,他哪里敢留。”

那玉工摇了摇头说:“陆子冈这个习惯绝对不会改,他肯定是在隐秘地方留下名款了。虽然肉眼不一定能看得出,但用灯火来照,肯定能够映出。”

藩王听了半信半疑,让那玉工照出来试试,于是那玉工拿了一支蜡烛在鼎湖山子上下照了照,待照到龙舌之下,墙上果然映出了“子冈”二字。

听说了这些,陆子冈面如死灰,叹道:“我知道了,那玉工右手,肯定生了六根手指。”官差说:“正是。你认得他吗?”

陆子冈怔了怔,忽然摇了摇头。原来陆子冈知道自己所留名款极为隐秘,除非是王小溪这等高手才能发现。但说用蜡烛照后就能映到墙上,那肯定是他暗中将字迹加深了。想到自己与王小溪事事相争,从来不留余地,结果他处心积虑地要来害自己,陆子冈追悔莫及,至死都没有再说一字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4就上64ba.com)

而那把锟刀,从此也消失不见……endpri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