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家的规矩

曲凡杰

富家的规矩

富家的规矩

富家的规矩

唐州城里的大户人家金家出大事了:金寡妇的宝贝儿子金满堂的背上长了个疮!

说起这金满堂,那就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,他每天夜不归宿,只在酒馆、赌馆、妓馆混日子,直到这天回去换衣服,老婆瞧见他背上长了个红疙瘩,便急忙跑过去向婆婆金寡妇报告。

金满堂是金家唯一的男人,集继承家产、传宗接代的重任于一身,金钱可以任意挥霍,身子却不能有什么闪失。金寡妇立刻唤来儿子,掀开衣后襟查看,果然看见一片红肿。金寡妇当机立断,喊来新管家,命他为金满堂安排治病事宜。

金家的老管家因病告退,新管家是金寡妇的娘家侄子,刚上任不久。新管家办事利索,当即就要带金满堂出去瞧大夫。金寡妇却摇摇头说:“不妥,我们金家没有去药房就医的习惯。”

新管家是个机灵人,忙说:“那就请一个大夫过来为表弟瞧病。我这就亲自去百草堂请白先生,他是远近闻名的外科一把刀,治疗表弟这点小毛病肯定是药到病除。”

不料金寡妇又摇摇头:“那更不妥。我们金家向来不去药房请大夫,而是大夫主动到我们金家来。”

新管家之前与金家并无多少来往,只知道金家祖上出了很多当官的,全盛时有万亩良田,唐州城里一半的店铺都属金家,金家因此号称金半城。他却并不知道富门大户行事,自与平民百姓不同,虽然买房置地、婚丧嫁娶等等常有用人之处,却从来不说一个“请”字,而是贴出告示,晓谕众人,何事所需何工,一天工价若干,往往是应者如云,任金家挑选。

如今的金家虽然比不得往昔富有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依然是唐州城里的首富,因此,该摆的谱还是要摆的。这新管家刚来,哪里知道这些?所以才在金寡妇面前连连碰壁。

金寡妇瞪了新管家一眼:“你就拿笔写告示吧,来我家瞧病的大夫,一天一两银子。把病治好了,另有酬金相送。”新管家暗自摇头,不就是治病嘛,何必如此麻烦!不过,既然是人家的规矩,那就只好照办,他连忙写了告示贴在大门口。

有一个街头小混混第一个看了告示,立刻撒腿向百草堂跑去。

此时,百草堂的白先生正抱着一杆水烟袋呼噜呼噜在享受,却见小混混跑进门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:“白爷,我给您送钱来了!”

白先生没拿正眼瞧他:“白爷有人孝敬,有钱你留着自个儿花吧。”

小混混就把金家的告示说给白先生听:“一天一两银子呢,十天半月下来,那得多少钱?白爷,得了这个喜讯我第一个报给您,您就赏我个跑腿钱吧。”

白先生让身边的徒弟丢了一枚小钱给小混混,继续闭着眼睛抽他的水烟袋。

小混混说:“白爷您要抓紧时间呢,免得让别的大夫抢了先。”

白先生“呸”了一声:“我这身子,没有八抬大轿请不去!”

白先生这话也不夸张,他自己给百草堂立的规矩是:穷苦百姓瞧病,可以分文不取;富门大户瞧病,那就要狮子大开口了。如果去富豪家中行医,则必须车马、轿子侍候。这规矩虽然苛刻,但白先生医术精湛,常常妙手回春,因此请他医病的富豪依然不少。所以,金家就是一天出十两银子,白先生也不动心。

小混混见白先生清高,忙又跑回去找金家说和,让他们派人去请白先生。白先生药到病除,那可是唐州城里第一刀啊!这小混混只盼着促成白先生一笔生意,多得几文赏钱。不料新管家挥挥手,把他赶了出去:“去去去,没见我正忙着挑大夫吗?什么白先生黑先生,我这里先生多得用不完!”

正所谓竖下招兵旗,就有吃粮人。金家开出一天一两银子的医价,告示贴出不过半个时辰,就有两个大夫主动上门。

新管家掀开金满堂的后背,让大夫们瞧看了,然后让他们各自给出诊断,写出医案。诊断倒是一致,背脊上的疙瘩,大夫称为痈,民间叫做瘩背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,只要对症下药,十天八天即可痊愈。至于医案药方,那就戏法人人会变,各人手段不同了。最简单的偏方,是用川椒粉调和一两味药,点入瘩背洞中,一日一次,痛痒立时可消,七天即可痊愈。稍复杂的药方,是用冰片和几味草药研末,摊成两张膏药,七天一换,两次即愈。

新管家当即就向金寡妇报告,留哪个大夫,用什么药方,请她定夺。金满堂只想早一天出去玩乐,抢先开口,要选那个川椒粉偏方。金寡妇依了儿子,又对新管家说:“把两个大夫都留下吧,不就是每天多开一两银子嘛。”

这两个大夫,一个是开药店的先生,一个是江湖游医。游医多年行走江湖,靠撂地摊耍嘴皮子敛财。那个用川椒粉的偏方就出自他口,而金满堂又选定了他的方子,自然就由他首先施展技艺。这游医也真有两下子,把调配的药粉填进瘩背的洞中,果然有奇效,痛痒立止。这让金寡妇大松了一口气。

既然背上不再痛痒,金满堂就坐不住了,吵着要出去转转。金寡妇平时对儿子不大管束,这会儿则坚决不准儿子离开家门半步。家里除了没有赌场,其他什么没有?金满堂不能走出家门,几乎闷出病来。

七天很快过去了,金满堂背上的毛病却没有半点好转,红肿不但没有消退,还添了化脓的症状。这不等于病情加重了吗?金寡妇把那江湖游医好一顿训斥:“你不是说七天即愈吗?怎么越治越重了?”

游医的伎俩就是说真方卖假药,如果天下的患者都是药到病除,那医生还不得饿死?金家给出的医价这么高,拖一天就能多得一两银子,游医当然是想无限期地拖下去了。怀着这样的心思,游医故意不给足药量,任疮口化脓溃烂。

游医等金寡妇发过火后,以三寸不烂之舌解释道:“老太太有所不知,如果我用一点‘长药让红疮早早收了口,表面上看是痊愈了,其实隐患埋在肉里,早晚还得发作。而我们得人钱财与人消灾,用的是导引之术,不用长药而用烂药,现在看似化脓,其实是把毒素全部引导出来,即俗话说的‘出头,然后枪打出头鸟,沉疴下猛药,将你儿子的瘩背斩草除根!”

金寡妇听不出这番话的真假,也不愿继续看儿子龇牙咧嘴的痛苦样子,只好息了怒,说道:“既然这疮已经出头,那就快用长药收口吧!”endprint

这下轮到坐堂大夫上阵了。游医的伎俩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,可游医是为了大家多挣钱,他心知肚明,因此不但不去揭发游医,反而要和游医同流合污了。他把去病的药物减了量,把止疼的药物加了码,让金满堂的瘩背在不知不觉中继续溃烂,以便延长他和游医在金家的时间,多挣几两银子。

既然游医和坐堂大夫心照不宣,金满堂的小命就危在旦夕了。可金家哪里知道这些?每天开出二两银子的医价不说,还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两位大夫。

那游医酒足饭饱之后,就和金满堂摆龙门阵扯闲篇,为的是分散金满堂的注意力,免得他时时叫疼。游医最擅长的是说荤段子,说起古今中外的男女之事,那可真是眉飞色舞,绘声绘色,如闻其声,如临其境,每每让金满堂把持不住,中途退场,也不管白天黑夜,逮着老婆就照本宣科实践一番。中医有禁,大凡治病期间是最忌房事的,金满堂不仅不禁,反而比平时还要频繁,那病如何能好?待到半月以后揭去膏药,金满堂背上的瘩背不仅没有收口,反而溃烂成拳头大一个窟窿!

金寡妇看了看窟窿,险些昏过去,她声嘶力竭地咆哮:“你们这俩庸医,到底是治病还是杀人?”

游医面不改色,依然振振有词:“老太太休要惊慌,这瘩背的毒素是彻底排了出来,下一个疗程就该用长药收口了。”

“住口!”新管家大喝一声,吩咐家丁将两个庸医拿下,押在柴房看管,待他日送交官府问罪。

金寡妇着急地说:“侄儿,你再写个告示,把医价提高到每天五两银子,招徕高手为我儿疗疮!”

新管家劝道:“姑母,一个小小的瘩背,在名家眼里不过是小毛病,若我们早把表弟送到百草堂看看,或者请白先生登门诊治,恐怕表弟早就痊愈了。”

金寡妇摇摇头说:“难道金家守了多少辈的规矩,到我手里就给丢了吗?”

新管家顿足道:“姑母,再讲什么破规矩,只怕我表弟的小命都没有了!”

金寡妇摆摆手,叹口气说:“罢了罢了,你做主吧。”

新管家得了这话,立刻吩咐备轿,恭恭敬敬地去百草堂把白先生请了过来。

白先生看了看金满堂背上的窟窿,也不免吃了一惊,叹口气说:“只怕我也无力回天了。”说着,就动起手来。他先让金满堂喝了一碗麻沸散,然后拿出一把骨质尖刀清理创面,再把一团药膏填入窟窿,忙了半个时辰,方才结束手术。临走时,白先生说:“七天以后我再过来,能否起死回生,就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也是金满堂命不该绝,更是新管家当机立断破了金家的规矩,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白先生妙手回春,七天以后,金满堂的疮口里竟然长出了肉芽。一个月以后,伤口痊愈,他可以下地行走了。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4就上64ba.com)

经历了这一劫难,金满堂改掉了吃喝嫖赌的坏毛病,金寡妇家的旧规矩也改了不少。endpri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