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上掉下一栋楼

章建

天上掉下一栋楼

天上掉下一栋楼

天上掉下一栋楼

都说天上不可能掉馅饼,但有时候啊,天上不光掉馅饼,还掉楼房呢。如果你不信,就来看看下面这个故事吧!

天落馅饼

陶望正和米晓娟是一对恋人,男的是网站技术主管,女的是心理咨询师,两人相恋了几年,如今手头有了一些积蓄,就准备买房,结婚。

最近,陶望正和米晓娟相中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。他们填完了一系列合同后,带着合同来到房产交易中心,按规定,只要开一个首套房购买证明,就可以去银行办理按揭贷款了。

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工作人员敲了几下电脑,突然眉头一皱说:“陶先生,你这个证明,我们恐怕开不了。”

陶望正一听,就急了:“开不了?怎么开不了?”

那工作人员扶了扶眼镜,认真地解释道:“陶先生,您在八年前就买过房子了,按规定,你得按第二套房操作。”

陶望正听了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他赶紧辩解,自己过去没钱,根本买不起房子,就按揭买这一套房,自己还打拼了十年呢!

女工作人员就把电脑往外侧了一下,指着一个页面说:“陶先生,现在本市所有的购房信息都纳入了电脑系统。你看,你名下有一处房产,而且还是一栋别墅呢!”

啊?陶望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往电脑跟前一凑,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一张房地产产权电子登记表,产权人正是他,而且他的身份证复印件也贴在登记表上。这套别墅地址显示:市三环路宝龙别墅小区,购房时间确实是八年前。

这真是天上掉下一栋楼,一下子砸在陶望正的面前!但是谁八年前盗用了自己的身份买下了那栋别墅?他有何目的呢?

米晓娟也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。但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是,如果要购买现在的“第二套房”,首付就得从三成提高到六成,利率还得上浮10%,眼下他们还没这个实力。

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,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最后,米晓娟说:“不是有现成的地址嘛,我们过去看看,是谁冒用了你的名字,买了一套别墅。”

陶望正和米晓娟来到了三环路的宝龙别墅,这是个知名的富人区。按照地址,他们找到了一栋三层欧式别墅。只见别墅门上的大锁已是锈迹斑斑,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。

两人找不到主人,只好来到了物业管理处,想探听一下这户人家的信息。

按照物业公司的规定,陶望正拿出身份证让一位工作人员登记。不料,那年轻的小姑娘看了看,拿起身份证就快速地进了里面一间办公室。

不一会儿,里面走出来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,一见面就直嚷嚷:“哎呀,原来您就是陶先生啊!您把别墅一买,八年来就在半夜里回来过一次,然后一直玩人间蒸发,现在,您已经欠了十多万物业管理费了!我告诉您,在这栋别墅在没有缴清物业费之前,您甭想过户给别人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陶望正刚要分辩,脚突然被米晓娟踩了一下,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住口。

米晓娟在一旁说:“你放心好了,我们很快会补齐物业费的。”

中年人大喜过望,连说:“好,你们这几年肯定在国外发财吧?”说着话,他把身份证还给了陶望正,然后开箱子,找出一张物业缴费单,又特别嘱咐道,“赶紧去银行,把钱缴了吧。”

滋生贪念

两人出了别墅区,米晓娟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,说:“这栋别墅从来就没人住过,这里面肯定有秘密啊,说不定咱真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呢!”

米晓娟是个心理咨询师,分析起事情来一套一套的,她帮陶望正分析:这套房子的主人是如何用陶望正的身份证买的房子姑且不论,但后面的事可以推测,那人悄悄买了房子以后肯定出了意外,或许是个贪官被抓了?或许逃到国外去了?或许出了车祸……无论是哪种情况,这套别墅都是他悄悄买的,所以出了事,无人知晓。

米晓娟分析完,兴奋地说:“反正别墅的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,咱就正大光明地去报社,登个房产证遗失声明,如果三个月里那位冒用你身份的房主还不现身,我们就去房产局补一份房产证,然后找下家,把别墅卖了!就算有人找到我们,我们有身份证,一口咬定这别墅就是咱的,他们也拿咱没办法。因为再怎么查,咱的证是真的呀!”

陶望正听了,心里也起了变化。他一咬牙,一跺脚,心说:天上掉下一栋别墅,不要白不要!

接下去的几天,两人从买房首付款里拿出十多万,补齐了欠的物业费,然后登报,又苦等了三个月,没人来交涉,最后顺利地从房产局补回了一份崭新的房产证,有了房产证,便正大光明地找来开锁匠,打开了别墅的防盗门。

大门打开,灰尘扑面而来。陶望正和米晓娟揉揉眼睛,往别墅的大厅里一看,都愣住了。

只见大厅里堆着几十只大木箱,木箱上堆积着厚厚的灰尘。陶望正和米晓娟找来撬棍,打开了一只木箱,两人一愣,里面竟然是一块不规则形状的石头!再打开几个木箱子,一看,都是石头!

两人开始寻思起来,为什么当初购房的人会在别墅里放一堆石块呢?

还是米晓娟反应快,脱口而出:“赌石!这绝对是一堆赌石啊!这回咱可要发财了呀!”

赌石?陶望正眼前一亮,他现在供职的这家网站是全国最出名的古玩字画网,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通过网站的平台洽谈买卖,这其中就不乏发布赌石消息的人。

陶望正赶忙查看这一块块奇形怪状的石头,果然都有断口处,用手电筒往断口内部一照,都发出绿幽幽的色彩,看来它们的主人是个珠宝商。

陶望正心里有点发慌了,心想,这可咋整啊,别墅加宝石,一旦事情败露,我得犯多大的罪啊!他越想越怕,想打退堂鼓了。

米晓娟可不想让煮熟的鸭子飞了,赶紧给陶望正打气:“别怕,这别墅和赌石就是你陶望正名下的呀!再说了,咱已经垫付了十多万块钱,也退不回来啦!”

陶望正依然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,说:“那我们接下去怎么办啊?”

(在线阅读空间小编为您推荐故事会2014就上64ba.com)

“卖,把这些赌石也卖了,我来找下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