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看我有的

  她站在台上,带点诡谲地看着台下的学生;偶尔她口中也会咿咿唔唔的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  但是,她的听力很好,只要对方猜中或说出她的意见,她就会乐意得大叫一声,歪歪斜斜地向你走来,送给你一张用她的画制作的明信片。

  她叫黄美廉,一位自小就患脑性麻痹的病人。脑性麻痹夺去了她肢体的平衡感,也夺走了她发声讲话的能力。她昂然面对,迎向一切的不可能,终于获得了加州大学艺术博士学位。

  全场的学生都被她不能控制自如的肢体动作震慑住了。这是一场倾倒生命、与生命相遇的演讲会。

  “请问黄博士,”一个学生小声地问,“你从小就长成这个样子,请问你怎么看你自己?你都没有怨恨吗?”

  演讲会的主持人心头一紧,真是太不成熟了,怎么可能当着面,在大庭广众面前问这个问题,太刺激人了,他很担心黄美廉受不了。

  “我怎么看自己?”黄美廉用粉笔在黑板上重重地写下这几个字。

  她停下笔来,歪着头,回头看着发问的同学,然后嫣然一笑,回过头来。在黑板上龙飞凤舞地写了起来:

  一、我好可爱!

  二、我的腿很长很美!

  三、爸爸妈妈这么爱我!

  四、上帝这么爱我!

  五、我会画画!我会写稿!

  六、我有只可爱的猫!

  七、还有…

  忽然,教室内一片鸦雀无声,没有人讲话。

  她回过头来平静地看着大家,再回过头去,在黑板上写下了她的结论:“我只看我所有的,不看我所没有的。”

  掌声由学生群中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