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我之间

  父亲是一名老战士。

  50年代初,在一次剿匪中,父亲和战友们走散了。黄昏,父亲从一块巨岩后走出来,迎面撞上了一个国民党残匪。父亲和匪徒几乎同时端起步枪指向了对方。

  父亲明白,要想保住性命,必须有一方投降。

  双方对峙着,目光对着目光,枪口对着枪口,意志对着意志,一直对峙着。

  当时父亲已经有三天没吃东西了,加上连日的疲惫奔波,他明白自己渐渐体力不支。但是,有一个念头一直支撑着他:必须有一方投降,而投降的决不能是自己。

  看上去匪徒的精神并不比父亲强多少:邋遢而破烂的黄皮军装快要辨认不出颜色了,双目无光,惊恐的面部蜡黄蜡黄的,十足的惊弓之鸟。

  父亲端起枪,山一般的身躯矗立着,威严而坚毅的目光直逼匪徒。

  半个小时慢慢过去了,匪徒渐渐支撑不住了,端起的枪在颤抖,手在颤抖,双腿也在颤抖。突然,匪徒摔掉步枪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向父亲连连求饶。

  父亲露出了微笑。他竭力控制住自己,才没有晕厥。接着,父亲顺手扯来一根葛藤将匪徒双手反捆起来。他拿过匪徒的枪,才发现枪里没有子弹。

  这时,父亲再也坚持不住了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其实,父亲的枪里也没有子弹了。

  事后父亲感叹: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和挫折,哪怕还有一口气,决不能趴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