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有预谋 等12则笑话

早有预谋

  姐弟仨逛街,走进一家文身店,店员热情地打招呼,问他们想在身上哪个部位文什么图案。
  大姐说:“我想在手臂上文朵玫瑰。”
  二姐说:“我属蛇的,在手腕上文条小蛇吧。”
  小弟说:“我想在手掌心里文一只蚊子—带血的、拍扁了的!”
  两个姐姐惊讶地问小弟为什么文蚊子,他说:“以后我要是看谁不顺眼了,就给他一巴掌,然后在他发火之前摊开掌心给他看—喏,我给你拍蚊子呢!”(李羚子)

手机没电

  那天,在北京鸟巢门口,一个年轻人坐在一边,神情沮丧。警察过来问:“小伙子,没有买到今天滚石三十周年演唱会的票?”
  年轻人摇了摇头,拿出了两张票,警察一看,惊讶地问他怎么不进去,年轻人说:“我本来想约一个暗恋已久的女孩,打电话给她,女孩问是什么演唱会,结果我刚说了一个字,手机就没有电了……”
  警察一听,奇怪地问:“说了个什么字?”
  “滚—”(乐乐)

50未满

  有个大叔刚满50岁,他觉得自己不老,还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,于是在一件T恤上写道:“50未满,是49.5!”然后,他把T恤穿上了身。
  他的侄子看到后很好奇,问这位大叔:“现在流行把售价写在衣服上吗?”(胡艳菊)

环保大会

  动物在森林里举行了一次大聚会。
  袋鼠说:“我每次出门购物,都是自己带环保袋,从来不会使用污染环境的塑料袋。”
  蜘蛛说:“现在低碳时代很少上网了,专心做十字绣呢。”
  蚊子一言不发地在萤火虫身上一阵乱摁,萤火虫怒了:“你干吗呢?”
  “我在找你身上的开关呢,节约用电!”(杜安彬)

体育强项

  一批大学新生入学了,学校让大家填一份自我简介,上面包括“体育强项”。这时,有人告诫道:“哥们儿,别填那些运动会上开设的项目,不然,以后开运动会,老师就要强迫你报名了!”大家纷纷说“言之有理”,然后一一写毕。
  甲瞄乙,乙写着:“高尔夫。”
  乙瞄甲,甲写着:“保龄球。”
  甲乙探头看丙的表格,丙写着:“跳水、滑雪。”甲乙丙乐坏了,回头想看看丁写什么,丁急忙将表格捂着,不好意思让大伙儿看。
  众人越发好奇,一齐上前夺下丁的表格,一看,只见“体育强项”里填着:“双脚踩灯泡,胸口捶大石!”(丁人)

助人为乐

  午后,一个男人走进一家小店,他问店老板:“还认得我吗?”
  老板摇摇头。
  “我就知道你早把我忘了,但是我不会忘。”男人说,“十年前,我曾经身无分文,走进你的店,向你讨五块钱,买了车票,搭上长途车,去大城市打天下。”
  老板笑笑:“没想到你一直记在心上,竟然记了十年。其实,帮助人是应该的,而且没多少钱……”
  “那好,”男人伸出了手,“我现在又需要五块钱了。”(谢艺)

同学的请帖

  早上,小宋刚走进办公室,就喋喋不休地向同事发牢骚:“你们说好笑不好笑,就一同学,平时连个电话都不打的,现在他要结婚,昨天送来了请帖,要我随礼,这不明显骗钱嘛!”
  有人说:“小宋,俗话说得好,一辈同学三辈亲,同学结婚请你,还不就是图个热闹、跟你沟通下感情?你怎么光想到钱呢!”
  其他同事也都责怪小宋不该有这样的想法,小宋申辩道:“你们知道是个啥同学?”
  “啥同学?”
  “在驾校学开了三天车!”(田宝琨)

没有这道菜
  一天,一桌人正在包房里吃饭,席间,客人提出加一个菜,女服务员问:“请问先生加个什么菜?”客人说:“领导定!”女服务员一脸茫然:“先生,没有这道菜。”(邓彦明)

名作多一个字

  这天,小李正在宿舍里找书,突然“哈哈”大笑,室友们问他笑什么。
  “我发现,有的名作,如果多了一个字,就悲剧了—”说完,小李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书,说,“比如这本《老人与海》—”
  一室友问:“怎么啦?”
  小李说:“《老人与海鲜》。”
  一室友又说:“《天鹅湖》—”
  “《天鹅跳湖》。”
  小李又一口气念了好几个:“《三国演艺圈》、《茶花女优》、《阿甘正传情》、《武林外遇传》……”
  大伙儿吵吵嚷嚷的,宿舍一角,一室友正盯着电脑看电影,这时,他叫了起来:“不要吵,别影响我看电影!”
  众人问:“你在看啥?”
  那室友“扑哧”笑了:“《沉默的烤羔羊》!”(孙敏)

大嗓门

  晚上,儿子在看电视,老妈在打电话。老妈说话声音很大,儿子埋怨道:“说话像响雷似的,我都没法看电视了!”老妈说: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你也知道,我天生嗓门大呀!”
  儿子不客气地说:“嗓门大也可以改呀!”
  老妈不服气地说:“那好,你来教妈怎么改。”儿子把老妈拉到一边,故作神秘地说:“妈,当你讲话时,就当自己躲在房间里数钱,这样,你就不会大声嚷嚷了。”(书海)

京沪铁路

  这天,某男在办公室里愤怒地嚷道:“为什么火车现在越开越慢了?民国时候的火车都比现在开得快呀!”
  办公室里顿时一片哗然,大家议论纷纷:“这怎么可能?”
  某男煞有介事地说:“绝对真实!我刚刚看到一个帖子,民国时期京沪铁路全程仅需8个小时!”
  话刚落音,有人淡定地说了一句:“民国时候的‘京’,那可是‘南京’!”(谭淑华)

好男人

  一天,狂风大作,暴雨骤起。
  在一栋办公楼里,一个白领站在窗口,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,对身边的女伴说:“这年头,能在宿舍、公司楼下默默等着你,给你送上热乎乎的早饭、午饭、晚饭,不管严寒酷暑、刮风下雨,总会很耐心的男人,你说说,会是谁?”
  女伴思量良久,问:“谁?”
  “送外卖的。”(梁滔滔)

  (发稿编辑:石莎莎丁娴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