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这么大,再没见过你

  (1)

  葬礼灰蒙蒙的。慕善跟着人群向前走,小姑在一旁安慰他:“别难过,你妈妈会在天上看着你快乐地长大。”

  他13岁。在大人眼里,仿佛长大就是孩子唯一的出路似的。难道长大了就没有痛苦了吗?慕善想问。

  不远处,一群人抱在一起哭。慕善跟小姑说:“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。”

  他沿着广场慢慢地走。没多久,他就看到了一个女孩,她蹲在地上怀抱着双膝,哭泣着。慕善从未见到过一个人可以哭得那么绝望,心像纸张被揉成一团,扔进泪水中浸染,说不出的苦涩和酸疼。

  慕善朝她走近,女孩有所察觉,这才抬起头来。慕善当即愣在那里,他心里想,恐怕这以后,再也不会见到比她更动人的女孩。那双漆黑晶莹的眼睛啊,足够让他死去三次。

  朵瓷并不喜欢她的母亲,她今天是来参加母亲的葬礼,在慕善他们旁边。

  和父亲离婚后,母亲心情抑郁时,就一瓶接一瓶地喝酒。终于她为自己的嗜好埋单,酒驾、车祸,撞在了路边一家商店上,好在除了她,没有任何人伤亡。

  慕善说:“不要怪她,也许她有她的痛苦。”

  朵瓷忽然又哭泣起来:“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我,她死了我怎么办?难道她不应该即使一个人,也要带着女儿好好生活下去吗?”

  人类有很多罪恶,但脆弱不算是其中一条。

  远处传来叫喊声,朵瓷忽然站起来,擦干眼泪,又看了看慕善说:“谢谢你,祝你好运。”

  “你也是。”慕善说。

  两个孩子互相交换了名字,然后女孩朝远处跑去。慕善觉得,她就像是一只蝴蝶,美丽且轻盈。她将来必然会有精彩的人生,看她父亲的车子就知道了,进口英菲尼迪,本市不会超过三辆。

  而他……他只是个普通人,如同那万千活着的人一样,渺小、脆弱。

  (2)

  也许我们想念的,从来都是那些我们再也没有见过的陌生人。而陪在我们身边的、与我们息息相关的、对我们好的人,反而没有这种待遇。慕善想。

  在17岁那年,慕善收获了他第一份爱情。隔壁班的女生,叫麦子,是个相当活泼可爱的女孩子。高中时慕善被重点高中录取,麦子差几分落榜,选择了复读。

  慕善很不理解,说:“另一所学校也很好啊,为什么要复读呢?”

  “我只想上你在的那所学校,其他的都不要。”麦子看着他说。

  暑假开始,难得没有学业压力,慕善便去居民区做义工。

  某天傍晚他回来时,看到麦子站在自己家楼下,穿着一条浅蓝色的裙子。慕善第一次看到她穿裙子,很漂亮,也很妩媚。他迟疑好久,才朝她走过去。

  两个人走在湖边,麦子问:“慕善,如果你没有喜欢的女生的话,我、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吗?”

  说出这样的话,究竟要花掉一个女孩多少勇气昵?所以想了很久后,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:“好好复读吧,我会等你。”

  (3)

  他一直没有再见到过朵瓷,虽然城市这么大。

  直到圣诞,同学们约好去唱K,麦子晚到,慕善只好在外面等她。慕善很少来这样喧闹的场合,他站在一角,嘴里不停地哈着气,忽然他转过头去,看到一个女孩正倚着墙壁点烟。她穿着毛茸茸的大衣,里面是皮质的裙子,露出纤细的腿。她化了妆,涂着艳丽的、红色的嘴唇,细细的香烟夹在其中,说不出的颓废。换作是往常,慕善心里也许会有微微的厌恶,然而此刻,他愣在那里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。

  像那年一样,她感觉到了什么,抬起头来,然后也怔在那里。

  他们第二次见面,距离上一次,整整四年。四目相望,时光如同海洋,将他们推向岸的两旁。他记得她,她也记得他。